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遗忘的伊甸园玉龙雪山

2018-05-10 18:20 | 来源: 散文吧|

  每个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但是在生活中,每一件事的结束就是另一件事的开始。

  天空散落的片片飞絮不经意间洒落在行人面前,在那个曾遗忘的角落重又拾片片树叶,斑驳的树叶已留下岁月的印记,流动的指针飞快的旋转,在那条林荫路,我们都曾落下了什么,是青春般美好的梦,是未履行的诺言,还是为了的遗憾。

  黑夜闪烁着明亮的星星,眸子深邃你可以闭上眼睛,把青春最动人的歌曲唱给月亮听,逝者如风,原来你我都只是各自装饰了别人的梦,在那条未走完的路上没说出的话成为最后的遗憾,原以为路是没有尽头的,路终有终点,在最适合的时候没有做适合的事恰是最不适合的啊。

  而今的我们一边拒绝真实的自我,一边寻找迷失的自我,旅行在路上,柳絮纷飞的季节,总是让人意乱情迷,总是引发人无限的遐想,散文总是让我这好附庸风雅的人学唱后庭花,大脑无时不在路上,对于我等喜欢慢节奏的人来说,坐火车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身心都在路上,特别坐在靠窗的位置,倘若这一段旅途是自己一个人,当然不错,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尽情抒写,倘若行程中有伴侣,或是周围坐了很愿意聊天的人,陡然发现自己似乎无暇顾及自己的心绪,自己仍然生活在这红尘之中,发现这点时,已然知道为啥这么爱坐火车了。

  窗外的田野会把你的思绪打开,枝头绽放的花朵会让你的自我意识放飞,此时,我的大脑正高速运转,前尘往事似乎都尽收眼底,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人还是那个人,物还是那物,只是都敌不过岁月,岁月爬满你的额头,岁月侵蚀你的梦,老树也早已生发了绿芽,吐露着新枝。

  生活,总是以它自认为是正确的方式打开,可是倘若你没有试过别的方式,谁会确定散文这是正确的方式呢。

  写着写着,才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到了终点,曲终人散,芳华已逝,你我用现在的光阴试图打开过往,却发现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

  我站在殉情谷,正面就是玉龙雪山,咫尺之遥但却看不到山,看到的是一大团云雾,云雾从地上升腾而起,从天空飘逸而来,纠结成一层厚厚的棉絮,将玉龙雪山盖的严严实实。

  天气时阴时晴,阳光若有若无,云团不断聚集着,游弋着,浓如翻墨,淡如晶雪,但始终混沌一片,像冬天玻璃上的雾气,朦朦胧胧,我努力睁大双眼,紧紧盯着前方,期待着玉龙雪山真容的显现,突然遥远的天边有了一条裂缝,漏出了黛青色的山体,缝隙逐渐扩大,慢慢的,山顶也一点一点的从白云中浮现出来,一座顶天立地的大山就这样不期然的呈现在眼前,那种感觉神圣极了,就像上帝君临人间,“海上有散文仙山,它在虚无缥缈间”。

  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山,“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那一刻我能想到的,只有李白的这句诗,也曾登过泰山,黄山,近距离观察过华山,但给我的感觉都没这么震撼,我所在的殉情谷海拔三千多米,玉龙雪山主峰海拔五千多米,两千多米的落差,近距离的呈现,给视觉以极大冲击,超出了我对山的想象,雄伟,奇崛,险峻,巍峨等所有对山的形容词加在一起,也不足以描述我那一刻的感受,我蓦然想到了纳西族人对玉龙雪山脚的敬畏,他们是把它当神来顶礼膜拜的。

  是的,当雪山从云雾缭绕中渐渐浮现出它的真容,当阳光照在山体上,反射出璀璨的光芒时,它就是一座神山,面对它,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人在最美的景物面前是会失语的,你默默的看着它,只想把双手举过头顶,缓缓跪下,对它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