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随笔 > 散文随笔 >

生活像一团麻跌倒了调整角度和方向

2018-05-29 18:11 | 来源: 散文吧|

  生活就像一团麻,越理越乱,心越来越累。

  我真的很累,也很渺小,对一些事我感觉真的很无力。

  在父母眼你我是一个乖乖女,在朋友眼了我疯疯颠颠的,每天都在带着面具,我自己很累,但我不能在父母面前表现,我也不能在朋友面前表现,我不想让自己的生活一尘不变,我不想在。

  伪装,我也想抛下枷锁,活出我自己,但现实告诉我,我不能。

  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让自己很无趣,在老师面前装好学生,但成绩早就出卖了我,我可以很坚决的说,我讨厌学校。

  我在父母面前装乖乖女,每天不穿一点露骨的衣服,我羡慕别人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展现自己的个性,可是我不敢,一是我随笔不敢,二是我没有资本,我家不富裕,我不想加重父母的负担,有吃有喝还求什么,是呀我没有叛逆的资本,长得不漂亮,活的不精彩,或许,这就是命吧。

  今天已经过去,希望明天的自己比今天活的开心,这是我小小的心愿。

  大概悲伤压力思虑都放在心里,昨夜风冷冷地从寸宽的窗户缝中长驱直入,半夜吸着涕水醒来发现大半边被子滑落,于是乎,今天一天都在头晕脑仁疼,感觉自己体内充满蒸腾的血气热气,鼻息滚烫,鼻涕冰凉,三秒钟就要擦一下,大概是热感冒吧。

  往往在生病时,反而能得到内心的干净和宁静,读书么,不重要了,计划么,不重要了,纪律么,也不重要,随笔可以在喜欢的课上边抽纸巾边奋笔疾书,用因喉咙疼痛而变了的声音回答,不大喜欢的课实在不必强听,歪着头看会课外书,蒙上帽子酣睡。

  因为畏风,成了学校里第一个穿羽绒外套的人,经过我的人总有忍俊不禁的样子,我总觉得今天的阳光里也只是凉风,温度与我无关,于是咳嗽几声,以说明原因,然而这样的人多了,我就自顾自走了。

  病时更明白别人对我的毁誉都是一场空,我也不褒贬别人甚至不褒贬书中的人物,这并不是没看法,而是我觉得理解一个人往往比评价好坏有人文关怀的多,于是对生活中的人,往往或体贴或漠然。

  看红楼弹幕上有黛迷,钗迷,然后在屏幕上互撕,说黛玉小性尖酸刻薄随笔,我一直以为这些词汇之重,只能用在泼妇身上吧,君不见其灵秀风流旷达,黛玉执着的也只有对宝玉的情罢了,有人说宝钗世故,装,甚至蔑视人命,你可有看到,宝钗叹道,又叹道,把自己的新做的衣裳给她,既宽慰了王夫人又为金钏家争取烧埋银子。

  觉得一些人把红楼中的人物脸谱化了,所受美的熏陶就大打折扣。

  我也不是世界的中心,在我打字时,左手边的同桌正在背诵,右手边的同桌正在解数列大题,那么,你为什么不给自己自由,轻快地过自己的生活呢,我问自己。

  为什么连你自己选择的生活,都要害怕失败呢,傻瓜,我嘲笑自己,跌倒了调整角度和方向,再重新飞翔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