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勞動的邦查系列31:祖靈呼喚 族人相遇台北城

2011-6-29 20:50 作者:李宜霖

152

加入書籤: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邦查族人在台北勞動求生、在新店溪畔抓魚,遇見原鄉的族人;族人彷彿聽見祖靈的呼喚,使得邦查在陌生的城市中,群聚成部落,不致迷失傳統的方向。

50幾歲的邦查耆老陳金龍,1957年出生於花蓮壽豐鄉, 30歲之前都待在花蓮。溪口部落每年的豐年祭有3天,青年無法回家,吃飯、睡覺都待在會場,接受嚴格的年齡階級訓練。

1980年代,陳金龍在花蓮亞洲水泥廠工作,剛進去幾個月,負責守班巡邏,結果有一天竟發生電纜線爆炸,一連爆5次,火花像是龍砲般沖向天際。他趕緊跑往法國籍技師所住的宿舍,因為只有法國籍技師有變電廠鑰匙。

由於語言不通,陳金龍只好比手劃腳讓技師了解,技師連褲子都沒穿好,就緊急跑到電廠關掉,當晚停廠,損失慘重。由於陳金龍剛好值班,連帶責任被開除,之後就到台北工作。

1980年代陳金龍來到台北,當過保全、模板工人。他在環亞大飯店做木工,工作一年多,由於營造公司倒閉,老闆落跑,沒能拿到薪水。在建築業最興盛的時候,他蓋過新店台北小城、玫瑰中國城、碧潭飯店一系列的建案,以及新竹、台南科學園區廠房、考試院等,一直作到現在,從未止歇。

陳金龍曾帶著60幾個泰國勞工一起做事, 打造台灣大學舟山路上的生命科學館。在打造英業達集團迎賓館時,老闆只告訴工人們範圍多大,大概怎麼作;老闆不滿意,會直接打掉。工人們沒有圖,靠著經驗施工。

陳金龍曾待在台南新市科學園區,工人們在半年內做了5大廠房,因為工廠機器已運到高雄港,一台機器高達幾百萬,不能長期放在港口倉庫;如果不快趕工,資方利潤會損失。在營造公司的指揮下,工人在南部的豔陽下,汗流浹背;在傾盆大雨中,照常工作,連安全帽內襯,都滲水溼透。

待在在南崁貨櫃廠房期間,工地突然出事,工人被水泥夾死,陳金龍說:「人的生命一聲嘩就沒有了!」工人們時常要待在高聳的應架上工作,風險與天際一般高,陳金龍常常遭遇工人失足掉落的情況,他說:「木柵路掉一個、遠雄掉一個、南京東路也掉一個!」

陳金龍印象最深刻的是工人們待在地下室吃飯,突然刷的一聲,女工從15樓掉落下來,身軀滑在工人面前。當時陳金龍拿著筷子,手開始發抖,原本吃飯正聊天的工人,全部啞口無言,震顫地不知下一句話該接什麼,腿整個軟掉,走路都失去力量。

營造公司對工安的理解跟工人的想法不盡相同,陳金龍說,他在台南工地曾遇到鷹架倒塌,但外勞繫上安全帶,卻無法逃脫;如果沒有掛安全帶,還可跳離,他質疑所謂「安全帶」真的安全嗎?

由於陳金龍常常當泰勞領班,看圖教他們施做,陳金龍也學會聽泰國話,學習吃泰國酸辣食物,泰勞看著他吃著涼拌木瓜,就笑著叫他「泰勞班長」。有一次,一群泰勞在便利商店櫃台前七嘴八舌,他一經過就告訴店員說:「小姐,他們是問多少錢。」陳金龍與泰勞相處融洽,有一分互助的情感。

祖靈召喚的相遇

1980年代,陳金龍工作之餘,會在新店溪畔抓魚,他從秀朗橋一路撒網直到碧潭。有一天,他中途走到溪洲部落,口袋裡的鹽巴掉了,於是撥蘆葦草找路,從草叢裡的縫隙間望見農人除草,在河畔種植花生。陳金龍向前詢問有無鹽巴,兩人就互相對望,陳金龍就猜想是否原住民,一問之下,果然都是花蓮的邦查原住民。

農人是溪洲部落耆老張英雄,他給了陳金龍半包的鹽巴。這一段奇遇,讓陳金龍開始進入溪洲部落,他下班後工作很累,跟著族人聚在一起烤火,族人會問候「吃飯了沒」, 讓他感受到原鄉的溫暖,也認張英雄為乾爹。

陳金龍開始參與溪洲部落豐年祭(ilisin)至今,也曾擔任過青年會長6年,籌劃採竹子、聯絡、歌舞訓練等相關活動。青年會長已經交接,陳金龍說,每個青年會長帶法不同,交給年輕一輩,比較貼近青年想法。

陳金龍說,邦查的文化,隨著族人在台北各自工作,分佈在各地,全部分散掉了。雖然溪洲部落沒有真正溪口的歌舞,大部分是光復、觀音的舞,而且老人一個個離開,但邦查族人集體聚在一起,就跟原鄉部落一樣,陳金龍說:「這是我的村莊,我的心在這裡!」


陳金龍的孫女是他最珍愛的寶貝,每年他會帶著孫女參與邦查的豐年祭。(圖/溪洲部落 文/李宜霖)


邦查前輩陳金龍已經把溪洲視為跟原鄉一樣的部落,成為認同文化的所在地。(圖文/李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