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學習 藝文/數位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學術研討會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大和視窗 O Namae Ha?

2001-8-22 00:00 作者:鄭秀娟

5

加入書籤:

文/鄭秀娟「您貴姓大名﹖」決定了你是誰,也決定了你的身分認同。在各種日語補習班或是學校的日語課裡,學生在初級日語都會學到「onamaeha﹖」這個日語單句。「Onamaeha﹖」(您貴姓﹖)「Teidesu」(我姓鄭)我記得我在YMCA學的第一課,日語的發音極正確的女老師就這樣地教我們。在日文的教科書上也是這樣地注音。老師在課堂用日文叫我:「teisan」,所以「鄭小姐」到了日文就成了「Teisan」。不只是初級日語,一直到了高級日語,這樣的規則也沒有改變。在台灣學日文久了之後,就會知道一個規律:「陳小姐/先生」是「Chinsan」,「黃小姐/先生」是「Kosan」,「郭小姐/先生」是「Kakusan」。不只是姓,連名字也是用日文的發音。所以我的名字用日語發音之後就完全成了另外一個人了。我到日本留學之前,從來不會懷疑為何我姓鄭但是郤叫tei。到了日本之後需要在自己的名字上注音的場合時,我亳不遲疑地注上老師決定的發音。過了2年之後,因為申請日本扶輪社獎學金一事,使得我開始對自己的名字發音感到質疑。扶輪社表格上的姓名注音欄上明白地指出:「請以自己國家的發音標示」。而正在領扶輪社獎學金的學長也說,在扶輪社的日本人都是用留學生自己本國的發音來稱呼學生。我這才明白原來也能以自己的母語來發音,於是興起了改自己姓名發音的念頭。但因為到日本已經兩年了,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都習慣用「teisan」來叫我,而且加上父親在日本行事時也叫「teisan」,基於父女應該同姓的(充滿意識型態的)想法,我決定只改名不改姓。在日本改自己的姓名也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拿著護照到銀行及區公所,對辦事人員解釋了改名字發音的原因,就成功地改了名字。這些日本的辦事人員居然也不會表示驚訝,也許因為用自己的母語發音是正確的吧!改了名字之後,「我不是teisan」的小聲音還是一直在我的心裡迴響,離開學校兩年之後的我決定念博士課程時,就一起連姓也改了。我的名字譯音是要用國語或英語還是台語,又成了我的另外一個夢靨。考慮良久之後,我還是用了英文發音Cheng。不過這個決定讓許多有台灣意識的朋友覺得不可思議。朋友認為要改名字的話應該用國語,不然也應採用台語的發音。「你這種改法太怪了,中不中,台不台。」因台語的發音不容易用日文準確地標記,所以我決定不用台語發音。而我決定不用國語發音的理由則是因為我的中文名字的發音和韓國同胞的鄭小姐相當類似,怕日本同胞無法從名字上辨別國籍(在我個人的順位中,國籍還是比姓名重要些)。韓國同胞的名字雖然是漢字,但是有相當民族意識的他們在日本行走天下的時候,都堅持用自己母國發音來表記。台灣和大陸的「鄭小姐」叫「Teisan」可是韓國的「鄭小姐」則是「Jungsan」。雖然用韓國發音對於日本人而言很困難,日本的新聞媒體在介紹韓國人時,也是名字加韓國發音的方式以示尊重。在新興的「韓流」影響下,一般的日本人也能流利地用韓語譯音來稱呼各個韓國藝人以及韓國的觀光景點。到底要「入境隨俗」地用日本人的發音,還是「忠於自己」地要用自己本國母語發音,實在是兩難。在台灣,大部分的老師在教授日文時,通常是採取「入境隨俗」的方式教導學生。早年除了歐陽菲菲之外,很多台灣同胞到日本去發展時都是用日文發音,如棒球界的二郭──郭源治和郭泰源。近年來的年輕藝人徐若瑄則是用英文的「VivianSu」行走天下;而在日本漸受注目的日本西武棒球隊投手許銘傑也不是「Kosan」而是用國語發音「Shusan」。這樣的小小的變化,也許可以看出台灣同胞關於身分認同的轉變。不再受限於日本語教育中的發音。不論是用國語台語乃至客家話或是原住民的言語,能自由地選擇語言來表記自己的名字,都是一件好事。我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