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扛起公民責任 共阻教育海嘯

2011-6-19 22:43 作者:蕭曉玲

99

加入書籤:


■蕭曉玲

自2007年狀告郝龍斌一綱一本違法被惡性解聘開始,我展開一場民告官、不容易贏的司法長征。偶爾,當旁聽民眾見到部份法官語帶輕佻的時候,才體認到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不滿法官素質而怒辭的心情。握有權力的人出問題時,你會希望權力下放,然而,我認為,如果台灣有陪審團制度,情況可能有所不同。

一綱一本漠視多元

集權化的一綱一本也是,在學校服務的經驗告訴我,一綱多本給了老師多元的選書權,我相信權力的下放與分治,可讓第一線教學老師得到較多調整空間。一綱一本弊害的第一點,便是剝奪教師專業選書權,壓縮教育選擇。當年強推此政策的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晉升中央教育部長後依然故我,近日又推「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必選,遭全國教師會抗議決策武斷,「使教育多元選修之理想消失」。

隨著一綱一本的大者恆大,零和遊戲下的教科書市場,原來的多元版本將逐一消失。而我們會失去什麼呢?前陣子我參加十二年國教論壇,聽到吳忠泰老師提到,曾有一版地理教科書符合合科教學理念,介紹中國疆域時,不用死板的東西南北範圍標記,不是北至黑龍江呼瑪璦琿云云就結束,而是結合歷史演變,以「草原民族與農耕民族的勢力消長」來讓學生理解。像這樣活化教學的教科書版本,需要時間讓社會慢慢認識,然而在一綱一本的政策之下卻不易存活。

課程內容窄化

教科書市場趨於一元,受影響的不只是教學方式,還有很嚴肅的歷史大義。當年北市強推一綱一本之際,恰好南一版的教科書加重台灣史的比重受批評,不需爭執是否「去中國化」,或斷定孰是孰非,只要市場上存在不同版本,老師或學生自有選擇。以敏感的日本二戰問題來說,當日本出現右傾的教科書版本時,就會受到國際媒體注意,也就是說,選擇什麼版本、什麼樣的歷史詮釋,要受社會公斷。

對照現在「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列為必選的教育政策,同樣呈現一元傾向。以前檢討「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批評者多要求改正獨尊儒家的內容,希望儒道法墨皆採用,但教育部仍「以四書為主」,抹煞教育生機到了極致,是一元中的一元。我不願見到教育首長的考量,是以政治而非教育為本位,讓百年樹人的教育政策不時被狂風撕扯,然而事實卻歷歷在目。

回過頭看當年被解聘時,校長曾美蕙、北市國中學生家長會聯合會會長許永佳、教育局長吳清基等,都否認此事有政治因素,我還因此慘遭文革式的對待,許永佳不實指控的新聞稿(證據見「我是蕭曉玲」部落格),出現在許多同事桌上,記者查到家長會的人讓學生拿白布條對我抗議,荒謬的是,就在前北市副局長林騰蛟在轉任新北市教育局長之後,換了主子就換了腦袋,在今年4月對記者坦承──當時有「政治考量」。

當心教育集權化

一綱多本的骨牌倒下後,北北基聯測、十二年國教讓明星高中單獨招生、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列為必選等集權式教育政策紛紛出籠,一發不可收拾。在失去教師專業自主、均質的教育資源分配、多元的教學空間之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被上層搶去的權力奪回,思考如何實踐身為社會公民的責任。

每一項被下放的權力,都意味著需要更多負責任的公民去實踐。日本轉向陪審團制時,許多人都恐懼擔任陪審員;要達成一綱多本的美意,需要老師認真比較各教科書版本;要跟專擅的教育主管機關對抗,還需要家長乃至於社會大眾的關心。如果教育擺脫不了政治,我們只能積極參與各項公共事務,在各環節讓制度走向正軌,否則,樣樣影響你我生活的不當施政,欺壓人不手軟,即將排山倒海而來。(前北市中山國中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