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本報社論 > 正文

另眼相看:別教出「乖巧」的學生

2010-7-01 21:24 作者:洪致翔

9312

加入書籤:

■洪致翔

 

時常能在辦公室裡聽見教師們的喟嘆:「唉……我已經不敢奢求成績了,只希望學生能乖一點。」是啊!雖然人人在意分數,但多元適性的口號堵住了很多人的嘴,無從宣洩的鬱悶,只好開始計較學生的「乖巧」與否,看似不再固執。但誰不知道,一個真正「乖巧」的學生,同時也能為教師帶來好看的成績?說穿了,「乖巧」是一張更細密的網,不只能達到教師期望的成績要求,同時成為迫使學生服從管教於無形的手段。

 

家長的企盼、校方的壓力,或是教師自己的聲名成就也好,不管基於什麼動機,都要能有效管理、方便管理。因此,學校不得不變成工廠,教師們的重要任務則是將「乖巧」這個標籤成功地貼在每個學生產品上。只是「乖巧」,這個我們習以為常的正面詞彙,讓學生有問題不敢提出質疑,喪失了對太多重要問題的探索精神,如此一來不只框限了學生的創造力、掩飾了教師的無能。

 

然則何謂「乖巧」?上課不隨意發言或走動、要專心聽課、作業按時繳交、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看似是為了維護「秩序」,更重要意義卻在於:學生的一切行為都要遵循老師或家長的主觀意志。意即任何施加於學生身上的決定與限制,都是無需討論、不證自明的!試問,這與封建時代唯天子之命是從有何分別?本質上,「乖巧」與「服從」等字眼,正是威權專制的意識形態展現,扼殺了民主的萌芽。

 

在學校裡,老師教著重複而有限的知識,因為重複所以熟練,因為有限所以成為權威;我們也不諱言,正因為老師的熟練和權威,多數的學生惰於、畏於、免於思考。究竟我們所成就的是什麼樣的隊伍呢?是缺乏創造能力,也無法自主思考,無法開創自己的未來的一群!但是我們很難看清楚這一點,因為乖巧聽話是最色彩絢麗的包裝紙,也莫怪乎師長們只要聽到「乖巧」二字,就會同時發出會心的一笑。

 

唯有揭開乖巧聽話這張色彩絢麗的包裝紙,我們才能看清真相:沒有一個時代的推進,不是通過改變、革命而來,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掌握了改變的力量,要能自覺使用這股力量,才能開展民主的未來。

 

(文教工作者)

 

TAG: 家長 教師 學生 權威 民主
訪客 / 2010-07-06 22:48:00
刪除
1.乖巧定義是否過於偏頗?!不管社會演變到什麼地步,「做好自己的本分」是負責任。學生,本來就該交作業,就好像你「預測」老師為了種種理由要求成績一樣.老師的工作已經隨著時代演變正變化中,可是,老師的專業與教學成效仍然是最基本的工作要求不是嗎?!學生,不一定要考滿分,但「最基本」是否應該要學習到,如果學生個人問題(比如過早放棄~從您的文中,您似乎有幸沒有遇過,國中文盲),那自然老師也會調整標準,否則在現今的課堂中,很容易引起衝突的.

2.這個社會過於寵愛小孩~上課本來就不能隨便發言,那叫聊天與不尊重其他人,更是自己管理久佳;上課走動,如果您認為這樣正常,那他們長大後當了辦事人員,可能很難找到他們了,而且,回歸一句,那是尊重自己與別人,如果您的小孩有這種同學,請問,他會不會被影響;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現在,很少有這種學生了~就算有,也是前面問聲好(就很了不起了),後面(或網誌,或傳紙條)什麼話都可以罵了.

3.那,請問您,學生到學校受教育的目的何在?讓他們「自由」發揮。沒有地面(基礎),如何有支撐能跳高;沒有尊重,只是任性,更別論同理心與道德;沒有節制的自由,就是沒有自由,這是公民人權叢書裡,「基本重要」概念.
訪客 / 2010-07-07 00:32:07
刪除
我個人很同意當教師的要不斷反省自己的角色,尤其我們早已不處在「經驗」可以充分處理「未知」的時代。正如全教會在一段新聞稿所說「本會認為教師工作和其他職業是平等的,沒有高下、貴賤,教師要受人尊敬,和其他職業一樣,應該是探討教師 在現代社會中,應有那些『專業倫理』、和『專業職能』,以及如何作為『知識份子』」。
但如果認為目前大多數的老師還存在威權心態,恐怕也與第一線教學現場的事實相去甚遠。先不論大環境確實給教師們「動輒得咎」的顧慮,高壓治理確實很難存在,可以從一個現象觀察,就是現在教育界的教師都很年輕,大部分都是臺灣已經民主化之後西方思潮孕育出來的年輕一代,老師們本身的成長過程中,就不含有太多不問是非的威權在。
基本上我覺得若聚焦在教育界(甚至教師本身)尚存在的威權心態,其實絕對是值得討論的,但用「上課不隨意發言或走動、要專心聽課、作業按時繳交、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這些,其實有點舉錯例子了,就如同上面老師的留言,這些看起來「齊一」的要求有其在教育現場的必要在,如果要說這種必要也是教師的自圓其說,那麼可能必須從源頭去解決,現今這種「班級制」的教育,當學生狀況、程度不一時,有從整體結構上給了教師足夠的支援嗎?當老師必須身兼教學、輔導、甚至社工多職,這並不是辦幾場特教、輔導等等增能研習就可以解決的事,我們都知道勞工的加班工時不能超過勞基法規定,那當社會給了老師這麼多「適性教育」的期待,而事實是,比起農業時代孩子問題複雜太多,老師不用大量的超時去做好每一件事,要怎麼達到?但老師畢竟也是一份工作,要求老師為了「愛心、良心」無上限付出,本身就是種勞動制度的不合理,所以為什麼大部分的老師看起來會罔顧「個人發展」而要求一個大部分人都能學習的環境,說實話,個別的老師並沒有那麼多選擇權。
還想提一點是,最近因為金融海嘯、中國崛起,西方也開始很多反思,是否西方價值就是普世真理,個人覺得很現實的就是,當美國不再是不受制衡的單一霸權,「華盛頓共識」就被質疑。我個人還是認為「民主」、「人權」確實是寶貴的人類文明與基本價值,但是否西方那套無論是裡是外我們都要學,真的要試著走出我們文化脈絡中,自己的路,而民主和西方世界的個人主義似乎常有混淆。
最後,我自己其實是有訂閱立報,也非常喜歡立報的讀者,不過覺得像這樣的一篇文章,從某些教師行為去推想教師意圖,而沒有真的和教師互動過所推出更深刻的思考,其實有點像在攻擊「稻草人」,長期下來有點浪費立報的資源,不過我還是很樂見能給教師ㄧ些刺激,只是要確實點到可讓整體教育環境進步的問題,媒體是「社會」公器,要以更廣而更深入的思考來呈現,相信意也在此。
訪客 / 2010-07-10 12:14:30
刪除
這種文章多的是,現今熱門的教養、教育、心理書籍多的是這樣的言論
個人並不否認這些言論想要倡導的理想性,
但,回到現實面(好啦,會用這個詞句的人似乎就是阻礙進步的人)
我還是會想辨識提出這些理想論述的人,他們看待教育議題的立足點是否能代表所有人的觀點?
他們與學生『糾纏』的關連是體制外的關係還是體制內的關係?
他們是會一起爭取更解放的教育空間、政策與資源,還是簡單的把教養問題丟給老師就好
訪客 / 2010-07-10 23:38:04
刪除
在西洋文藝復興時期之前,人不敢不乖巧,聽話:人不敢懷疑或是問個清楚。西洋文藝復興時期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人類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完整個體的事實,開始有人勇於挑戰權威--神與神父,人類的文明開始有了令人不敢相信的快速進步。老師口中的乖巧到底是甚麼呢?畢竟東方的老師喜歡當神,無法接受自己也會犯錯這個事實,無法接受被質疑被反抗。而青少年時期就是一個人生命中的文藝復興時期。在這時期,本來就會懷疑既有知識並反抗權威人士。教育不是要求學生學習聽話,背誦既有知識,要求學生接受社會加諸於他的價值觀,而是要教他們去思考為什麼,怎麼做,可以怎麼修正,然後自己決定這是好的,這是我要的。這才是教育。
訪客 / 2010-07-11 10:36:25
刪除
給樓上的,我支持你

教育不是要求學生學習聽話,背誦既有知識,要求學生接受社會加諸於他的價值觀,而是要教他們去思考為什麼,怎麼做,可以怎麼修正,然後自己決定這是好的,這是我要的。這才是教育。

希望你可以實踐出這樣的教育,你的學校就會有很多學生轉學過去,不用受到那些爛老師的摧殘,
為了服務廣大的底層學子,希望這所學校也是平價收費
訪客 / 2010-07-12 07:48:39
刪除
請文章作者實際到教育第一現場實行你的教育理想,空口光批判現在教師乖巧概念不好,很難說服人,教育是要教學生思考,但是也要讓學生了解如何在團體裡生活,尊重別人,你說乖巧不好,那上課大家有話就講,想走路就起來走路嗎?家境好的晚上請個家教補習補習,白天再來實施乖巧是專制下的產物,讓老師無法好好的把ㄧ些專業給學生,最後倒楣的是ㄧ些弱勢的家庭。學生時代,讓他們了解知道既有的知識,也許以後會用到也許以後不會用到,但是這只是現階段了解整個大環境的一個方式,誰說這樣子不能訓練學生思考能力,作者你會這樣子說,不知道你有沒有到第一現場的經驗,現在教育的第一現場已經跟以前不太一樣,訓練思考能力的部份並不會缺乏,但是訓練思考力判斷力,不代表我們要去訓練只有我行我素,不願意去考慮別人感受,干擾別人的受教權還揚揚得意自以為沒有錯的孩子,教育現場是一個團體生活,團體生活,要先有紀律,先有紀律之下,才能夠給學生東西,如果以為我行我素想講什麼就講不用考慮當時的環境,想走動就走動,不用考慮其他同學是不是要上課,那麼這樣子不算是有思想吧。以現在整體的大環境來說,升高中要基測,升大學,要學測,找工作,要面試口試甚至有些要筆試,在這些過程中,要怎麼讓大部份的學生能夠在現有制度下,不因家庭背景,只看個人是否努力就有好成就,教育是最簡單的方式。如果今天在學校都沒有一個好的環境可以好好培養專業方面的能力,除去家庭經濟狀況允許讓孩子請家教上補習班的狀況下,其他的孩子,要怎麼去競爭??台灣還是很多平凡但是努力的人,教育環境要去考慮到如何讓有努力的人能夠有能力去過想過的生活,這才是第一現場要去思考的,如果台灣變成努力仍然無法有好成就,久而久之,大家會想努力嗎?這樣子的狀況,最後就是會變成階級永遠複製,台灣會慢慢失去競爭力。

ㄧ些經濟優渥,能夠不理會學校的學習環境,實施所謂思考,間接去讓別人無法學習,這樣子是害到別的學生的!
訪客 / 2010-07-22 04:14:31
刪除
我想本文的重點在於,如何養成學生獨立思考和創造的能力,而不是教出一批訓練有素的狗。
訪客 / 2010-09-11 21:45:49
刪除
遵守社會的規範和獨立思考及創造力並沒有違背,不然難道現在的新發明都是一些為非作歹的人所創造的嗎?
我們要讓學生成為負責任、遵守社會規範的人不等於扼殺了他的創造力。有研究指出當群體的和諧融洽的時候,成員的創造力是提升的;相反的,當群體不和諧、秩序混亂的時候,創造力是下降的。我們希望學生成為負責任、有創造力的人,而不是到處亂吠的狗。
訪客 / 2010-11-05 01:15:49
刪除
沒有到過教育現場 沒有實際經驗的人才會做出這種評論

請搞清楚什麼是乖巧 守本分 學習過團體生活錯了嗎

乖巧為什麼可以和不質疑畫上等號呢

如果一個團體沒有秩序 學生又要怎麼學到東西呢

而在學校裡的時間就這麼多 老師也只能呈現那些知識 有限的時間造成老師只能呈現有限的知識 

重複→熟練→權威→學生不思考的推論又是怎麼來的 我無法理解這個的邏輯

會引導學生深入思考的老師也不是沒有 我就有遇過很多

至於那些威權要求學生畢恭畢竟不得忤逆的老師我從小就沒見過

這應該是上一個世代的東西吧 我遇過的老師都很可以溝通

思考和創造當然是很重要的 但這不需要以團體的秩序為代價來換得
 
訪客 / 2010-11-25 23:16:39
刪除
拿現象來直接連結可能的成因是有問題的。
我們該批判的不是"循規蹈矩"的現象,畢竟這也可能是個人特質的可能之一,
真正會成為問題的,是將非此現象的其他人格特質以"不正確的強制方式"來扭曲改變以符應社會期待。
換言之,
好的社會標準的確是經過多數人的共識來形成的,而達到這樣的期待也是社會化與個人成熟度的展現,
但是以強迫性、而非循序引導的方式來改變個人特質,那的確比較可議。
譬如說,
希望學生上課不要走動就說挾制學生自由,這樣說也變得太過於人本,
這樣的期待背後,其實是希望學生學會自制並尊重他人,
畢竟別人也有同等的受教權,在團體中本來就是該學會互相尊重與遵守紀律。
行為上的規矩的確多少與思想自由度有些關聯,
但是在教學實務上,我們更重視如何在所有學生受教權益不被干擾的情況下,能夠給予學生最大的發展空間。

此外,創造性的教學與教育體制脫不了關係,
小班教學、非升學導向的教育要發展更活潑的教學方式,相對來說會較大班教學來得有優勢,
今天只是老師願不願意做的問題,而是教育體質沒有改變的前提之下,
教師的教學很容易受制於行政與升學壓力。
大部份的老師都曾懷抱理想投入教育,但是最後大部份的人也都不得不在理想與現實中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若是把教育問題全推給班級經營,那未免也太過偏頗。

基本上,該文的立意是好的,只不過論述方向有問題,最後也沒有把核心問題點出來,更沒有提出有效的改善提議,
只是留下很大的議論空間,真的有些可惜。
反倒是其他評論者的角度更為多元,反而更值得去思考。
訪客 / 2011-05-07 20:44:03
刪除
別教出  "不會思考的學生"  現今台灣明星學校(教師)及家長,充斥著唯有讀書及成績好的觀念,唯有觀念導正,教育才有救,否則問題會更嚴重,正確的挑選會教學的教師機制,才能改變教育問題,真正讓學生對學習有興趣,發揮才能
訪客 / 2011-05-31 10:15:53
刪除
這個社會要的根本只要奴才不要人才
守規矩本來就是應該的

但思想上的突破卻被視為異端, 可能影響世界的火花一下就被澆熄了
我們產不出了不起的人物, 可能就在於我們的教育沒有愛因斯坦的物理老師的胸襟

會有這個現象, 不意外
訪客 / 2011-08-01 10:07:10
刪除
「乖巧」為什麼會和「斲傷創造力」、「不會思考」、「掩蓋老師無能」並列相提呢?我很不解!為什麼它不是和要求學生「尊重別人」、「盡本分、負責任」、「在自我內在澄靜的學習狀態下,具有思考、創造力」相提呢?我還是不了解這篇文章的立論!近代文藝復興時期,他們要喚醒人的自覺、有創造力、思考力,但他們是一群連內心都無法「乖巧」的人嗎?我認為「乖巧」不應被污名化,學習本身就必須有「乖巧」的時刻,它和思考、創造力是不相違背的,深厚、紮實的人文素質正是來自的一種懂得尊重他人、負責,以及能自我反思的思考、創造力才是!
訪客 / 2011-08-30 06:00:47
刪除
我贊同文章作者的立意
文中提到:「上課不隨意發言或走動、要專心聽課、作業按時繳交、對師長畢恭畢敬不得忤逆…」
不是完全否定那些維護「秩序」的規則,而是希望能給的孩子更多的發展空間、多元的新世界
多元不是只是口號,而要能真正落實在台灣的教育制度裡,在我看來台灣很多制度都是半套
上面有人反駁上課講話,因為某些學生實際上在聊天;也會有某部份人針對上課內容議論,但台灣「正統」的教育體制是不會給學生討論的時間,老師都有共同的說法:課都敎不完了,哪有時間給學生討論
台灣某些大學有點名制度,我真不懂為什麼,沒聽到老師傳授的內容是學生的損失,考試見真章
某些老師硬把出席佔40%,上的內容又平凡無奇,甚至照本宣科,浪費兩堂的時間,只因它是必修
上過這種課的人還講得出要乖乖上課嗎??
如果老師本來就不具創造力、想像力、包容力,上課內容都以出版社的課本為主,不為學生補充更豐富的知識,我真的不知道到學校上課的意義在哪,就只是家長不會被政府開罰、省了陪孩子讀書的麻煩、讓孩子培養人脈
老師們真的很容易被升學跟加薪的制度牽著走,看過很多大學老師忙於論文上課都不太充實
被老師貼上乖巧的孩子,多半又是人際關係不強,因為他們的時間多半埋首於書本,剩下是吃飯睡覺上廁所
在我的學生生涯看過的乖學生就是這樣的人,相信時至今日也是
我的某個親戚之前任職國中老師,她剛好就是一個喜歡乖孩子的老師,她女兒偷偷告訴我只要是她母親口中的好學生,就是乖巧聽話,跟班上大部分同學相處不起來
我想作者的意思是,身為老師、教職者,不應該一昧要求乖學生、相同性質的學生
把學校當刻版印出素質相同的學生

我們的教育體制從以前到現在大致上還是一樣,壓抑了我們的突破、成長,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質疑台灣的教育出了問題不是沒道理

說真的,樓上激烈的反對者讓人不得不質疑是教職者啊
我同意你們說的尊重別人的學習權
問題是國民教育又沒給我們選擇老師的權益
尤其公立學校是鐵飯碗,老師有些年紀大教書又死板又愛耍威嚴學校也不會換阿
你們敢說沒有嗎?
訪客 / 2011-08-30 06:06:22
刪除
如果學生都不能質疑老師(授課內容、作風),那也不用提反思
有可能學生全部聽老師相信老師,又會自我思考跟提出有建設性的問題嗎?
老師們,想想這個,別再堅持你是對的
訪客 / 2011-10-02 20:01:31
刪除
我也是一位現場的教育工作者
我以為乖巧 和 所謂獨立思考 批判能力並沒有衝突
所有一切的批判獨立的思考能力 都是奠基於能自制自律
在團體學習與活動中 在培養與人相處與人進退應變之中
懂得領導與備領導的技巧
而身為老師 所能夠做的 是在單項的教育之外
在教學方法上 給於學生自我思考 自我學習 與自我探索的機會
讓他們能在為人處事上乖巧 但是在知識上 獨立批判
訪客 / 2011-10-07 09:03:04
刪除
我也來評論!乖巧太過也行,不乖巧太過也沒錯,要看場所。在你家把你家燒了,只要不燒到別人的東西,你也可坐視不管。你ok我就ok,在學校一個學生要怎麼辯都可以,但是要下課和放學時間或辯論會時間,老師也常給學生思考的時間和空間。只要教育官員和家長不趕進度,國語一個學期只上一課,老師也可以ok,不乖巧,只要大家准許課程可以不趕進度,老師就會等到她乖巧在上下一課,偉大的家長們,幫老師爭取,給不乖巧的小孩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
訪客 / 2011-10-19 22:53:54
刪除
乖巧,含帶的是一種順從權力使自己能夠更為順利的聰明現實能力. 這不能說是不好,因為這可以使孩子順利的長大不致提早被打死或修剪.但乖巧的人絕對不應夠奢望,他們還能得到 獨立思考的評價. 再者,自制 自律 和乖巧也並不等同.因為乖巧說的是一種在諸種權力(他律)之間的適度性結果,這不同於,從自己這裡立出自己的法則來約束自己.
訪客 / 2011-11-23 08:59:26
刪除
或許問題也出在個別老師的腦袋裡,老師自己對於權力的掌握、對秩序的想像和偏好、對於[控制、引導]學生的態度。老師們如果對於自己, 對於學生, 對於人能夠自律抱持著信心,並且協助、引導學生建立群體、彼此都願意共同遵守的生活/上課原則,那就不需要期待某些特定類型的乖巧,不需要"模範生"這種僵化的標準。   

每個人、每位學生、每位老師、每個班級,都是獨一無二的。
訪客 / 2011-11-25 20:47:46
刪除
本人是高中生,實實在在地生活在教育現場。也只是陳述事實沒有想要加入樓上的戰局的意思。

我想討論的是,遵守合理規範中「合理規範」的定義。
因為我認為樓上們對於乖巧的模糊定義是整個烽火的根源。
一方說:如果孩子們都不乖,課堂中吵鬧,甚至去燒了別的房子,根本稱不上真自由。因此遵守規範是必要的,乖巧也是無可厚非的。
另一方說:孩子們的乖巧是源自於老師們的威權統治,符合老師的主觀標準的就變成乖孩子,加以處罰、獎賞等制約,導致乖巧的孩子們不會獨立思考或質疑權威,造成民主社會的癱瘓。

而這兩方之中對於不乖巧的圖像也是不同的。一方認為不乖巧就是不尊重他人權益,另一方則認為不乖巧指的是質疑權威。

這樣的討論會有共識才有鬼。

((本人我就自認是位很不乖巧的學生。但我不會在上課時聊天,也不會走來走去,更不會辱罵老師。
但當我質疑為何學生一定得穿制服?為何我一定得參加軍歌比賽?為何午休時不能看小說?為何下課時間不能打籃球?為何重鋪地板不必先問過學生是否有需要?
得到的答案都是老師的主觀價值觀,連絲毫辯證機會都沒有(標準答案:這規定是傳統了,為何沒人不滿只有你不滿?)深深感受到他仗著權力結構上的優勢,讓學生們都變成服從於有爭議命題的「乖學生」,那些立場經過十多年的灌輸,似乎真的「不證自明」了。等到高中學生有自治會,質疑各式規定(例如所有學生無論是否加自治會都要交會費等),乖巧的學生們根本複製了同樣的邏輯→從以前就是這樣了,哪有為什麼,就是這樣阿。

總言之,乖巧可以切割成兩種,一種是經過辯證後,自主尊重他人的乖巧,另一種是沒有為什麼的乖巧。
前者是民主社會公民素養的一部分,後者就是本文所挑戰的對象了。
前者不危害獨立思考,後者直接與獨立思考相衝突。
懇請各位從根本定義辯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