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減輕孩子負擔學者捍衛多元教育

2007-1-15 00:00 作者: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

35

加入書籤:

教科書從多元走回保守是否能減輕學生負擔?昨天中華民國教育改革協會等團體舉辦「保障學生多元學習」研討會,直指教科書單本、多本並非問題,教育部如何審訂課綱、教師是否擁有專業自主權,才是影響學生學習的關鍵。

教師應有教材權與教學能力

中山國中教師蕭曉玲抨擊:「一綱一本限制教師專業自主權。」她是藝術與人文領域教師,教材並不受限,「但這樣更凸顯此政策是升學導向」;她氣憤地說,教育局雖明文指出不強制學校選書,「但教育局命令一下,老師絕對得照做,否則就會被家長攻擊」。

她說,九年一貫與一綱多本剛實施時,許多老師確實覺得很難教,但幾年下來,抱怨聲音幾乎消失;有些老師更發展出教學哲學,旁徵博引,運用生活與環境素材。現在教育政策欲走回頭路,叫人難以理解。她嘲諷地說,教育局說不干涉,但百年基測仍舊一綱一本出題,「這不是陽謀嗎?」蕭曉玲更質疑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換了市長就換腦袋」,「多元入學方案不是吳清基推動的嗎?」

國科會科教處長林陳涌說,一綱一本或多本,牽涉的是教師是否有教材權的問題。如果教師沒有教材權與教學能力,後端控制就是評量與考試,「那老師幹嘛? 就是放送人家要的目標,是白手套、是工廠的輸送員」。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長周淑卿認為,統編本時期,教師無法要求政府配備多少教具,但教科書市場是買方市場,教師擁有選用大權,出版社為爭取訂單,無不設法盡力滿足教師各項要求。

現今各大出版社提供的教學周邊資源幾乎包辦所有學習所需材料,有些教師甚至請出版社業務員提供桑葉、幫忙將蠶養至7次蛻皮以供觀察,這些教學配套資源會造成教師能力退化。她表示,教師專業自主能力須由教師專業發展管道再行改善,否則即使回歸統編制,教師依賴教科書的問題依然無解。

讓教科書當僕人

國編館中小學教科書組主任楊國揚表示,教科書從統編走向開放,造成代價不菲的教科書現象,確實不好;但教科書開放與自由化,反應社會的民主化,更能看出整體社會價值觀。他指出,制度是否需要改變,必須回顧過往歷程,「教科書制度不是單獨的編審而已,還包含課程的合理性,每個環節都息息相關」。 

楊國揚說,統編制時,學生接觸的就是教科書。早期家長與老師對教科書抱持很大期望,認為教科書不該有錯,「但教科書的權威地位應該做調整,它不是聖經,不該定為一尊」。他指出,教科書本來就該被質疑,學習間與教科書發生衝突,可透過理性論述解決。老師應把教科書當核心教材而非不是唯一資料。

楊國揚認為,一綱一本不是編審問題,而是教科書的選用問題。台北市欲從各審定本中選一版本,其實還是審定制的想法,只是廣義使用,世界各國當然也有此做法,但仍值得觀察討論,不宜如九年一貫實施的貿然倉促,追著政策跑。

周淑卿進一步說明,學習不等同於「讀教科書」,教科書是最好的僕人,卻也是最壞的主人,北市教育局的一綱一本政策等於向大眾宣告:學習範圍就在其中,「多元化的教育思潮下,是一種荒謬」。

課程綱要應嚴謹

周淑卿說,學生學習壓力在於大人施予的壓力,「即使實施一綱一本,孩子為了進第一志願,依然得讀很多書」。一綱多本無法解決學生壓力,根源於課程綱要能力指標過於鬆散,出版社的取材及詮釋就有很大的不同,深淺程度差異變大,學習自然就有落差。她認為,教師應秉持專業,了解素材不同,但事物概念相同,不該抱持一綱一本迷思。「給學生固定範圍學習,反倒削減學生的競爭力」。

周淑卿巧妙舉例,孩子轉學時面對的大問題是心理、環境及學習方式的銜接,只要教師給予協助,教材從來不是大問題。一綱一本或許真能減輕些許升學壓力,但相較損益,並不值得。

楊國揚認為,教科書審定制日益成熟,以及對教科書權威地位必要性的反思,社會大眾應該跳脫「一本」或「多本」的爭議泥淖,回歸問題本質,也就是探討教科書的課程綱要與使用方式。他建議政府應該整合教科書各面向發展,強化教科書的研究與評鑑。周淑卿說,教育部目前已著手訂定考科的分年綱要,引導各版本教科書內容,是教師與家長可期待的方向。蕭曉玲與林陳涌呼籲教師秉持專業良知,捍衛多元,否則台灣教育將是一灘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