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随笔 > 情感随笔 >

建成一栋茅草屋即将消失的村庄

2018-05-21 16:43 | 来源: 散文吧|

  我出身在一个农村里,实实在在的农村的孩子,从小身住在一个茅草屋,但我不感到身溅,相反我感到庆幸,在朴实憨厚的乡间上,父母亲在乡间寻一块空地,父母亲用锄头一锄一锄挖好房基,请来木匠师傅,在木匠师傅手工下,建成一栋茅草屋,虽不繁华,但总算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而且有自己一间房间,可以满房间放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身住在父母的心血建成的“黄金屋”,我感动快乐,满足,在茅草屋百米附近搭一个猪圈,养着一两头猪,房子旁边建一个鸡舍,养着几只鸡,在每日三餐之后,总可以看到母亲提着猪食,鸡食去喂养它们,每当母鸡下蛋时,可以到处听到“喔喔……”的叫,经常看到满院子鸡在乱跑乱叫,有时真叫人有点烦,只能拿着竹棒满院子赶,虽是满院子的鸡屎,但在辛勤的母亲的打扫下,随笔照样显得干净,每天傍晚时,可以座在院前看着夕阳西落,在晚风的吹佛下,享受着晚霞魅力。

  住在这样的乡间的茅草屋,很多东西都要自给自足,要种一些稻谷和蔬菜,水果,就要卷起裤脚,手拿着锄头,一锄一锄挖好空地,开始播种,除草,在秋季满心欢喜的秋收,每天都与大自然亲近,在大地母的孕育下,使我能茁壮的成长。

  这样的茅草屋,的确使很多人厌倦住在里面,感觉那是穷人住的地方,但我感到自豪,正因为住在这样的茅草屋里,使我学会做人要朴实,纯朴,体验到田园生活的乐趣,现代都市的房价飞速逛涨,已经涨得让人望而结舌,对我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现代的颜如玉,需要都市的黄金屋才可以藏,我只有乡间一栋茅草屋,更藏不起这样的娇娃,我仍不感到自卑,如果注定我此身因随笔为住在这样的茅草屋而娶不到老婆,我也不感到后悔,我宁愿独身,我也要对天下人说:“我住在茅草屋里,我感到骄傲,”。

  如果说乡村是一本书,那么炊烟就是一首诗,一首心灵的诗,这首诗诠释着一个乡村,所有的清瘦,丰富,与饱满,可如今的乡村是忧伤而又寂寞的,年轻学子们在村庄里长硬了翅膀,远离家乡,追求着梦想,一去不再回来,中年人拖家带口背着沉重的行囊,从那棵“几百年”守护着村庄的老槐树下起步,满怀憧憬地奔向遥远而陌生的城市,去寻找他们理想的世界,那些单调而自然的田园记忆,都全部融入在他们奔忙的日子里,然而村庄是大度的,在每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村庄都会用孤独炊烟,向远方的游子表达着无尽的牵挂……。

  小河依然静卧在村庄旁潺潺的流淌着,偶尔也会听到一两声随笔鸡叫,村头的那片荒芜的田地里杂草丛生,村里唯一的那头老黄牛,不知春夏和秋冬,也不知忧和愁,在哞哞的叫着,这浑厚声音掉进了一片荷塘里,让村庄再次跌进失落与迷茫,因为村庄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片工厂的林立,也有零星洒落的一幢幢楼房,随着时代的发展,那些童年记忆里疏散的乡村,慢慢地将要改变成城乡一体化小区,可是还有些年纪稍大的人,依然会留念故乡那阡陌的小路,还有那泄闸般涌出的牛羊,留念那烟雨下一帧水墨画的村庄,回味着那灶间飘散出的土菜香味,还有那锅铲的叮当的旋律,在村庄里回响,那些不知名的鸟儿,立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唱个不停,有骑着牛背晚归的牧童,一声声清脆的嗓音,在乡间的小路上叮当欢快的跳跃着,这自然朴实的画面,将会永远定格在他们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