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遠方的風景16:歡唱伏特加

2011-10-23 19:31 作者:Moray

69

加入書籤:

圖文■Moray
雨停上車時,Luuya一直跟我們說sorry,雖然我們也不知道他說過什麼(好像又跟之前一樣,叫康哥挑一個妹,然後留在這邊放羊)。他又說,到了木倫之後,會幫K也找一個。康哥自學了蒙語又善於攀談,總能很快跟當地人講些有的沒的。相較之下K整天沉默,甚至也不太跟Gera或Luuya聊,我只記得他3百公里就講了3、4次「真是煎熬」。但提到火爐就不得不佩服他的本事,什麼爛條件都生得起火來,受潮、沒工具、火柴點不著,還是凌晨沒人想下床,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之前帳棚也是他一眼就看出怎麼搭的,我和康哥都是一看到零件就愣在那裡。

不過他有一點讓我覺得很煩。沒事就落兩句發音不標準的日語,好熱好冷天氣涼爽非要用日語講,實在沒什麼意義,我們周圍又沒有日本人。或者是整天想著會不會在哪裡遇到日本人,或一直唸著有沒有可能去住日本人比較愛住的民宿(在洪果旁邊就有一家)之類的。他總嚮往日本的文化、服務和工作態度,我說可是日本的壓力很大啊,他便不爽地回我:「我覺得在台灣的壓力比日本大多了!」我是不太相信那麼嚴謹的地方會沒有比台灣更重的社會團體壓力。

晚上不知為何,Luuya突然提議繼續直奔下一個點,庫蘇古勒湖畔的哈特高村,90公里預計3小時;當時已經晚上9點了,我們行李才剛放下。這和戈壁正好相反,司機放棄了休息主動要先走。Gera也在旁邊幫腔,說這裡挺無聊的沒什麼可以做的,後來我們否決了之後,她提議去公共澡堂洗澡,再去找Bar或買啤酒回來。我們只能猜測他們在這裡沒有可以狂歡的朋友吧。

公共澡堂一人一小間,有蒼蠅在飛,但水很充足,木倫外就有一條又寬又大的河。肥皂在這裡根本是無用的東西,但我也買不到沐浴乳,跟康哥借了一牙膏蓋的份來用。Luuya帶著暖呼呼的我們,左右蛇返於沒有路燈和任何標誌,只有水坑的土路,黑暗中偶爾有兩三人快步沿著木籬同行,只剩雜貨店的燈還亮著白光。雜貨店,也就是素白的牆上,所有貨品全堆成一團,前面幾個玻璃櫃那樣,空空的。

我們買了Cass和Sak兩種韓國啤酒回蒙古包,聊一聊,Luuya拿了瓶伏特加進來,要我們輪流加蘇打水下去喝,連不喝酒的K都硬喝了下去。伏特加在舌上有種包容的甜味,讓舌頭整個陷入一種冷與甜的綜合,但在喉中卻是熱的。Guesthouse老闆也拿了一瓶木倫當地生產的伏特加進來。這老闆長得有點像《20世紀少年》(註)的麵店青蛙仔,凸個大肚子,穿著迷彩褲軍靴,像個力士。我們居然又在聊兵役,蒙古現在也在減役期,他們兩個都當了三年還是兩年。

隨著伏特加逐漸滿溢,他們開始稱讚我們是great people,我們也說Luuya閃水坑的技術一流。慢慢我開始無法保持平衡,蒙古包天頂放射狀的木梁開始轉動,背對著床倒下時,著地的速度比我預計的快很多。大家越來越忍不住笑,面紅耳赤。老闆在玻璃小杯中倒了半杯伏特加,從Luuya開始每個人唱一首歌,唱完要講這是什麼歌,然後就喝。Luuya唱了我們天天聽但又想不起來的歌,K唱的是陳建年的歌,歌聲真的很好,頭暈的我還幫他翻譯歌詞。我覺得我今晚的英文特別溜,一路走來都聽康哥跟Gera講就好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對話到底行不行。

我唱的是五月天的瘋狂世界,把這邊當成KTV包廂,中間忘詞就含混帶過,反正大家都開心又有一半的人聽不懂。我的歌喉好久沒那麼順暢了,一定是伏特加把喉嚨撐開,平常在台灣唱不順的高音也上去了,大家跟著節拍打著,自己覺得完美,大家也如癡如醉,後來連他們唱的蒙古歌我也能跟著哼,儘管我根本沒聽過。

酒精的力量就是如此不可思議,但坐著和躺著已經沒啥差別,大家去廁所時已經跌跌撞撞笑成一團,很難忍住不笑又尿成直線,然後就很舒服地跌進床上了,好軟,可是好快就撞上了,床墊不是應該在更下面嗎?忽然有一點點想吐,想忍著然後睡著,但不行了,走到門邊想說吐在外面好了,就趕快拿起塑膠袋吐,只有一開始的吐在袋裡,剩下的都在袋上,一些還流了出去。我跪拜在地上,兩手按在自己的嘔吐物上大聲乾咳,有人拍了拍我屁股,然後忽然我整個人醒來了,不懂自己怎會落到這地步。我牛仔褲膝蓋上也沾了嘔吐物,外套袖口也有,我都脫了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了。

我做了一個夢,和我高一就認識、7年前還一起去北海道的好友劉包子一起縱貫全台,但在出台北的大橋上就遇到自行車活動,而被警察禁止上橋。我們只好開車上一高,但我們上交流道的地方卻是一整片上坡的草地……

早上我爬起來清了清地板,用水洗了褲子袖口,但還是有股酸臭味,帶點羊味。所有的東西都有羊味,從車上到爐火到蒙古包到糞坑裡都是那種騷味道。
(下週續)

註: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的代表作之一,描述一群童年死黨長大各奔東西,多年後卻發現以前編撰的征服世界陰謀,似乎正被他們之中的某人實踐著。


我們與guesthouse老闆合影,應該是在我吐過的第二天早上。


Guesthouse的木造部分,是老闆一家人住的地方。


木倫郊區平鋪直述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