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人物/老師 生涯/學習 政策/法規 藝文/資訊 校園/創新 國際教育版 學術研討會 產學合作案 留學/考研 職缺/交換 演講/活動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反對戰爭全球婦女表達和平訴求

2005-3-28 00:00 作者:記者陳怡君專題報導

6

加入書籤:

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英國小說家兼女權運動者維琴尼亞.吳爾芙在經典名著《三塊金幣》中,提出了對戰爭的強烈批判。她說:「作為一個女人,我沒有國家;作為一個女人,我不要國家;作為一個女人,我的國家就是整個世界。」

女性拒絕戰爭的開端

吳爾芙質疑,婦女被排除在締造戰爭的決定過程之外,但當戰事爆發,國家卻以民族大義之名,號召婦女支持。那麼,民族國家對於婦女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吳爾芙指出,男性之所以好戰者要有三個原因:在經濟層面上,戰爭是男性職業生涯出路之一;在心理層面上,男性由戰爭中獲得莫名的興奮與快感;在社會角色上,戰爭為男性提供了陽剛特質的表現機會。而這三方面都和女性絕緣。

吳爾芙主張,女人不屬於任何一個民族國家,而是超越國家界限、同屬於一個本質上的女性世界。事實上不分國度與種族,一旦發生戰爭女性都是最大的受害者,不但飽受戰爭摧殘,還需擔負起戰後重建、收拾殘局的工作。

反戰傳播反壓迫訊息

第一波婦女運動之後,反戰覺醒意識萌芽,女性開始關注和平與安全的議題,並試圖向以男性為主導的國際政治喊話,表達要求和平、遠離暴力侵害的聲音。

目前世界上成長最快速且深具影響力的婦女和平團體「黑衣婦女」(Womeninblack),與歷史最悠久的女性和平組織「國際女性和平自由聯盟」(WomensInternationalLeagueforPeaceandFree-dom),前者成功地結合女性與非暴力運動,以一襲黑衣說出女性對戰爭、暴力無言的控訴。

世界各角落街頭,有一群黑衣婦女手拿寫著「停止戰爭」、「停止佔領巴勒斯坦屯墾區」、「美國再度奪走無辜生命」的看板與布條,彼此互不交談全體保持沉默,靜靜佇立街頭。沒有激烈的肢體衝突,聽不見慷慨激昂的演講,她們以靜默傳達反對戰爭與渴望和平的訴求。

黑衣婦女組織表示,無聲的沉默是可以被看見的。她們進行非暴力但直接的行動,例如佔據街道、進入軍事基地、進入反叛軍區。雖然無法確切統計到底有多少女人參與這項運動,在2001年反對以色列佔據巴勒斯坦的活動中,全球有至少150個黑衣婦女團體參與抗議。

黑衣婦女組織認為,無論在國際政治的角力賽抑或處理國內族群問題的紛爭,女性的聲音與主體性永遠被忽視,甚至根本不在考量的範圍之內。但在戰爭和侵略行為中,永遠的大多數受害者卻是女性。

黑衣婦女希望以自身為代表那些在衝突中被凌虐、被強暴的;那些在集中營中慘遭屠殺、拆散的;那些同為失去摯愛家人的妻子與母親;那些因為武裝紛爭而家園被毀的全世界姊妹們。在某些文化中黑色不僅象徵戰爭衝突中的苦難受害者、人性的殘酷,更象徵自然與生命的被迫消逝。

黑衣婦女組織說明,她們理解男性對女性施加暴力與戰爭相關,女性持續經驗到在父權文化中的性別暴力,因此黑衣婦女對抗的是所有形式的暴力,希求正義與和平。

中央性別研究室負責人何春蕤教授說過,反戰爭,乃是反強權、要和平,「當我們反戰爭、要和平的時候,我們也正在宣示我們對於社會公平正義的渴望和想像」。

台灣女人和平之聲

台灣女人反戰嗎?承受日軍性暴力的慰安婦阿嬤、辛苦勞動的女工、撫育子女的媽媽,她們怎麼想?

2003年美軍進攻伊拉克,台灣婦女團體選在38婦女節當天到外交部前發表反戰宣言。女人高喊著「女人反戰!」、「女人要和平!」並唱出原住民反戰歌曲。

日前「反分裂國家法」這部以大中國主義、父權思想貫穿的法律,挑戰了台灣人追求民主和平的信念,台灣女人也挺身而出說出自己愛和平的心聲。

反反分裂遊行中,以婦女團體為主要成員「要團結」大隊,以「愛孩子,反戰爭!」、「台灣是咱們的母親!」為訴求。婦女新知基金會還自製一張「Skirtsorplants,Idecide;Reunificationindependency,Wedecide」(裙子、褲子我決定,統一或獨立我們決定)的海報。

一位從中部北上參加反反分裂遊行的林媽媽表示,她雖然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也非常厭惡中國鴨霸的行為,不過「戰爭是很殘忍的,台灣夾在美國和中國中間看人臉色真的很可憐,如果事情真的不可避免,那我寧願向中國投降也不願意發生戰爭,因為平民百姓是最無辜的。」「希望民進黨執政者不要太急躁,不要將這次遊行當作自己治理無能的解套手段,千萬別濫用女人反戰愛和平的力量。」

上個世紀國家要求女人為民族大義而投入戰爭,當下仍有數不清的女人在戰爭中被強暴、缺乏糧食與醫藥而死。反戰的女人、愛和平的女人正在世界各地發出吶喊,拒絕戰爭、拒絕一切形式的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