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極右波濤襲捲挪威:不滿多元文化 歐洲極右派勢力再現

2011-7-27 23:34 作者:本報訊

121

加入書籤: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

挪威22日先後在奧斯陸及烏托亞島(Utøya)發生爆炸案及槍擊案,據犯下這兩起恐怖攻擊的兇嫌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表示,他的目的是要「警告」執政黨勞工黨(Labour Party),莫再推動多元文化主義政策。

布列維克在長達1,500頁的宣言中表示,若要擊潰伊斯蘭在西歐的殖民,以及避免讓歐洲「伊斯蘭化」(Islamisation),當務之急就是先打擊多元文化主義及文化馬克斯主義,他說:「我們世界裡,展現出最普遍的瘋狂之一,就是多元文化主義。」

穆斯林背負無端罪名

挪威與丹麥、芬蘭、瑞典、法國、英國及荷蘭等歐洲國家相似,反移民政黨在近幾年的選戰中有所斬獲。逐漸崛起的進步黨(Progress Party)在2009年甚至提出一項苛刻的移民法案,要求小孩如果頭戴面紗上學,父母就必須被遞解出境。

在挪威的網路論壇上,極右派團體的貼文也充分顯示社會的內部矛盾。有網友抱怨「未對穆斯林國家來的移民加以限制」,因此攻擊是「可預期的」,「只要整個歐洲不斷冒現沙漠之鼠,恐怖就不會有減少的一天」。

雖然布列維克攻擊的對象是勞工黨,但實際上所要針對的,是挪威的穆斯林社群。因此穆斯林社群深感恐懼,他們與挪威人一樣缺乏安全感。除此之外,穆斯林對於普遍流行的偏見也感到憂心,因為在事件剛發生時,穆斯林被自動地假定為恐怖行動的發起者。

當地幾個穆斯林社群在第一時間跳出來,表達與挪威人站在同一條陣線。挪威伊斯蘭委員會(Islamic Council of Norway)譴責攻擊事件,該委員會的塔依普(Muhammed Tayyib)表示,雖然穆斯林社群是外來移民,但他們也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且支持言論自由,我們(對攻擊事件)的反應與挪威人相同,我們不是局外人」。穆斯林學生協會(Muslim Student Association)的朵斯基(Dleen Dhoski)則表示,目前首要之務是表達對受害者的支持並盡力提供幫助,確保挪威能維持過去的路線。

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發言人胡伯(Ibrahim Hooper)指出,挪威政府很快排除這起事件「與伊斯蘭相關」,而是「瘋子」的所做所為,但這一措辭本身已表露出根深蒂固的偏見。

他表示,儘管布列維克自稱是基本教義派的基督徒,但外界從來不會把基督教與恐怖主義聯想在一起;但只要有一名穆斯林犯下恐怖攻擊,整個伊斯蘭便與恐怖主義畫上等號,彷彿是全體穆斯林所要背負的原罪。

歐洲快速變遷 社會齟齬增加

許多評論者認為,如果只把兇手當成是個人行為差池的瘋子,就無法真正瞭解兇手的殺人動機。布列維克的仇恨行徑,必須放在目前歐洲的政治氛圍下來理解。

穆斯林人數在歐洲持續增加,是促成極右派在歐洲復興的主要因素之一;除此之外,歐洲整合的腳步也導致了極右派的崛起。開放國界及移民增加等問題,已在歐洲內部醞釀危機;北歐極右派政黨不願歐盟提供財政紓困給弱國(如希臘),使得財政歐元區的未來蒙上一層陰影。

德國保守派媒體《世界報》在今年5月就表示:「無論是開放國界或採用共同貨幣,都未能促成國家之間更加緊密;恰恰相反,他們緊握不放的正是對民族特性的堅持。」

歐洲大多數極右派團體都反對《申根協定》奉為圭臬的遷移自由原則,法國及義大利的保守派政黨指控羅曼人因此湧入,導致國內犯罪率上升,所以決定將羅曼人驅逐。

另外有許多年輕人相信,自己境遇不佳與移民造成的排擠效應有關,這些人多半是教育程度較低或貧窮者,特別容易受到極右派的鼓動。

經濟學家埃斯巴蒂(Ali Esbati)表示,對穆斯林產生負面觀感已成為歐洲的共通點,儘管這種負面觀感沒有事實根據及經驗基礎。換句話說,當歐洲的政治經濟發生難題時,穆斯林成了替罪羊。

根據埃斯巴蒂的觀察,反穆斯林的種族主義論調原本只是邊緣聲音,如今已逐漸正常化為公共論述的一部分。

多國抨擊多元文化

最近幾個月,英國首相卡麥隆、德國總理梅克爾及法國總統沙柯吉接連表示多元文化主義的失敗;但批評者認為,政治人物抨擊多元文化主義並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只是讓移民承擔更多的風險,導致原本的弱勢處境更顯脆弱。

倫敦城市大學學者席維斯崔(Sara Silvestri)表示,為了尋找答案我們經常將問題過於簡化,譬如區分溫和派穆斯林及激進派穆斯林,或多元文化主義與同化論的對立等。她認為,政治人物帶頭使用這些區分,反而只會加深對立。

許多人質疑,挪威是否會因為這次事件而改變原本的國際主義路線。挪威總理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在面對這起「全國性的悲劇」時表示:「我們的答案就是要更民主及更開放,以表示我們不會因為這類暴力而退縮。」

瑞典著名推理小說家曼凱爾(Henning Mankell)在《衛報》上表示,我們必須保衛開放社會,而不是任由恐懼擺布,對外關閉大門。否則勝利的一方,將是那些為我們社會注入恐懼的恐怖行動者,曼凱爾引述小羅斯福的話表示:「我們唯一要害怕的正是恐懼本身。」

(綜合整理自外電)

■挪威王儲哈康(Haakon,右)與外交部長史托爾(Jonas Gahr Store,左)於26日前往奧斯陸的世界伊斯蘭傳教清真寺(World Islamic Mission Mosque)。(圖文/路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