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人生解读 >

甘于黎明前的煎熬漫步苏州平江路

2018-05-08 16:27 | 来源: 散文吧|

  顾城如是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其实黑夜只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黑暗,只有甘于黎明前的煎熬,才将会等来光明。

  现在常常会听见好无聊的话语,但不妨想一下,何为无聊,为何无聊,何为不无聊,难道有手机就不会无聊了吗,可现实是,今人开始不满足于手机,当手机这个新事物不在新颖的时候,人将会用何种东西解决时间上的苦痛。

  杂文无聊是时空的废弃物,没有其余价值。

  由于无聊,便开始了呻吟,我是如何的害怕无聊,害怕这无尽的黑暗,他们总会在等新事物的出现来解决灵魂上的空洞,如果没有新事物的出现,这种无痛呻吟会消失吗,又会由啥来降温这人的高烧呢。

  无聊久了,你便会害怕黑夜,因为无聊的人,精神会失去呼吸,继而感受到的不再是白天了。

  无聊无情的栽赃给了黑夜,黑夜是接受了,还是讲无聊抛开,仰望天空,我不知道,可能黑夜会独守一池清荷吧。

  平江路是一条沿河的小路,一个普通的居民区,称作路,其实描述为一条窄窄的只供人缓行的风情步行街更贴切,旁边汩汩缓流的小河,其河名为平江河,平江路因此而得名吧。

  河的驳岸上连绵延伸着典型的苏式旧民居,笔直的街面一行石栏,石桌石凳点缀其间,屋檐滴水把一条小巷拉伸透视幽远,远者可以看见景物的消逝点,有趣的看点是每家小院的院落深浅,房屋的大小,窄窄的巷道与小河比邻,比例恰如绘画布局,舒适而显示出舒朗淡雅的风格。

  小巷房屋整体的造型设计很有点徽派建筑的原味,据说苏式建筑隶属徽派风格,白墙砖瓦,栗色的门窗以及雕花的设计装饰,在垂柳漫帘,香樟密茂,灌草丛掩的潺潺溪流衬映中,予人以清爽素雅的传统中式画面,卓有韵味,屋顶塑型属徽派的坡顶翘檐,马头墙装饰,但凡观赏过正宗徽派建筑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坡顶更趋平缓,轮廓线笔直,严格精确,无笨拙堆砌的粗糙,更无主观夸张的臃肿,檐的末端的曲度也更和润简洁,这样的造型令人体验出宜居民居设计激发的美感,因其用途的不同而自然产生的墙面平行或交错,构筑了复杂的空间层次视觉,也使房间与房间之间相互联系,浑然一体,其序列不太合乎空间的逻辑,但视觉上惹人注目,其对使用效能的讲究,功能安排合理,可见生活智慧的建造体现。

  这样丰富的视觉效果与简洁的轮廓之美,其来源有地理与房屋建造关系里说,越向北方,降水渐减,房屋已经不用那么陡斜的坡面就可排水,其二也有自己的推测想象,富饶肥美的苏州地域养育了安居乐业的居民,性情温和诉之于文化,建筑,和谐之风格便是当下风景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