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戴頭巾上課去 土耳其大學終結禁令

2011-1-06 23:11 作者:謝雯伃

145

加入書籤: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每天早晨,雅思敏(Yasemin Derbaz)出門前會戴上頭巾,外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穆斯林。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土耳其境內還有數百萬名女子都做同樣的事。全土耳其約有60%女性有戴頭巾的習慣。幾乎所有大學開始拋棄官方禁止女性在校園佩戴頭巾的禁令。

禁令終結於2010年 9月,土耳其政府發表一份聲明,表示土國政府支持任何因為包住頭髮而被驅逐或懲戒的學生。

伊斯蘭頭巾是區分身分的象徵,讓女性無法找到工作或接受教育。女性是否可在上述場合佩戴頭巾,2年前甚至差點讓當時的土耳其政府垮台。

現在,雅思敏可以不必戴著大帽子或假髮到她所就讀的伊爾迪茲科技大學(Yildiz Technical University)上課。

校園禁令無正式規定

其實,土耳其並無正式法律禁止學生在大學中佩戴頭巾。這項大學中行之有年的不成文禁令不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所設下,雖然他並不鼓勵女性包住頭髮,也曾通過法律禁止男性穿著傳統鄂圖曼服飾。

規定大學和公務人員不准戴頭巾的禁令可追溯至1980年代,那個時候,左派團體被壓制,伊斯蘭黨派在選舉中取得土耳其選民強力支持,激起了擁護世俗的軍隊的反應。大學內禁戴頭巾只有在1998年軍隊強迫公開支持伊斯蘭基本教義的總理退位後,才正式實施。而1980年代後,越來越多受過教育的婦女開始佩戴頭巾。

公家機構強勢執行

因為這個原因,軍方建築只有在戴頭巾的女性將緊緊固定穆斯林頭巾的別針取下時,才允許她們進入。在這些軍方建築的接待處,都設有寄放頭巾別針的服務。

總理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的妻子艾米妮.艾爾段(Emine Erdogan)2007年時曾因拒絕取下頭巾上的別針,而被擋在軍方醫院外。

艾爾段2008年時曾試著透過憲法修正案,保障全民受教育的權利,藉此廢除大學中禁戴頭巾的禁令。該修正案在土耳其國會中通過,但卻在憲法法庭中遭否決。

不過,艾爾段政府挾著2010年9月憲法公投的氣勢,加上在教育委員會中順從政府意見的官員變多,悄悄終止了這項禁令。

反對派拒絕宗教至上

土耳其主要的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過去是大學頭巾禁令的強力支持者,希望能與政府協商頭巾禁令的結束方案,卻被剝奪了機會。然而,CHP誓言要維持公務員禁戴頭巾的禁令。

「我們之所以不允許頭巾出現在公部門或學校,是因為頭巾是宗教的象徵。國家應該對於種族、宗教或每一件事都持中立態度。」CHP副秘書長何賽特(Hursit Gunes)表示。

學術界有些人對於在校園中恢復可戴頭巾一事感到害怕。「大學應該要是能讓科學還有科學想法自由討論的地方。」伊爾迪茲科技大學生物學教授尼茲漢(Nezhun Goren)表示。「宗教信仰不能被討論。你要不接受它,要不就拒絕它。」

許多世俗化的土耳其人拒絕頭巾可能是因為內在深處憂慮——世俗化土耳其人相信,頭巾象徵著佩戴者嚴格信奉伊斯蘭教義,這可能會推翻由嚴格世俗化體制所撐起的現代化土耳其社會。

戴頭巾婦女受歧視

佩戴頭巾的婦女則表示,她們才是弱勢者。法塔瑪(Fatma Benli)是一名專精於為女性辯護的資深律師。然而她的頭巾使得她無法踏進法庭,必須指派代理人進行辯論。「過去12年來,我每日辛勤工作,我有國際法的專業,應該收入豐厚才對。」她說:「我卻還得仰賴父母親支持經營我的辦公室。」

本身並未佩戴頭巾的貝爾肯大學(Bilkent University)大學社會學家戴里克(Dilek Cindoglu)日前完成一項研究顯示,戴頭巾婦女在公領域所受到的限制已漸漸擴散到了私人機構。「一旦她們進入職場,在升遷和薪資上都遭歧視;公司需要人力縮編時,她們常是名單上一員。」

▲土耳其模特兒於2010年4月11日在伊斯坦堡舉辦的伊斯蘭時裝展中呈現伊斯蘭教的獨特服飾。(圖文/路透)

TAG: 土耳其 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