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泰緬邊境系列:跨世代反抗軍 為緬甸民主而戰(上)

2011-10-18 21:05 作者:呂和靜

111

加入書籤:

文■呂和靜 圖■Brennan O'Connor
清晨7點,穿越泰國學校後面的緬甸克倫族(Karen)移工社區,層層堆疊的小茅草屋,路旁皆是攤販,移工們紛紛聚集在早市裡,趕在上工前採買一天的伙食材料。我,趁著學校寒假,坐上加拿大攝影記者Brennan的老舊排檔機車,騎到鎮上背包客棧,與剛從喀什米爾戰區回來的墨西哥攝影記者Narciso會合,一起等待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的克倫人民解放軍(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上校Nerdha Mya。

1小時後,Nerdha開著小卡車緩緩駛來,車上載著幾十包米、油、魚乾等各式補給品和幾位穿著便衣的克倫軍人。這次,我們要跟隨Nerdha跨越邊境,來到緬甸境內克倫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基地。

從美索沿著邊境往南,經過Umpiem難民營不久,抵達山坡上的小村莊後,一行人將所有物資換到兩台牽引機上,開始穿越國界。因為午後的滂沱大雨,路上到處都是泥坑,遇到牽引機陷入坑裡被困住時,大家就光著腳丫子一起推車,直到牽引機可以再度發動。就這樣跌跌撞撞、不斷停頓又出發,翻過無數個山丘,只有兩旁高過人頭的玉米田野,寂靜地陪伴著我們。

經過數小時後,突然在路旁,出現兩位拿著機關槍的克倫軍守衛,親切地向我們打招呼。再往前走,看到了一排竹子圍籬,就這樣進入了緬甸。一直覺得邊境是個實體的劃分,有鐵絲網、有檢察哨、有移民局,但其實「邊境」是一個紙上的政治名詞,對於久遠以前就住在此地的人民而言,是一條不存在的線。

圍籬內的軍事基地,我看見幾十位20幾歲的年輕軍人,也有附近受軍人保護的村民、婦女及小孩。幾間茅草屋就是軍人休息的地方,竹林裡的空地是軍人受訓、演習的地點,有一位克倫族和撣族(Shan)混血的年輕軍人負責我們的安全,大家都喜歡用簡單的英文和我們聊天。在這裡,沒有電也沒有乾淨的飲水,太陽下山時,燃起軍人自製的煤油燈,與上校促膝長談。

專訪解放軍領袖

問:在台灣以及國際媒體上較少報導關於緬甸克倫族的困境,想請您對台灣的讀者大致解釋一下克倫族、克倫民族聯盟以及克倫人民解放軍的歷史背景?

答:我服務於克倫人民解放軍多年,我們現在依然反抗緬甸軍政府,我們為了自由、人權而戰,目標是重建緬甸聯邦制度的民主社會,各民族可以擁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權。現在共約幾千名部隊在克倫區內,大都散布在泰緬邊境,而在緬甸境內的克倫人大約幾百萬左右。我們希望改變緬甸的現狀,因為軍政府壓迫我們已經長達3個世代了。我們從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離開緬甸後,開始反抗緬甸軍政府對各民族的無情壓迫,到現在仍在持續反抗。

問:請您介紹一下自己。

答:我是Bo Mya將軍的兒子,我的父親是組成克倫人民解放軍的成員之一,屬於元老級人物,受到克倫人民的敬重,享年79歲。他帶領克倫人民對抗軍政府超過60年,現在我接下重任,繼續帶領大家。因為克倫人民仍持續被壓迫,我們會持續抵抗,直到達成自由民主的目標。

我從小就跟隨我的父親,他教我應該為身為克倫族感到驕傲,也應該傳承克倫文化,我們要為自由奮戰,為克倫人民挺身而出。我們的部落文化本來就是一個小型民主社會,大家互相幫助,互相照顧,夫妻互相扶持,年輕人尊重長輩,長幼有序,所以我們想要繼續維護傳統文化。

我們的語言和緬甸話完全不同,想法也不同。當我的父親瞭解教育的重要性,我非常幸運的可以到美國留學,當我結束在泰國曼谷的高中學業後,在美國完成大學文憑。1994年回來泰緬邊境,開始和我父親一起奮鬥。在美國,我感受到在民主社會下的自由,不用生活在恐懼之中。如果當時克倫地區已經解放,我會選擇繼續留在美國生活,但是緬甸軍政府依然高壓統治克倫人民,我決定回來。同時,我父親和我也是克倫人民的精神領袖,我必須在這邊和大家一起共進退。

問:可否談一下克倫民族聯盟的目標。

答:我們的終極目標本來是要完全從緬甸獨立出來,成立自己的國家。但是從1988年緬甸學運後,許多逃離軍政府迫害的學生,陸續加入我們的行列,也與我們合作、成立民主聯盟,經過多次協調後,我們的目標改成將緬甸重建聯邦制國家,克倫區域仍保有自己的政治主權。

問:1988緬甸學運失敗後,很多城市的學生跑到邊境克倫區叢林裡尋求協助,請您談一下當時的狀況。

答:我們教他們如何在叢林裡生存,學會生存技巧後,再教他們如何使用武器,並且協助他們成立「全緬學生民主陣線」(All Burma Students Democratic Front, ABSDF),共同對抗緬甸軍隊。當學生們逃亡到叢林時,心中充滿著憤慨的仇很,想要馬上反擊,我們說服他們冷靜,並且提供軍事訓練,否則手無寸鐵的學生們只會白白送命。克倫人民並不仇恨緬甸人,只是反抗毫無人性的軍政府,所以那時我們一起合作對抗極權統治。我們有一致的目標——成立一個民主國家。

問:請您談談最近緬甸各民族的政治對話。

答:我們在會議裡達成共識,各民族團結起來成立民主軍事陣線,如果其中一方遭到緬甸軍政府的攻擊,我們就透過無線電互相聯絡,給予軍事支援。軍政府嘗試利用各種方式分散我們,乾季又即將來臨,我們要做好防備,隨時預防緬甸軍隊的突襲。如果要和緬甸軍政府對談,我們必須要加強全方面的訓練,不然我們又會再被欺騙。漫長的抗爭以及團體的分裂也造成國際社會上的誤解。

另外,軍政府為了開發利益爭取國際支持,製造很多趨向民主的假相;例如去年的緬甸大選,或派出無法做出決定的小官員代表和各民族對談等等,但其實獨裁本質還是沒變,依然殺戮各民族並在各區進行各種資源開發,強迫原住民離開,例如現在有很多的水壩興建計畫,都是用武力或強勢手段逼迫各民族接受。
 (明日續)


克倫軍人帶著補給品從泰國前往緬甸境內的路上。


Nerdha上校(圖右)對克倫人民解放軍隊談話。


克倫軍人在夜晚的休息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