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一堂課程之兩面評價在人間

2011-9-12 21:16 作者:宋竑廣

70

加入書籤:

之前的文章寫過,我認為同學如果上課愉快,自然不需要講話造亂,所以以前當國中風紀股長的時候對同學有個服務,就是不停地說著為什麼要上那一堂課,做課程導讀,盡量讓同學好好地享受、適應上課,後來一直到大學,都還會遇到同一老師評價差很遠的狀況,需要調整才行。

學生跟老師邏輯合得來或合不來,上課狀況自然不同,比方有的老師對選修課的感覺是,既然是次要的選修課,可以鬆一點,有的則認為既然是你自己選的,你就要很投入地上課。曾經有個老師屬於後者,他對「投入」的定義是,你要表現出興趣,例如做思考、問很多問題,而不是做苦功,例如猛抄筆記做作業,於是做苦功的同學就跟他起很大的衝突。或許有點類似電影《三個傻瓜》裡,強記硬背的學生為自己考輸沒這麼做的學生感到扼腕的情形。

曾經大學有個知識豐富的老師M,講述順序不得同學的緣,應該說任何固定下來的東西較不容易精彩迷人。於是我主動點菜、微調上課內容,示範學生可以當個遙遠器,隨意選擇其中內容的旁支與細節請老師講解,將老師的才能徹底發揮出來;這樣增強互動性後,同學參與度大增,不像之前常有人睡覺。後來我還是有遇到其他學生說這老師上得不怎麼樣,我想如果學校有課程導讀服務就好了。

講一個學生評價差距真的天差地遠的極端例子。我大學政治學老師,他教政治就是大家依自己價值觀爭取利益時,很難有一定的道德評價,有人因為禿頭受苦遊說國會補充藥價,當事人當然覺得這是非常正當的,但總之就是從預算大餅中去割出屬於自己的資源,現在想起來,不就跟中研院推生技計劃被批評一樣嗎?

然後他幹了一件我相信大概是政治學課程中最猛最「惡劣」的事情,或許因為他不滿意同學的表現跟他要的方向不同,就問台下同學說,如果你們舉手,以後不用來也可以得到學分,但是今天沒來的就會死當,而結果展現了人性,用血淋淋的利益代價展現投票舉手是件多麼殘酷的事情。可想而知,那一堂課沒來就被死當的學生會非常恨他,這是最誇張的例子。

繞回來同樣老師上課不同評價的話題,我為了報導蕭曉玲老師的事情,翻閱了學校提供給她的「罪證」,還有網路上的不同評價。簡單地說,她的教學用心用力之處是有可被誤解的點(註一),比方說她音樂課樂理教得簡單,因為她覺得那個對普通人不是很受用,但是同學想表演,她會盡力找資源。有的學生可能會覺得這老師功課不多很混,但總之學校針對她給學生的問卷調查,平均有7到8成滿意度。可是法官說問卷裡面還是有人說她不好就是不好(註二),足以讓她解聘加不斷敗訴。

抱歉,我前面寫錯了,蕭老師的例子比政治學的那個還要誇張,是我目前知道,一個老師上課評價不同最誇張、最極端的例子(顯示為迷惑貌)。

註一:快樂腳 談談我的音樂課/蕭曉玲

http://iamhsiao.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4613.html

註二:蕭曉玲民事提告侵害名譽一審敗訴理由

http://iamhsiao.blogspot.com/2011/05/20110514_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