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寧失教職 不失師道

2008-3-17 22:58 作者:本報訊

42

加入書籤:

■蕭曉玲


當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林騰蛟對著我,念出新聞稿中解聘的理由時,我紅了眼眶,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又是一連串新的罪名,教育局最後的解聘理由跟中山國中原來提出的竟然不一樣!


依照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審議不適任教師評鑑小組設置要點的規定,教育局只有審議權,一旦認為程序有誤或罪證不足時,就退件回學校,再由校方補正或撤銷。在我的解聘案中,學校程序錯誤、欠缺證據的情況非常明顯,但教育局不但沒有退件,反而破天荒地組成調查團,聲稱要到校「調查」事實。果然,教育局英明地查出更多「罪證」,也不再遮遮掩掩,主動召開記者會公佈成果。這一切證實了我的解聘案,自始就是台北市政府一手主導的政治迫害。


控訴政治迫害不是要轉移焦點,實在是教育局所舉出的「罪狀」,都不構成教師法規定的解聘理由。以教育局解聘理由中的第一點:『未尊重學生意願取得其聯絡簿資料,擅自散發媒體,觸犯教師法「非依法律規定不得洩漏學生個人或其家庭資料」』而言。事實是學校將書商推銷測驗卷訂購明細單直接貼在聯絡簿中,我借了一位學生的聯絡簿,提供收費單給記者拍照,證明學校濫用測驗卷的嚴重程度。在媒體的報導中,沒有任何學生個人或其家庭資料被洩漏,只有中山國中竟有國三班級積欠書商近14萬元,這個教育亂象被公開披露。教育局以洩漏學生資料為由解聘我,不但違背事實和藐視法律,更是侵犯教師專業自主權的行為。


教育局所有指控的「罪狀」,都是從我狀告台北市長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之後,才開始出現。我反對一綱一本,認為它扼殺教師的教學自主權,認為台灣學生應該要有多元學習的權益,不要背死書,有何不對?唯一可議之處,就是跟當權者的意識形態作對,得罪了整個升學主義的共犯結構。台北市郝龍斌市長強調「一綱一本」政策是要減輕學生壓力,但當我揭露學生的壓力是學校濫用測驗卷造成時,台北市卻以洩漏學生資料解聘我。


我對教育局調查小組的成員說,我上課至少一定教音樂,如果你們要認定我教學不力,那我們校長安排數學老師上藝術課,上課全部都在考數學,那又算什麼?郝龍斌市長強調「一綱一本」不會影響多元學習,但在校園現場的我,卻看到教改以來漸趨正常的教學,在郝市長新人新政的影響,猛然調頭,走回升學至上的老路。我不後悔因為反對一綱多本而失去工作,但我憂心台灣學生,又要回到20年前我們讀書時的情況,沒有藝術人文課程,只有每天考試再考試。


回想過去,殷海光老師被解聘時,學校說有充分的理由。陳鼓應老師被解聘時,學校也說有充分理由。黃爾璇老師被解聘時,學校還是說有充分的理由。但如今歷史已經還他們公道,而當初迫害他們的學校和政權,歷史也一一記下罪狀。


不久的將來,歷史也會還原真相,證明我是一位愛護學生、認真教學的好老師。我不會被這樣的迫害打倒,除了依法進行救濟外,我還是會繼續在民間從事教育工作,堅持為台灣的下一代打拚。(前中山國中音樂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