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乡村夜晚的荧火虫麦粑汤是种美味

2018-05-10 18:21 | 来源: 散文吧|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家门前还是一片菜地,菜地前不远就是古老的羑河,每年夏秋之交清朗的晚上,许多荧火虫从羑河边飞来,在天上闪烁的星星相伴下,仿佛从广袤的宇宙深处飞来。

  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上就有多少荧火虫,漫天飞舞的荧火虫让乡村的夜晚的天空分外迷人。

  众多带的冷色荧光的荧火虫飞来飞去,我们这些孩子们总认为是天上的星星下来了,就会追逐它们,想把星星摘下来,面对星星许愿。

  摘荧火虫这事也容易,只要细心,对准冷光,准确判断好方向和提前量,一会儿就可以摘下来几个,大人们见了,总要劝我们不要这样做,说:一是荧火虫是益虫,二是来源神秘,是在河边的腐草中化生出来的,三是天上的星星下凡,下来为散文的是能听到人们的许愿,然后到天上反映,让它自由才中,所以,我们要让它们飞来飞去,不再去捉它们,心中默念许愿,它们就会传达。

  但是随着我们读的书多了,就有了新想法,古人刻苦读书有几种:头悬梁,股刺锥,偷壁光,借雪白,集荧囊,头悬梁不中,因为我们这些男孩子都是短头发,有的家长为了孩子打架时少被人拽头发吃亏,让孩子一年四季光头,没法头悬梁,股刺锥血腥,很痛苦,让人怕,不敢下手,偷壁光,从理论是可行,实际上用不着,那时人们虽然普遍穷,但点油灯还是能的:借雪光,还不如在明亮的月光下读书,也太冷太伤眼,和偷壁光一样,也用不着,看来只有集荧囊可行。

  麦粑汤,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外地的朋友都听不散文懂。

  记得小时候,小麦收获之后,妈妈会时不时会煮一大盆麦粑汤让我们吃,那时候,家里分到的粮食少得可怜,能吃到麦粑汤就是很不错的美食了。

  母亲从自留地里薅草回来,背篼头会有几个薅草时被带起来的小洋芋,母亲叫我找来破碗片,把这些小小的洋芋个一个个地刮去薄皮,泡在瓷盆里,等待发落,手脚利落的母亲则和好小麦面粉,加上适量的水,在瓷盆里不停地揉搓,揉成一坨麦面团,为了使小麦面粉充分粘稠糍实,她一只按住盆子,另一只手用劲在揉压,如果感觉面团稀了,抓几把麦面进去继续揉,如果面团松散,则用水浇一些清水到盆里再搓挤压,直到面团成一坨像泥团一样。

  她在刀板上将洋芋切成片片,在锅里抹上菜油,散文将洋芋片倒入锅中炒黄,加水烧开,汤一开,锅盖四周冒出浓浓的蒸汽,母亲飞快地把锅盖揭开,只见她左手拿着事先在瓷盆揉搓好的面团,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相互配合,就把面团一小块一小块地揪下来,丢到锅里,揪麦粑块时,要讲究技巧,先用手指将麦面团捏扁,然后从面团上撕下来,丢进滚开的洋芋汤里,她扯一小块丢进锅里,再撕第二块,就这里反复地撕,直到手里的面团撕完,灶孔里的柴火燃得啪啪作响,不几分钟,麦粑汤就煮好了。

  母亲说,麦粑块既不能撕得太厚,也不能撕得太薄,太厚了,煮不过心,吃起来有小麦心味,而且需要煮很长时间才能食用,撕得太薄了,它不经煮,而且吃到嘴里像吃面条一样,吃不出麦粑汤特有的那种味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