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和美國國家年度教師面對面

2011-10-23 23:01 作者:中國教育報

82

加入書籤:

前不久,美國2011年國家年度教師獎獲得者米歇爾‧謝爾女士來到中國。作為獲獎者的一項殊榮,年度教師在當選後的1年裡會到美國國內與海外巡迴交流,而中國是她的首個訪問國。在美國國家年度教師獎合作夥伴美國國際人民交流大使集團的幫助下,本報記者有機會和謝爾女士進行了交流。

熱情和創造力是優秀教師的共同點

早在今年5月初,謝爾的照片就已經在全球各大新聞網站上流傳開來。照片中,身材嬌小、一身粉紅色職業套裝的謝爾老師站在中間,左邊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右邊是美國聯邦教育部部長鄧肯,2位「大人物」面帶讚許地注視著這位新科美國國家年度教師。

創設於1952年的美國國家年度教師獎,是美國歷史最長、聲譽最高的教師獎項,每年美國5百萬教師當中只有1人當選,獲獎者會受到美國總統在白宮的接見。2011年,美國50個州、華盛頓特區、國防部教育處以及5大特殊地區各推選出1名州年度教師參與國家年度教師獎的角逐。最終,馬里蘭州的化學教師米歇爾‧謝爾在眾多傑出的候選人中脫穎而出。


▲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的玫瑰花園裡,總統歐巴馬聆聽2011年國家年度教師獎得主米歇爾‧謝爾(Michelle Shearer)的發言,圖攝於5月3日。(圖文/路透)


「你肯定想問,為什麼是我?」見到謝爾時,她穿的正是在白宮受到總統接見時的那身粉紅色套裝,顯得幹練而不失親切,有著14年教齡的她很善於導入主題。「其實,我並沒有什麼唯一的獨特之處,我認為好老師的共性大於個性。我和各州年度教師在獲獎後,曾經組織過一場討論會,就是探討這個問題。我們在反思自己的經驗時,出現頻率最高的詞有2個:一是熱情,二是創造力。」

謝爾的親身經歷的確在演繹熱情與創造力的故事。1995年,20歲出頭的謝爾即將從普林斯頓大學化學專業畢業。美國頂尖大學畢業生、成績優秀、專業熱門,在別人看來,這個時候的她前途無量,「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但是,謝爾卻選擇到美國馬里蘭州1所公立學校做教師。

從教14年來,謝爾最突出的成就是將各種遠離科學的邊緣弱勢學生帶入科學世界。她所教的進階先修課程(AP)相當於在高中提前修讀的大學課程,通過考試可以為大學錄取增加籌碼,也可以代替大學相關科目的學分。謝爾能用手語教授最抽象的化學概念,讓馬里蘭聾啞學校建校135年來首次開設進階先修化學課程;她能讓公立學校中選擇進階先修課程的人數從8人迅速提高到92人;她讓傳統的白人、男性、精英學生佔優勢的化學課上,出現大量「非主流」學生的身影,聾啞人、英語學習者、少數民族和聲稱不喜歡科學的女生;她所教授的進階先修化學課出勤率100%,考試通過率高達90%以上。

「我的秘訣是,讓所有學生從進入課堂的那刻起,就覺得是在學自己最喜歡的學科,不管你擅長還是不擅長。」謝爾說,「我現在教3個班92名學生,每個人一進實驗室都覺得自己是化學家,我讓學生做的就是挽起袖子,戴上護目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嘗試。當學生實驗失敗的時候,一臉茫然地問我該怎麼辦,我從不直接去演示正確做法,而是告訴他們『現在你需要做的是解決問題,我相信你能做到』。」

在準備考試和傳授知識間尋求平衡

美國學生通常認為化學、物理、數學是枯燥、艱深的學科,特別是到了高年級,選擇學習這些學科並有志於今後投身科學領域的人日益減少。謝爾和學生訂立了4個目標:接觸化學,通過進階先修考試,準備上大學,投身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方面的職業。

「現在學生最常見的疑問是,學這些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要讓學生知道,化學和我們的生活是如此密切。」謝爾邊說邊展示她的化學教室的照片。教室的儲物櫃上放著許多瓶瓶罐罐,有洗衣粉、洗髮水、去污劑……。

謝爾解釋:「這是為了提醒我們,化學就在身邊。我的化學課基本都是在實驗室進行的,而且我們做真實的實驗,從來不會給出實驗步驟,讓學生按部就班地操作。」

「當學生感到自己與學科本身有關係,而不僅是與講課的教師有關係時,他們便會產生強烈的探索慾望。」謝爾說。

當然,這並不是說老師沒用。謝爾認為,老師遠比各種先進的儀器設備、技術手段重要得多,人性的力量更能影響學生,特別是那些懷疑自己的能力、對學習缺乏自信的學生。有時學生也會找謝爾討論能不能退出課程。她會看著學生的眼睛說:「你是這個班的重要一員,我想讓你留下來。」簡單的一句話,力量無窮。謝爾也總結了一些實用技巧。比如,在一堂課上不會只用一種方法教學。「喜歡做實驗的不喜歡合作,喜歡合作的不喜歡做實驗,我的辦法是課堂不斷變化,讓每個人都有參與的時候,都能學到東西。」再比如,學生程度不一樣,「有的學生還沒上課就知道你要講的所有內容,我的策略是讓他們成為助手,幫助其他同學。學生都知道,我的目標不是培養幾個頂尖人物,而是所有人都能成功。這些人裡有閱讀障礙、有書寫困難,還有多動症患者,但是你能看出他們的區別嗎?提供一個全納的課堂環境是我的重要任務。」謝爾指著一張和全班學生在化學實驗室的合影說。

「讓每一個學生都成功,是當前美國教育的最大挑戰,也是教育改革的重點。」謝爾認為,教育者與學生積極、密切的聯繫,是學生取得成功的關鍵。

對於美國政府日益強調的考試和教師績效評價,謝爾表示,「衡量教師的績效責任,不應該只有考試分數一個標準。當今的教育理念已經發生了變化,過去強調3R,即讀、寫、算,現在變成了4C,包括批判思考、創造性地解決問題、合作、交往。作為老師,我不僅要為學生的考試成績負責,而且要培養他們的思維習慣,比如創造、革新、問題解決和今後的工作和學習技能。我還有責任培養學生自信、獨立、堅韌、毅力等成功生活的特質。積極的、能動的教師通常會給自己設定更高標準,而這些往往是考試分數所不能衡量的。現在,我們只能尋求平衡,既要幫學生準備考試,也要讓他們學到真東西。」

普林斯頓畢業生和公立學校教師都讓我驕傲

言談中,謝爾表現出對工作、對學生的無盡熱情。她告訴記者,她的辦公室裡有一個展板,上面都是學生的照片,「他們讓我時刻銘記自己為什麼要當老師」。

被評為年度教師後,謝爾將有1年的時間離開課堂,到各州和世界各國進行交流訪問,相當於美國教育的「代言人」。謝爾明確表示,自己在1年以後會回到課堂,她將教師稱為自己的「終身職業」。

「你考進普林斯頓大學,卻只想當一名教師?」謝爾至今難忘當初決定投身教育時,周圍人的驚訝與失望。她也知道現在的高中學生當中流傳的順口溜:「學得好幹專業,學不好當老師」。

「人們往往認為,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即使投身教育,也不會一直當老師,目標應該是校長、學區負責人、州教育部官員,直至聯邦教育部部長。但我要讓人們看到,我就是一名普通的任課教師,」謝爾說,「我們的社會很奇怪,一方面在呼籲讓最優秀的人成為教師,另一方面當一個長青藤盟校畢業生真的走進校園,人們又認為是大材小用。」

「在美國教育界,大學教授最受尊敬,然後依次是高中、初中、小學教師。事實上,讓每個孩子做到能夠且願意學習,小學才是最重要的。而高中階段,一些教師承擔的就是大學課程,例如微積分III、解剖與生理學等,他們關係著年輕科學家的啟迪和培養。如果沒有合格的老師,無異於將科學的種子扼殺在搖籃裡。」

謝爾表示,現在美國已經意識到,世界發生了變化,理工科對社會的發展很重要。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10年內配備10萬名高品質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師資,但是「不受尊重與待遇過低是限制名校畢業生成為教師的瓶頸」。謝爾的一位新同事在擔任1年數學教師後逃離了教學崗位,因為她的薪水只有同專業畢業生的一半。

「只注重招募新教師是不夠的,必須給予他們足夠的尊重、待遇和專業支援,陪伴他們走過第一堂課、第一個學期、第一個學年。」謝爾說,今後除了教學外,自己也將在新教師培訓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1995年,1,070名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中,只有30人考取教師資格證,我很驕傲我是這30人中的1員。」謝爾說,「我有一個願望,那就是當『普林斯頓畢業生』和『公立學校教師』二種身份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時,不再引起人們的驚訝或失望。這二種身份應該同樣令人感到驕傲。」

《中國教育報》9月13日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