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不是金融危機 是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

2011-10-20 22:29 作者:新國際編輯部

724

加入書籤:

 文■黑彌.艾海哈(Rémy Herrera)

 譯■林深靖

整理■潘妤梵


很感謝大家今天來到這裡,和我探討大家共同面臨的當代危機。我們都知道,當前的危機,很大一部分是來自金融,但是對於這個危機的了解,有很多訊息,不見得是那麼正確。其中一個錯誤,就是把這個危機單純視為一個金融的危機,只限於經濟的層面。其實這個危機,是更大的,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危機,是整個資本主義的危機從金融的層面凸顯出來,當然,裡面最大的問題就是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全面金融化。

▲英國民眾17日行經倫敦聖保羅大教堂,約有250名抗議者在教堂外紮營,抗議者宣稱要無限期占領此地,表達他們對銀行家及政客造成全球經濟危機的憤怒。(圖文/路透)

危機是被禁止的!

這個資本主義體系,在人類歷史上的發展,已經長達3個世紀了。也就是說,從18世紀到現在,危機始終都存在,只不過,近30年來,我們被迫接觸到危機最核心的地帶,亦即,隨著近30年新自由主義的擴張,資本主義的危機更進一步深化。

最近這一波危機的起源,更早一點的話,我們可以追溯到1930年代。從1930年代的大蕭條到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達到一個高峰。

而最近的,從2006年美國的次貸風波到最近擴展到全球的金融風暴,又是另一個巔峰。而當前這個危機,不僅只是金融層面,糧食危機、能源危機、氣候危機、生態危機也一併爆發。

我們目前所處的狀態,並不是像美國總統歐巴馬所說的,是危機終結的前端,而是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終結的開始。因為,這並不僅只是債務的危機,不僅只是金融的危機,而是整個體系運行根本上失靈了。危機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都更為嚴重,帶來的災難當然也比我們想像的都更為龐大。

我本身是一個經濟學家,很多經濟學家都自認為他們懂很多事情,很博學,什麼都知道,在我看來,其實經濟學家知道的事情非常的少。因此,在座的各位,即使不是學經濟的,應該要非常有自信地提出你們的想法來幫助我們這些經濟學家。

不要期待經濟學家來解決當前的經濟問題,因為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呢?因為在目前整個經濟學體系裡面,完全不存在處理金融災難處理的理論,有很多文章,很多關於經濟的書被寫出來了,但是,卻沒有任何一本書或一篇文章觸及到最核心的部分。

理由很簡單,因為,在經濟學裡面最主流的「新古典主義經濟學」,並沒有處理金融災難的知識系統存在。在這個主流的經濟學裡面,甚至拒絕承認有所謂「資本主義危機」的存在。在整個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系統裡面,根本否認資本主義會產生任何形式的危機!但是,拿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偏偏絕大部分就是這些主流經濟學家。所以,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請諸位一定要幫助我們經濟學家思考危機問題,我是非常嚴肅的。

譬如,在新古典主義經濟學裡面,有一個講法是:如果經濟發生波折,那是因為貨幣沒有充分融入到資本主義的運行當中。對於這些經濟學家而言,特別是這些拿到諾貝爾獎的,他們認為價值跟價格是一樣的事情,甚至認為價值來自於利潤。在總體經濟學理論當中,貨幣基本上被認為是中性的,整個市場機制會自動的回應這些問題,因此,從理論上來說,危機是不可能的,危機是被禁止的。也因為他們認為經濟的波折會被市場自動處理,所以不會嚴肅地面對危機問題,當然也不可能掌握到資本主義危機的本質。然則,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很難拒絕承認危機的確是存在的,這些主流經濟學家只好從外部去尋找危機的原因,而不是從資本主義內部,深入資本主義的本質,來探討危機的問題。

資本的積累像是科幻小說

這些主流的意識形態還給了我們另外一些解釋,他們會說,是因為國家過度介入而導致危機的到來,或者認為是資訊上的錯誤所導致,危機來自錯誤訊息的誤導。

或者說,認為危機是因為某些個體過度的反應,是某些個人不謹慎的行為導致危機的產生。譬如說美國當局逮捕了馬多夫,認為是因為他個人的犯罪惹了禍,讓大家對資本主義失去信心。但是,他們畢竟只逮捕了一個馬多夫,卻不願承認其實很多人跟馬多夫幹的是同樣齷齪的事情!

所以,我們必須要脫離這套主流的經濟學理論才有辦法進一步了解危機的真正原因。

那麼,到底要怎麼如實地去詮釋危機呢?我們認為,危機的部分原因是資本主義過度的積累所造成的。整個資本主義的過度積累,導致資本主義的無政府化。這個無政府的狀態導致了整體利潤的下降,而利潤的下降又導致整個體系的不安和混亂。但是資本的積累又集中在金融體系,而金融的債券化更使得財富往少數人集中。有人說,危機來自過度消費,不!當資本的積累是集中到少數巨富手上,這反而妨礙了真正有需要的人去消費,或者根本沒有能力去消費。

尤其是當今整個金融操作的系統,允許資本不斷積累、快速積累,積累到這些資本變得越來越抽象,越來越不實際。這些資本的形式變得像科幻小說一樣,既存在,又彷彿不存在。包括國家債券,股票市值,銀行資本……,都像是虛幻資本的不斷積累,而且越來越虛。

我說這是不真實的,是抽象的,是科幻的,因為整個資本的積累跟勞動以及生產幾乎完全脫離了關係。但是,資本的積累一方面是這麼虛假,這麼科幻,另一方面,它卻又是非常真實的,因為這些虛幻的資本是真正可以變成金錢的,而且是不斷的在生產金錢,而整個虛幻資本的來源,就來自於跨國銀行體系的神祕操作。私人資本主義與國家資本主義交錯運行,也就是說,包括證券、賦稅、社福基金,都成為金融操作的標的。資本的證券化導致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不斷孳生,而這些衍生性金融商品又增加了資本的虛幻性質。

要了解這個危機,我們必須從更長遠的歷史來觀察。因為,危機並不是偶然發生的,其因子早已潛藏在過去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尤其是,當今的危機已觸及資本主義的最核心部分,尤其是美國作為世界霸權的核心。

金融權力主宰國家命運

關於危機的源頭,我們至少必須上朔到1930年代。也就是說,從大蕭條一直到越戰的這段時間,美國內部持續發生經濟失衡的狀態,而為了維繫其經濟霸權地位,華盛頓當局刻意讓原來的「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Agreements)瓦解掉,而這原來是二戰之後維持世界經濟平衡的重要體系。美國強勢地單方面就決定採取浮動匯率政策,推翻了過去布雷頓森林體系的規範,也就是說,原來已經形成國際共識的有關貨幣兌換、國際收支以及資產儲備等遊戲就此失效。

也就是說從1960年代多次美元危機爆發之後,「布雷頓森林體系」於1970年代初宣告崩潰。美國的聯準會單方面決定美元貶值,突然提高利率,強制匯率浮動……這樣的轉變,簡而言之,其實就是金融政變,美國透過金融政變顛覆了國際共識下的體系。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跨國銀行的巨頭不僅宰制了金融,同時還宰制了國家。

我們所說的「新自由主義」,如果要給一個簡單的定義,就是金融的權力壯大到可以主宰國家的命運。

「布雷頓森林體系」崩解之後,金融市場急速的發展開來。但是,金融市場越來越自由化,利率、匯率越來越鬆綁,這又對於整個企業的資本主義產生危機。於是,為了自衛,資本主義體系內部發展出一套相對封閉的自我保護的引擎。但是,金融機制又回頭來掌控了這套保護機制,然後從內部獲得利益。他們要限制危機的擴散,但是當公權力介入拯救時,這個拯救的系統卻又被金融的勢力給收編了,原來保護的體系反而又被用來更增加金融勢力的利潤。

整個金融的操作,其數目極其龐大,其手段極其複雜,已經超過人類所能想像的程度。那些天文數字,那些迷宮一般的操作手腕,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因此,對我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但是這麼龐大的金額和操作機器,卻只落在非常少數的幾個頭身上。有時候,我們稱之為「十五人集團」。就是這些跨國銀行的寡頭在操控著地球,這些寡頭大部分都在美國,譬如說摩根史坦利集團,高盛集團……就是這些人在玩弄整個金融體系的衍生性商品。這些商品通常是非常非常複雜的組合。

我們把金融體系的操作講得這麼複雜,其實本質上是非常簡單的,因為它們根本就是非常荒謬,荒謬到你根本無法理解,因此也不需要去理解!但不要就認為說,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於金融的操控。因為,危機是金融的科幻現象跟實際的現象疊合在一起的。而這個疊合起來的危機,有很大部分是來自於當權者,來自於政客「新自由主義政策」的選擇。也是這些政治人物在推動所謂緊縮政策,緊縮國家的公共服務支出,也因此造成大量的失業,許多人生活失去最基本的保障,人民的生活越來越困難。是這些政治人物讓人民的消費能力被阻斷了,消費不起了;同時也讓生產與公共投資被阻斷了。

但是,他們另一方面又助長了分期付款、借貸消費的行為。這套體系把很多的人排除出去,讓這些人陷入貧困的狀態。而由於資本的過度積累,又讓借貸消費的行為不斷擴大化。但是,由於資本積累與勞動和生產分離,總有一天,金融資本的價值會慢慢的減少、消殞。整個金融資本價值的消泯也許不是那麼快,但總是會到來,因為真正的價值是來自勞動,來自於生產,而不是來自於金融的操弄。

貧窮現象的擴大

於今,危機就在資本主義的核心,在美國的華爾街爆發了。美國整個資本主義體系運作的機器十分科幻,資本的積累非常不真實,它其實是把全世界各地所有資產吸引到美國內部,依靠全世界的給養。另外,美國社會越來越不公平,越來越不正義。

我給大家一些數字參考:在美國,30年前,最頂端1%富人所佔有的財富是國內生產總額的10%;但是,到了今天,這1%的有錢人的財富就佔了國內生產毛額的25%。在30年前,最前端10%美國富人的財富是總體國家財富的3分之1,但是到了今天,這10%有錢人所擁有的超過整個國家財富的一半以上。

富者更富的同時,窮者更窮。這套體系其實是把很多人排除出去,讓很多人變成窮困者。在美國這個號稱非常富有的國家,經濟條件比較差的人連消費都有困難,連要擁有一個房子都非常不容易。當他們實際上沒有能力消費,卻又必須要讓他們買得起房子,所以分期付款、借貸消費的需求就不斷被擴大。這樣的狀況當然沒有辦法一直持續下去,因為其本質就是虛幻的、不真實的。2006年開始爆發的二次房貸危機就是一個初期的警告。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一幅幫忙賣屋的看板懸掛在的綠谷農場(Green Valley Ranch)內,圖攝於2007年7月26日。(圖文/路透)

這樣不平等的現象幾乎催毀了整個美國的經濟。一方面有些人的消費是瘋狂的、沒有限制的,另一方面,也有超過5千萬的美國人是生活在貧困的情況之下。如果在美國內部已經有那麼多的窮人,那麼想像一下,在其他貧窮國家有多少窮人?

這樣的一個世界是非常荒謬的,不能再持續下去了,經濟災難的爆發就是警訊。在整體危機裡面,第一個現象就是金融資本價值的消融,金融資本的價值不斷下降,股市利潤急速下滑,搞到連證券經紀人的信心都消失了。即使在銀行體系,爾虞我詐太久了,彼此之間也喪失了互信。

金融資本消融,可是另一方面,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的「現金」存在,現金其實是超量的。可是由於金融體系的操作太過詭異,現金的超量也無從挽救銀行內部儲備不足的危機。而且由於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金融市場架構,在美國發生次貸風波引發連鎖反應,全世界都為之遭殃。甚至其他比較健康的銀行也被拖累,整個體系不管好的壞的都受到影響。

到目前為止,危機在金融市場最為明顯,因為其本身受到的影響最為巨大,全球金融體系幾乎為之崩潰。然則,當我們談資本主義體系所造成的危機,不要只看到股市的下跌,我們在街上就可以看到整個貧窮現象的擴大。也就是說,金融資本也許虛幻,但是金融資本價值的衰退還是紮紮實實地影響到我們真實的生活層面。金融資本的衰退,帶來經濟蕭條。於是,一個個工廠被迫關閉,失業的人數不斷擴增。即使是戰爭,都是。美國在全世界所主導的戰爭,其實就是這個體系裡面不斷去摧毀資本所造成的。

美元:大量殺傷性武器

這個現象不僅影響到美國,也影響到所有在座的人。因為,金融資本的衰退會造成國債的增加。而國債一增加,公共的投資就會跟著相對縮減。

為了解決危機,有一些方案被提出來了,但這些解決方案還是非常主流的,非常新自由主義的。

譬如說,不斷地印製貨幣,然後把利率維持在非常低的狀態。美國就是這樣搞的。但是,大量發行貨幣,國家赤字反而遽增,同時又造成美元的快速貶值,於是,又激發了所謂的「貨幣戰爭」,尤其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貨幣戰爭。

▲中國安徽淮北市的一家中國工商銀行分行裡,行員正在清收美元,圖攝於2010年5月25日。(圖文/路透)

中國當然很快被捲到金融戰爭裡頭。到目前為止的貨幣戰爭,美國是勝利者,因為其手上掌握一個「大量殺傷性武器」,也就是美元。這是舉世唯一的國家,可以不斷製造貨幣,幾乎沒有限制地發行貨幣,因為,美元在全世界各地都被接受,也是每一個國家儲備的來源。

也因此,美國可以強制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接受他們「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他們也可以要求每個國家的金融都配合美國內部利率、匯率的操作。即使美元貶值,這對美國的出口還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美元的貶值也影響到全世界每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因為,美元一貶,每個國家中央銀行的儲備都會跟著縮減。譬如,中國的中央銀行就因此遭受鉅額損失。

美國要求大家都使用美元,但又批評那些正在使用美元的國家。譬如,歐巴馬每個禮拜都不忘批評中國,因為,美國對於人民幣的匯率非常非常的不爽。但是,人民幣匯率的決定,究竟是要有利於美國人,還是有利於中國人呢?如果答案是人民幣的匯率應該要有利於美國的話,那怎麼能夠叫做「民主」呢?

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必須不斷地被提出來。到底整個貨幣政策是正義的還是不正義的?我不知道你的意見怎麼樣,但對我個人來講,我認為這個國際貨幣的秩序是不公平的,必須要去改變它!因為,這套秩序對於南方國家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就是在這套金融秩序之下,南方國家的財富不斷被迫向北方國家移轉。


本文是法國學者黑彌.艾海哈於2011年10月13日在成功大學的演講紀錄,該講座由成大台文系在「台灣與國際思潮跨界互動」的計畫之下所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