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荷索紀錄片 穿梭偏執與瘋狂

2011-7-28 19:31 作者:本報訊

168

加入書籤:

【本報訊】荷索(Werner Herzog)的電影追尋的是萬物之起源,觀者在其中會發現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跟人們。這些人擁有不可思議的夢想、特殊的才能,或是自身與自然間的矛盾,影像則穿插著對自然事件以及人類生命不可理解的觀察。身為德國「新電影」以及作者電影的重要代表人物,荷索利用實驗的元素,超越傳統紀錄片的藩籬,讓視野跨過「可見的」現實界線,延展到超現實的面向。
台北歌德學院﹝德國文化中心﹞從荷索1966年到2005年的創作中,挑選出24部紀錄片,策劃出「偏執與瘋狂─荷索紀錄片展」,邀請各位一起踏上這場發現之旅。
7/29-8/5
光點台北(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18號)

8/2-14
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需線上報名

8/14-25
新竹市影像博物館(新竹市中正路65號)


影片精選


新創世紀
片長:79分鐘
這是有關宇宙誕生到文明毀棄的一則寓言,影片分為3個章節,內容抽象而開放。起初《創世》,宇宙懸浮在絕對的寂靜中,只有天空與海洋存在。攝影機緩慢搖攝,眼前只有沙丘與雄偉的山岳,偶爾也被文明的景致打斷。第二段《天堂》,導演將眼光放在不同處境裡的人們,隨著講述天堂生命的敘事聲音,如催眠般地喚起觀者眼前的超現實景緻。《黃金時代》則是一個極度衰敗的時代,那裡不再有自然。


蘇弗里耶火山
片長:31分鐘
1976年,科學家注意到瓜德羅普(Guadeloupe)群島的蘇弗里耶火山將要爆發,7萬5千名島民被撤離,但據媒體報導,有一位農夫不願意離開故鄉。荷索於是帶著兩位攝影師一起飛向島嶼,盡其可能地走到最接近爆發邊緣的火山山麓,也訪問了最後3位不肯離去的當地人。荷索也紀錄了該群島中在1902年被火山毀滅的小島,3萬島民一夕滅絕,僅存一名被關在地牢裡的囚犯。


發光的山脈
片長:45分鐘
荷索的極限運動紀錄之一,他跟隨登山專家萊侯‧梅斯納(Reinhold Messner)的足跡,前往攀登8千公尺高的喜馬拉雅山。荷索無亦彰顯高山的雄偉或登山活動的艱辛,他直接探問登山者為什麼要攀爬高山?梅斯納說,就像吸毒者一般,登山是會讓人上癮的。當他們冒險攻頂成功返回時,荷索想知道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冒險家老實跟他說:「不知道。」


太陽牧者
片長:52分鐘
南非烏達比(Wodaabe)部落間信自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民族。在求偶慶典中,身高近2公尺的年輕男子濃妝豔抹,跳舞歌唱以取悅少女,讓他們選出心目中的理想對象。這種沙漠裡的華麗求偶傳統,被不斷擴張的現代文明所威脅,迫使烏達比族人離鄉背井,淪為難民和乞丐。透過荷索的影片,他們想讓世人知道他們的困境,荷索也同意給他們發言權。


失落帝國的迴音
片長:93分鐘
惡名昭彰的中非獨裁者博卡薩(Jean-B?del Bokassa)從1966到1979年,統治中非長達數十年。一位南非記者麥可‧戈德史密斯(Michael Goldsmith)當年試圖報導博卡薩的就職典禮時,被指控為間諜而送進監獄。日後戈德史密斯斯回到中非,走訪獨裁者的私人別墅、動物園與監獄,也訪問許多當事人。透過身邊的屬下、傭僕、律師與親人,透過他的豪奢排場,他的吃人傳言,他喜怒無常的性格,荷索勾勒出這個獨裁者恐怖、瘋狂的一生。


深處的鐘聲
片長:60分鐘
荷索來到西伯利亞,紀錄當地許多信仰虔誠的人,包括薩滿教、驅魔者、通靈者,還有許多相信自己是耶穌的人。佈道者談及宇宙能量,治療師用聖水行神蹟,也有人在薄冰上祈禱著匍匐前行,當地居民吟唱著讚頌自然的歌謠,聲音與曲調都讓人印象深刻。一為居民在教堂鐘樓上用幾個鐘敲出悅耳的天籟。在荷索眼中,這片充滿冰原與森林的大地,本身就以靈氣逼人,宛如神的所在。


小小迪特想要飛
片長:80分鐘
迪特‧登格(Dieter Dengler)是一個德國飛行員,1956年移民美國並加入空軍。他在寮國執行任務時被敵軍擊落並被俘擄。經過多年不堪回首的俘虜生活後,他成功逃脫,在叢林中逃亡,過程驚險,最後總算平安歸來。荷索說:「影片剪好時,剪接師說這是他看過最恐怖的影片,然後他到洗手間吐了10分鐘。但我覺得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後來也得到艾美獎提名。」


白鑽石
片長:87分鐘
《白鑽石》是一趟重返拍攝《天譴》與《陸上行舟》地點的祕境探險之旅,飛船工程師道林頓(Graham Dorrington)12年前曾與好友搭自己研發的氦氣飛船走類似的路線,結果有人不幸失事,此次荷索只得身先士卒,拿著攝影機坐上這艘名為白鑽石的飛船,飛越蓋亞那內陸氣勢磅礡的凱亞特瀑布區,觀察地球上最後一片為被探索的祕境。飛瀑、雨林、鳥群和當地的居民,無一不是視覺上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