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泰緬邊境系列2:大雨的日子(下)

2011-7-27 20:32 作者:呂和靜

107

加入書籤:

■呂和靜
在逃亡前,因為怕連累到自己的家庭,他和妻子離婚,唯一的女兒跟隨太太,現在以電話保持聯絡。2006年,譚奈的姪女在緬甸因為串聯教師組成工會,被判刑11年,2010年假釋後也流亡到美索的翁埤央(Umpiem)難民營,等待機會渺茫的第三國庇護計畫。

到美索後,譚奈和友人成立「緬甸流亡民運人士協會」(Burma Political Prisoners' Union, BPPU),也在各人權組織擔任過講師。2007年緬甸袈裟革命(Burma's Saffron Revolution),許多參與運動的僧侶逃到美索,2008年,譚奈和僧侶友人成立「知識區域」。今年計畫在緬甸曼德勒市(Mandalay),由訓練過的老師開設教育中心。因為在緬甸的電腦與英語課程非常昂貴,所以中心特別提供這兩個課程領域,讓更多的緬甸移工學習。譚奈相信教育可以改變緬甸年輕一代的未來,也相信緬甸的民主會來臨。

雨停了,我們來到了現在。

穿上外套,準備離去。譚奈對著我說:「自由不是隨手可得,有時候必須付出代價去爭取,才能嚐到自由的滋味。我,還有事情要做。」

近年來,歐、美及澳洲、紐西蘭對於世界各地難民前往第三國的庇護計畫,隨著經濟危機,漸漸停止或是減少名額。對於泰緬邊境難民營裡的難民來說,雖然經過漫長的等待,心中還是保有一丁點兒的期望。如果不曾生活在難民營,我們無法了解失去自由的感受。

隔了23年的晚飯

偶然遇到從紐西蘭過來美索探望親戚的明先生(Ming),是在之前家教的緬甸學生家中。單親媽媽麻衣(Maye)說,這是我的舅舅以及阿姨。然後,我才知道,很平常的一頓家族晚餐,居然是隔了23年。明先生同樣參與1988緬甸學運,之後成了全緬學生民主陣線的一員,因為軍中食物不足,來到接近泰國曼谷的邊境,後來進入泰國,幫「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轉發緬甸國內消息到挪威總部。在難民營裡,參與聯合國難民署(The UN Refugee Agency, UNHCR)的庇護計畫,最後於2000年前往第三國紐西蘭展開新生活。

23年後回來美索,與特地從緬甸過來與他重逢的姊姊相聚,兩人之間,除了閒話家常,更多了點沉默,像是要刻意填補這一段分離的日子。明先生和譚奈先生一樣,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們的父母親,就如同緬甸許多流亡的民運人士以及仍在緬甸監獄內的同志,在1988年的那一夜,注定了與家人永遠分離的命運。

連難民的身分也失去

每年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提醒著我們不應該假裝忘記在這世界上的這一群人,以及世界各國應盡的義務責任。目前的局勢,很多國家不再開放難民營,接受持續因為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們,或是因為獨裁政府的壓迫而逃離母國的人。所以他們偷渡到邊境城鎮非法打工,回不去家園,也進不了難民營,沒有了「難民」身分,無法加入國際組織的庇護計畫,就這樣一日日在異地求生存,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流浪者,在你我身邊,最底層的生命吶喊,隨著狂風呼嘯而過,消失不見。

今晚,就讓我們伴著雨聲,沉沉睡去。
(完)


23年後與姊姊重逢的明先生。(圖/呂和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