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教育論壇:康局長的辭呈

2011-8-09 23:11 作者:羅德水

217

加入書籤:

■羅德水

據稱是為負起北北基聯測「技術疏失」的政治責任,台北市教育局長康宗虎日前請辭獲准,雖然康本人再三強調必須為聯測疏失負責,但外界咸認康的辭職不過只是棄車保帥,真正該辭的不是別人,正是發動一綱一本與北北基自辦基測的始作俑者──台北市長郝龍斌。

▲台北市教師會2010年6月9日舉辦中山、大同區教育座談會,邀請教育局長康宗虎出席,回應校長遴選辦法等議題。 (圖文/本報資料室)

郝龍斌的責任與應有的態度

持平來說,一件錯誤連連、影響深遠的重大教育決策,若說作為主管的教育局長沒有疏失,其誰能信?然而,要說必須下台負責的竟不是錯誤政策的制定者,其誰能服?郝龍斌在全案所扮演的角色舉世皆知,其所應該負的政治責任、道德責任,也絕不會因為斷尾求生而有一絲絲減少,相反地,其在全案中一意孤行、剛愎自用、前倨後恭、毫無擔當的行徑,也已然為台灣從政者寫下新的定義與典範。不客氣地說,以郝龍斌主導一綱一本、自辦基測之責任,及其一路以來堅持只有技術疏失的態度,其一人對教育所造成的惡劣影響,亦屬空前,短期間之內,恐怕也難有其他政客可以超越。

「這是我從政以來最大風暴。」從此前的「花博爭議」、「新生高弊案」、到荒腔走板的「北北基聯測」,這句話幾乎已成為郝龍斌面對危機時的標準說詞。然而,「北北基聯測」風暴對郝之所以殺傷力更大,在於本案初衷雖在討好選民,結果卻幾乎引起不同政黨屬性選民的共同反感,郝團隊難以政治手法切割,情況之慘烈,即便連國民黨籍議員,也僅剩下少數黨性堅強者嘗試公開為郝辯護,郝自以為嚴峻的「個人政治風暴」說,似乎連同黨同志也沒有多少人在意,這無疑才是郝市長真正的風暴。

情勢再清楚不過,要求教育局長下台負責,既無助減少北北基師生家長的恐慌,更無法解除郝市長個人的政治危機;新任教育局長丁亞雯上台後,仍然必須面對一綱一本與北北基何去何從的根本問題。可能作法不外如下:繼續堅持郝市長的錯誤政策、或僅就技術部分進行微調、或承認錯誤回歸全國一致。問題是,丁局長乃至於台北市教育局上下官員,往後可有自為決策的空間?郝市長當務之急,顯然不是急於站在第一線辯解,而是還給教育行政人員免於恐懼的決策空間,如此,個人聲望與支持度已然墜於谷底的郝市長,或有觸底反彈的可能。

教育行政的責任與應有作為

誠如前述,郝龍斌如若在重大教育政策上繼續下指導棋,其已然定調的政治聲望只怕難以翻轉。不過,這完全不值得我們傷神,就教育本身而言,比較有意義的討論是,教育行政官員究竟從全案記取什麼教訓?應如何面對本案的後續發展?

應該指出,一綱一本與北北基聯測雖由郝龍斌提出,但難謂教育官員即可因此免責,本案之所以值得深入討論,正在於其決策過程,清楚反映出民選縣市長與教育局長之間全然不對稱的關係,說到底,首都教育局長不過只是市長的教育隨扈而已。

本案恰好歷經3位首都教育局長,現任教育部長吳清基、現任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吳清山、甫辭職的資深教育官員康宗虎,以3位教育官員的學養資歷與對教育專業的認識,竟然無力阻擋錯誤教育政策於未成形之前,也沒有能力在執行層面減少技術疏失,甚至在去職時都還必須一肩扛起不該負的政治責任,教育主體性何在?教育專業何在?教育人員的擔當又何在?

唯唯諾諾、亦步亦趨,不該是教育官員的典型,挑戰權威、批判當道,才是值得肯定的教育風骨。在兵荒馬亂的民國初年,猶有無懼北洋政府壓力的北大校長蔡元培,承平時期的台北市竟然沒有敢向市長說不的教育局長,這難道不是教育人員的墮落?難道不是台灣教育真正的危機?

如果教育官員的學歷與專業,僅僅只是用來著書營生的工具,而非作為向上司據理力爭的利器;如果教育官員的堅持與擔當,僅僅只能拿來向基層教育人員立威,而不敢用來反抗民粹,其擔任教育主管的意義何在?所謂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郝市長這樣對待他所任命的教育局長,豈不剛好?

現在的問題顯然落到新任丁亞雯局長肩頭。與前任相較,丁局長的優勢在於,經過實際檢驗,北北基聯測的缺失已經嚴重衝擊續辦的正當性,目前的社會氛圍也給了丁局長力拒民粹的空間,在這樣的態勢下,丁局長如果無法從源頭戳破一綱一本無法減輕壓力的真相,不願意承認自辦基測純屬多此一舉,卻意圖以所謂改進技術缺失,求取社會支持續用一綱一本、支持續辦北北基聯測,實在也枉費她接下挑戰的初心。擺在眼前的選擇實在不多,承認錯誤、停止錯誤,就是最好的善後。

一場錯誤決策,雖帶給師生家長許多痛苦,卻也等於是台灣教育的照妖鏡。必須再次指出,影響力從來不與官位大小成正比,值得讓人懷念的教育官員,也從來不因為其擔任過什麼職務,而是其在面臨非教育的掣肘與壓力時,究竟為教育專業堅持過什麼?丁局長臨危受命,又豈是為了一個善後的定位而來?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北北基測與全國基測5月22日進入第二天,考生在考完社會科後正式結束所有的基測考科,在新北市立海山高級中學應試的北北基測考生開心的離開考場。(圖文/楊萬雲)

訪客 / 2011-08-15 09:23:24
刪除
台北市教師會也沒秉持專業阻擋啊,說別人之餘反省自己一下吧。一綱一本是屬於老師自己的權利、本份,對教育局長來說關係還遠一層。最該檢討的是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