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人物/老師 生涯/學習 政策/法規 藝文/資訊 校園/創新 國際教育版 學術研討會 產學合作案 留學/考研 職缺/交換 演講/活動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同志基督徒的信仰掙扎與主體恢復

2000-9-15 00:00 作者:游謙

67

加入書籤:

同性戀基督徒與網路客體溝通之五文\游謙同志基督徒需要的並不只是互相取暖的朋友而已,他們更需要基督信仰的肯定。有一位信徒作見證說,在她高四那年親身經歷了她的初戀情人罹患末期癌症,在最後的幾個月裏,她看見了同志基督徒在信仰與性傾向認同上的掙扎,這位初戀情人不斷地對她說:「神不允許同性戀,我有罪,我不配稱為神的兒女」。到最後終於因為社會和信仰的壓力而崩潰、自殺了。因此她恨這個社會;甚至恨上帝。到了台北,因上網而認識了一群女同志朋友,在同志酒吧裏,學會了抽煙、喝酒、放縱自己。幸好後來她又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基督徒,終於讓她成為同光教會第一批受洗的會友。另外一個見證也很類似。Louis說他在上成功嶺的時候,每晚站衛兵時都為了自己的傾向向上帝流淚禱告,有一次放假到臺中市區,逛書店時看見一本光泰寫的書「裸的告白」,知道他是基督徒,便抄下他的信箱並寫信給他。開學後,他與作家光泰見了面,談了信仰與性傾向的事,終於克服了這兩者之間的衝突。後來他透過一位同志基督徒認識了楊雅惠牧師,並共同促進了同光教會的成立。19他的父親因為身份的顧慮,無法公開支持同志,但卻很高興看見他又能夠回到教會,也不時地為同光教會禱告。還有一個是同光教會現任傳道師Elias的見證。曾傳道師在高三時受洗成為基督徒,到了大學時才明白他的同志性傾向。當時他以為基督教是排斥同志的,所以他懷疑上帝,也遠離上帝。然而經過幾天的禁食禱告後,上帝讓他明白同志的性傾向是上帝所創造的,正如上帝也創造異性戀傾向一樣的奧妙。最後他加入了同光教會,走入了一個他覺得可以除掉面具的地方。從上面這幾個見證,我們看到他們都曾經以為基督教是排斥同性戀的宗教,所以都痛苦地離開了教會。直到他們明白上帝並不反對同性性傾向後,他們才回到基督教,並且除下了面具。雖然他們在信仰上所遭遇的最大反對者正是當初反對阿扁市長參加同性戀婚禮的那些社會名流(包括靈糧堂、懷恩堂、中華福音神學院和多位大學校長與教授),但是他們還是成立了同光教會,並且利用廣播、網路、報紙、雜誌等等不用現身(comeout)的溝通客體向教會及社會傳達訊息,矢志讓大家瞭解同性戀性傾向並非如主流教會所宣稱的「違反基督教教義」。什麼是「基督教教義」呢?這個宗教有一個特徵就是一切都必須以經典為依據,所以這是它之所以與猶太教、天主教、伊斯蘭等宗教共同被稱為經典宗教(scripturalreligions)的原因。因此要討論基督教教義就必須從經典著手。簡單的說,大部分的基督徒認為《聖經》上明文禁止,所以大家必須棄絕同性戀與同性性行為,他們最重要的經文依據當然是「所多瑪事件」。據《聖經》創世紀的記載,「所多瑪事件」是因當時亞伯拉罕的姪子羅德(Lot)住在所多瑪(Sodom),亞伯拉罕知道上帝厭惡並且可能會毀滅所多瑪與蛾摩拉(Gomorrah)時,他哀求上帝看在城中的義人的份上而饒恕這兩座城市,最後他得到上帝允諾,如果找到十個義人就不滅城。上帝開始差遣兩個陌生人前往所多瑪,並且受到羅得的接待。但是所多瑪人忽然包圍羅得的房子,要求他把兩個陌生人交出來,並且「任我們所為」。羅得執意要保護他的客人,甚至願意交出自己的女兒讓他們滿足。所多瑪人喝令羅得:「退去罷!」開始要攻破房門。在危急的當刻,上帝的使者適時地引領羅得全家人逃走,並且憤怒地降下硫磺與火毀滅了所多瑪與蛾摩拉這二座罪惡之城。受這段經文影響的宗教信徒(包括:猶太教、天主教,伊斯蘭、基督新教、摩門教等信徒)大多認為上帝之所以如此憤怒乃是因為祂厭惡所多瑪城及附近的人的同性性交癖好,因此,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西方社會一致把「(男)同性性交」稱為「Sodomy」,並且把這種性傾向的人稱為「Sodomite」,到了近代更把這兩個字跟「同性戀」(homosexuality)與「同性戀者」(homosexuals)劃上等號。但是同光同志教會以及普世的同志神學卻主張引用這個事件來譴責同性戀是不正確的詮釋。因為《聖經》以西結書論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時,認為他們的過錯是驕傲、吃超過的食物、安逸的生活、卻沒有善待需要幫助的人;耶穌在馬太福音也談到所多瑪和蛾摩拉,祂也是指責他們沒有善待外出的客旅。所以上帝痛恨的是所多瑪人凌辱過路人,要把他們「肛交強暴」的惡劣行為。這跟兩情相悅的同性戀(或同性性交)毫無關係。另外一個例子就是撒母耳記中大衛與約拿單的故事,雖然傳統教會視他們為一般的好朋友。但是同光教會卻主張這是同性戀,因為他們兩個經歷了秘密約會、親吻與哭泣、絕食等等。在約拿單死後,大衛所立的誓約:「我兄約拿單啊!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這是非常明顯的事實,任何人在讀這段故事的時候都不應該忽視或否認。24同光教會的會友希望他們的的存在能夠促使主流教會看見同性戀基督徒,並且讓他們正視這些同性戀的問題。另外同光教會和各地相關的團契也俱有共識並積極地提倡「同志基督徒真愛運動」,他們希望同志基督徒不要以為兩情相悅或是看對了眼就可以步入親密的性行為。既然選擇了基督信仰這條道路,很多事情都必須以信仰看待,包括跟上帝求伴侶。有伴侶交往後的價值觀、金錢觀、人生觀、職業觀、道德觀、教會觀等等。而且更要確信這位伴侶能一起走這一條艱難的道路,幫助正在受苦中的同志基督徒早日脫離桎梏。他們也希望藉著真愛運動,導正社會對同性戀者常常更換性伴侶的刻板印象。目前同光教會約有50位同志基督徒參加聚會,成員除了長老會的信徒以外,包括許多不同的教派,甚至也有天主教友。對內而言,他們正在發展屬於同志的聖禮、節慶與儀式,例如肯定同志身份的詩歌、啟應文、信仰告白、聖餐儀式、祝福儀式、感恩儀式、證婚儀式、臨終儀式、甚至出櫃儀式。對外而言,同光教會希望繼續做些同志協談工作,並希望將來能成立一個同志關懷中心,訓練一些社工人員專門做的心理諮商和輔導,並且建立同志父母親的關心和支持網絡。當然,他們衷心希望藉由神學的詮釋與同志真愛運動,慢慢地與眾多的一般教會互動,與眾教會彼此了解、對話、並且互相接納。我想如果能達到這個目標,就能真正恢復他們的主體性,因為唯有承認「互為主體」(inter-subjectivity),才會有真正的「了解」、「對話」、與「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