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從日本七生養護學校事件省思台灣

2011-10-25 22:50 作者:宋竑廣

95

加入書籤:

■宋竑廣

七生養護學校事件,指的是日本該特教學校,因為實行智障生性教育,在2003年招致非議,所引起的一連串風波,過程中經歷議員到校視察譴責老師、強行帶走教材;政府教育主管機關藉故懲罰校長與老師;政黨與保守派學者組成所謂的調查小組,辦理負面宣傳的展覽示眾;主流媒體負面報導與批評等,強力打壓達數年之久,最後才由人權團體提告勝訴、獲得平反,而其中的荒謬與違法亂紀之處,在同為東方社會的台灣也似曾相識。

性平教材被妖魔化

此事最讓人感到詫異跟混淆視聽的,莫過於對性教育的妖魔化。當時,自民黨由高層帶領,成立所謂「過度激烈的性教育.GENDERFREE教育實況調查計劃小組」,但基本事實卻未獲得澄清。以爭議的性教育娃娃為例,在報上被議員說成「根本就像情趣商品店的東西」,然而實際上它是由美國心理學、性教育學專家June Harnesut所製作,被許多國家普遍採用,議員為了媚俗於群眾的扭曲說法,讓教師專業遭受很大打擊。

無獨有偶地,前陣子台灣教師性平「參考」教材中關於同志的部分,同樣遭到政客與保守團體的妖魔化。立報先前即報導,5月中立委管碧玲等,召開記者會公開批判「同志教育」,甚至以「同性密友期」等未經查證的知識提案,指控教育部混淆學生的性傾向。細看兩邊事件發展,教材被扭曲宣傳、拿保險套做文章、把性教育指為性解放、民代譴責教育單位、老師(編輯教材者)飽受抨擊等狀況,幾乎如出一轍。

製造論點 媒體效應可觀

而在媒體報導、批評的部分,據維基百科整理,日本產經新聞從2002年就開始在自家報系的雜誌上,批評所謂的「過度激烈的性教育.GENDERFREE教育」,隔年2月又指責說「性教育有對兒童過度激烈的內容應謹慎」「東京都內的公立中小學與特教學校發生11起不適當的性教育案例」,並在都教育廳進行調查的部分,暗指七生養護學校的授課內容。當都議員視察該校時,該報社是唯一同行的媒體。2009年法院判決對七生養護學校有利時,產經新聞社論提出質疑,相對於產經,同時偏左的朝日、每日、東京新聞則給予一定評價。

至於台灣媒體對同樣引發性教育爭議的同志教材的呈現,在主流媒體部分,立場上的差別不像日本媒體那麼明顯;同運人士喀飛撰文提醒:「不要對一個媒體,武斷地評價,或因此放棄,或因此有不切實際的期待。運動方向、運動內涵,最終的掌握,還是在自己手上。」〈運動靠自己 媒體互動要對話〉儘管各大報不至於只有單方面的聲音,但也沒有讓爭議點對焦,像是各說各話,讓讀者難以判斷;而非主流媒體立報、苦勞網等,一貫地給予性別團體清楚說明的空間,有助於澄清誤解,以筆者撰寫的〈衝突、誤解與怒吼 性平公聽會大亂鬥〉為例,一天時間就轉載一千次,有一定的傳播效益。

教師專業應受尊重

就教學現場而言,值得一提的是老師不被尊重的情形。七生養護學校事件中,引起支持者公憤的,莫過於議員粗暴的教學視察;令人想起台灣教師惡性解聘的著名案例蕭曉玲案,當事人就撰文指出:「督學丁文玲在課程發展委員會上說,家長可以觀察上課情形,但不應包括非本班家長。隔不到兩天,無預警率領簡忠雄、林月華等不是該課堂學生的家長,擅自進入教室跟準備室拍照。」〈向黑暗中的螢光致謝〉

障友也有性需求

七生養護學校事件最重要的意義,也就是眾人之所以這麼努力去平反的原因,當屬於智障學生的性問題。在官司接近塵埃落定之後,日本的特教學校,應該可以順利地繼續實行性教育。

然而,觀察網友對此事的討論,問題或許只解決了一半,有特教老師表示,當智障學生視老師或親人為解決性需求的對象時,可能會對同一人一再要求,如果能由他人提供性服務,不失為解決辦法。

然而關於智障生、智障人士的性需求問題,在日本的發展似乎相對有限。比起日本殘障人士在性權的發展上,除了發聲、論述之外,已有殘友建立了情色留言板、友善妓院的名冊等,然而這些資源並未擴及於智障人士。儘管殘障性權人士也說:「電視上只會把我們(智障、殘障)演成天使,純真到沒想過性。」但查閱日本幾個性義工機構,目前則因人力不足等理由,無法服務智障者。

去除誤解 重視性權

近日台灣特教學校累積性侵案件未通報的新聞,引發不少討論,民眾在譴責學校的同時,也有一些思考特教生性需求的聲音,然而民間團體抨擊之後,教育部才說要針對不同障別,開始研發特教性平教材,對比日本公立特教學校行之有年的智障生性教育,及其包括心靈重建等功能的品質,政府做的實在落後太多。

早前妓權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舉辦過「邊緣族群的家庭與性」論壇上,有民眾約略觸及智障生在性和親密關係上的需求;財團法人嘉義市私立嘉愛啟智發展中心的官網上,更明文宣示:「一般人對智能障礙者在性方面都存有偏見與誤解,以為智障者是『永恆的兒童』,沒有性方面的需要;或以為智障者的自制能力較常人差,容易有性衝動,這些都是極大的扭曲與偏見!」未來如何讓社會正確認識智障生的性,尊重他們的基本性權,應是人權立國的一環。

▲小學生的性教育教材,出現「性交」圖片,家長聯合會總會2007年12月14日在立法院表示不滿,認為太過直接的性教育,可能造成孩子模仿等不良影響。(圖文/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