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夜光媽媽 雙語教育台灣子

2011-5-18 22:45 作者:白宜君

197

加入書籤:

【記者白宜君屏東報導】「阿珍,我兒子還沒有娶老婆,妳幫我找一個,便宜一點的啊。」好好婦女發展協會專員、印尼外配朱雲珍啼笑皆非地說出鄰居最常要求她「順便」敦親睦鄰;朱雲珍會用超溜的台語回嘴:「阿嬸啊,妳是要我去市場幫妳買魚嗎?幾斤?」另一位專員越南外配胡清嫻接話:「一開始就是這個心態,接下來就不用說了。」

夜光天使 越南媽媽來守護

華燈初上,來台6年的胡清嫻帶著大包小包穿梭在巷弄中;街道旁,屏東育英國小座落夜色中,多數孩子早已放學回家。胡清嫻往2樓走,一片黑燈瞎火中,樓梯間旁的教室是唯一有燈光的空間。

這天是「育英國小100年度大陸及外籍配偶子女教育輔導活動—母語傳承課程」夜光天使班的第一堂越文課,說好7點的課程,已經7點15分了卻還空無一人。胡清嫻沒有太擔心──又不是第一次站在講台上等學生。再過5分鐘,只聽腳步聲雜沓而至,10幾個大大小小的孩子神色不豫閃進教室:「借過!借過!我們要打掃。」

帶領孩子 學習媽媽的國字

輔導老師隨後跟上與胡清嫻說,這些夜光天使班的孩子多半出身弱勢家庭:隔代教養、單親家庭、或是外籍媽媽。經濟能力與社會地位雙重弱勢,孩子放學後,家庭沒能備足妥善教養的空間,所以將孩子繼續留在學校。雖然總有老師留下陪伴,但因為不一定是自己班上的學生,老師對每個孩子的掌握度不一;並且,年齡層散佈各年級,孩子也不像同學那麼熟悉,疏離與自衛,讓年紀小小的孩子每個都看來太早熟。


▲胡清嫻帶小孩唸出越南字母,孩子在帶領下被收服了調皮,學著新語言、開啟另個視野。(圖文/白宜君)


拿出教材,「今天我們來學越南字!」胡清嫻大聲地對孩子說。現在的小學生看得懂A、B、C、D不稀奇,但讓孩子跟著知道長得是英文的單字換做越語發音後,是完全不同的念法;居然還會有像是中文的不同音調,卻長出法文的樣子,認識34個的越南字母,彷彿跳進了另一個世界。

一對小姊弟坐在最前排,瘦削文靜的小姊姊把越南單字一個個仔細抄寫下來,跟著老師吃力學著台灣沒用過的一些發音方法。雖然跟小一歲的弟弟看來差不多身材,但從兩姊弟一模一樣的廉價手錶與沈默的氣質,很容易判斷這是一家人。老師說,兩姊弟的媽媽很早就離家,現在是阿公阿嬤帶,他們的媽媽是哪裡人不確定,但很可能是越南籍母親。


小姊姊瘦弱的身軀,一筆一劃寫字母,越南文,一點都不難學。(圖文/白宜君)


胡清嫻每個字都一個一個聽著孩子發音、糾正,2個小時裡,為了讓孩子把課程聽進去,耐心地重複教材,握著手把字寫好。在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擔任專員的她,不但在外開班授課,教越文、宣導多元文化,也輔導許多越南外配個案在台灣的情緒。不論是大人、老人、小孩,氣質溫婉的她總能好好傾聽照料,很快得到信任。胡清嫻說:「我已經認識『好好』很久了,但我覺得我的學歷不夠,想到她們要做很多事就害怕,後來幾次跟他們一起出去外面工作,越來越不害怕,也越來越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冷漠與鄙視 壓抑多語能力

今年才跟丈夫、孩子一同回越南拍婚紗照的胡清嫻在協會裡總被同事笑說是「貴婦」,因為「公公婆婆對我很好啊!」胡清嫻說:「來到台灣一開始,公公婆婆就告訴我,我一個人從大老遠過來,他們要把我當女兒看,讓我一切安心。」吐一吐舌頭,胡清嫻繼續說:「仔細想想,在家我好像沒有用手洗過衣服耶,而且左右鄰居也都好友善。」

胡清嫻也說自己過得「比較好」,是新移民之中的少數;知所感恩的個性讓她與公婆相處真如親人,一旦出了門,碰到公部門的鄙視卻屢見不鮮。「我去醫院看病,他們拿病例表給我填,但他們完全不問我看不看得懂,也以為我聽不懂,就直接叫我婆婆寫。」胡清嫻說到這件事,聲音不禁提高了,在外工作多時,怎麼就輕易被台灣視為文盲呢?無獨有偶,協會裡的印尼外配謝莉莉帶著3個女兒去衛生所打針時,護理人員也語帶不屑的勸導:「千萬不要教小朋友講印尼話啊。」

教育下一代 尊重多元文化 

陪著新移民、移工在生活中爭取權益的好好婦女協會主任蔡順柔,訓練起工作人員,要她們每一個都要留著母語、懂得中文、再多一個台語,讓她們居家的溝通更順暢。蔡順柔既溫柔又「殘忍」地說:「我的姊妹每天都有寫不完的功課,大家要輪流做紀錄,每個人都要聽得懂,因為她們每一個都要出去幫助別人。」

不論在台灣受到的待遇公不公平,好好婦女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不公平的待遇哪裡都有可能存在,但是只有自己站出來捍衛自己、照顧離鄉無依的友伴心情、教育好自己的下一代,讓他們從小尊重多元文化,秉持同理心相互對待彼此,不分國籍,才是深植「好好」台灣的地基。

蔡順柔總讓所有外配的孩子沒事就滿辦公室亂跑,不管是台灣之子,還是「新」台灣之子,小鬼頭從小吵架就浸淫在各國語言中,平等成長。蔡順柔瀟灑的說:「小孩,不是從小就要學會自重、尊重、與分享嗎?」偏鄉的「弱勢」環境,正好是孩子學會包容與多元的起點。


TAG: 印尼 天使 教育台 越南 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