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勞動的邦查系列22:記憶邦查之歌 重返部落家園

2011-5-18 21:24 作者:李宜霖

90

加入書籤: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邦查(Pangcah)族人回憶故鄉的田園、海洋、祭典,無論身處何處,傳統是永遠的部落記憶。

邦查族人羅泊(張志誠)1968年出生於台東長濱鄉樟原部落(Koladot),長輩會划竹筏出海抓魚,或游泳放魚鉤抓魚。羅泊小時候也會去海邊抓魚,推著滿滿的魚苗去販賣。他會躺在岸上,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音,在海邊呼呼大睡。

以前蓋房子時,部落都會互相幫忙,用人工拌水泥、單輪車載水泥。羅泊小時候一邊看著父親蓋房子,一邊在旁遊玩。

部落割稻時也會互相幫忙,今天幾人來家中割稻,改天還工,幫忙族人們割稻。割完的稻米有的自食,有的賣給農會;但隨著農業機械化,加上需要維持生活,必須要用勞力換取金錢,換工制度在羅泊國小3年級時就消失了。

老人家為了供小孩唸書,跟漢人高利貸借款;割稻收穫的米,全部拿來繳利息。族人辛苦開墾的土地,因為不識字亂蓋章,被漢人騙取佔有,用來種水果、蓋房子。

族人們種植稻穀、香茅等農作,但還是難以生存。國小1年級時,羅泊的父親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做木工,出國賺錢寄回家鄉,拚命供小孩唸書。羅泊說,父親總共去了6年,每1、2年回來一次;回來沒有多久,又再度出國。分隔兩地,長久無法返家,父親會錄母語錄音帶,寄回給老婆聽;家人能聽到聲音,都很高興。當父親返鄉,家人會殺豬請客,部落親戚朋友都會到家裡,歡喜地迎接他回來。

受到教會系統影響,樟原部落分天主教跟基督教不同派系,教會聖經使用邦查語言,用羅馬拼音寫成,傳教也使用邦查語言。以前豐年祭剛開始是勢力較大的天主教徒舉辦,基督長老教會信徒不能參加,只能在旁邊看。有的爺爺、奶奶是天主教,父母親是基督教,孩子無所適從。後來部落才改變,不分派系,大家一起參與豐年祭。

以前部落有青年聚會所,女人、小孩不能進入,青年會長每天大聲發號命令「年輕人,全部出來」,青年必須全到齊,由前輩教導、訓練;但隨著青年北上求生,會所制度消失,只剩下豐年祭期間的青年訓練。

無法遺忘的祭典記憶

豐年祭長達一週,青年訓練很嚴格,羅泊說,不聽話會被用草鞭責打,屁股都會發麻;也會被罰蹲踞,用豬油塞嘴巴。

豐年祭時婦女去山上採野菜、藤心等,青年去海邊潛水採海膽、抓魚,採集回來的食物供給全部落食用,長幼有序分食。殺豬完的豬舌部分必須切好,分給老人家吃,豬的其他部分再分食。

父親拉著牛耕田,他在旁邊抓青蛙,晚上回家煮食。羅泊的父母、爺爺、奶奶平常下田、聊天都會唱邦查的歌。羅泊跟奶奶一同睡覺時,感受到親人溫暖的香味,奶奶也會唱搖籃曲哄他睡覺。

在台北工作無法回鄉下過豐年祭,族人就組成長濱同鄉會,在台北辦豐年祭。

為了生存北上的羅泊斷斷續續哼著搖籃曲,待在都市的角落裡,很難得聽老人家吟唱;但只要有人哼出旋律,他馬上會想起童年的歌曲,想起遠方的部落。


邦查族人羅泊(右二)是台北溪洲部落青年會長,繼續帶領青年們承接邦查文化。(圖/溪洲部落 文/李宜霖)


邦查族人羅泊從未遺忘部落文化,他持續在台北溪洲部落傳承邦查傳統。(圖/溪洲部落 文/李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