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ECFA的背後:貿易自由化 中小企業受重創

2011-1-06 22:48 作者:新國際編輯部

79

加入書籤:

■蘇偉碩

兩岸於去年6月簽署經濟合作架構(框架)協議(簡稱ECFA),這項協議於2011年元月正式啟動。

對「不公平競爭行為」的憤慨

然而,ECFA從倡議到洽簽,引發不少爭議。在台灣方面,主要的疑慮在於是否改變兩岸政治關係的現狀(即所謂「矮化主權」或「促使兩岸統一」),是否惡化台灣的失業問題,以及是否使得台灣的農業與中小型內需產業(即所謂傳統產業)受到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的另一波重大衝擊。本文限於篇幅,將側重於分析在台灣加入WTO前後中小型內需產業受到的衝擊及其社會效應,並進而探討這些產業業主對於ECFA的疑慮與期待。

■傳統產業業者與農民2009年12月10日前往立法院請願,反對沒有配套措施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提出停止單向宣傳、暫停ECFA協商等訴求。(圖文/中央社)

台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於世界冷戰局勢的形成,成為一個有別於中國大陸與日本海外殖民地而個別發展的經濟體。在舉世著稱的「台灣奇蹟」中,經濟學者咸認,伴隨土地改革與獎勵加工出口政策而生的眾多活力充沛中小企業,是「台灣奇蹟」的基礎與先鋒。

台灣之所以在國民生產毛額(GDP)急速成長與國民所得平均分配的兩難中,取得令人欽羨的成就,也正是社會經濟發展的主力是以勞力密集為優勢的中小型企業。「黑手變頭家」一詞表達了同時兼顧實現經濟富裕與社會均衡發展的驕傲。

然而,這樣的驕傲很快就褪色了。急速積累的美元外匯存底引發與美國的貿易爭端,結果是以新台幣升值、大量採購,以及開放美國農產品進口來緩和彼此間的矛盾。影響所及,台灣農村因此失去來自國際農產品市場的源頭活水而長期等待「再生」,原本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的勞力密集型產業,也將生產線移往尚未累積大量貿易順差的中國大陸或東南亞地區,使得台灣爆發以關廠抗爭為主的勞工運動。至於殘留在台灣的中小型企業,則以仍具技術優勢的外銷商品生產與管制或禁止從中國大陸進口的內需民生消費產品的生產為主。至於外移產業所「釋放」的勞動力,部分轉業到新興的服務業,部分則成為長期失業人口。

2002年,台灣加入WTO。之後,政府以實現對WTO會員承諾為理由,大幅度調降包括中國大陸進口貨品在內的進口關稅,並陸續開放原本禁止進口的農產品。然而,由於台灣政府並未落實在加入WTO的談判過程中對於本土業者的承諾,使得進口商品在進入台灣市場後,經常以不實的方式魚目混珠為「台灣製造」的商品,詐欺消費者,使得真正在台灣生產製造的中小型內需產業業主對這些8成以上來自中國大陸生產的商品的「不公平競爭行為」極為憤慨,而不敵這些廉價商品的傾銷而倒閉的工廠失業員工,自然對於「中國製造」或「MADE IN CHINA」沒有好印象。根據台灣中小型內需產業業主的瞭解,由於兩岸海關沒有正式的合作以及存在部分海關官員「腐化」的問題,來自中國大陸的商品經常有低報通關價格等「詐欺海關」的行為,使得原本的不公平競爭更為惡化。

兩岸經貿不該犧牲中小企業

因此,在兩岸洽簽ECFA之聲傳出,這些業主自然是第一個表達疑慮與反對的意見。根據經濟部工業局的調查,如果兩岸實現貨品貿易的自由化,會受到嚴重與顯著衝擊的行業有包含毛巾、寢具、製鞋、織襪、內衣、毛衣、泳裝、家電、石材等12個產業,今年又新增中藥、印刷、木材等產業後約有近20個產業。

然而,這些產業是根本上反對兩岸洽簽ECFA嗎?還是他們對於台灣政府所提出的因應措施缺乏信心?根據瞭解,屬於後者的比例為主。

綜合這些業者們的意見,主要的可以歸納為下列幾點:

一、擔心兩岸簽署ECFA之後,中國大陸的產品全面開放零關稅進口,台灣內需市場將全數被中國大陸生產商品佔領,造成工廠倒閉,員工失業:由於台灣經貿官員迄今都僅以「爭取」不列入早期收穫清單、延長緩衝期、最後才降稅等不確定的承諾,或涉及「談判機密」不能公開為由拒絕透露政府對相關產業的政策態度,業者非常擔心即使不列入早期收穫清單也必須在10年內(甚至更早)將進口關稅降到零,到時候仍難避免關廠倒閉的結局,業主根本無法做長期經營的打算,也無法規劃技術升級。

二、政府對於輔導中小型內需產業缺乏積極性:台灣內需產業多為中小企業,在租稅優惠與產業輔導方面向來不受政府相關機關重視,如今因為ECFA的民意支持度節節下降,主管機關才提出一些原則性的輔導方案,卻沒有立即採取積極性的作為。業者大多擔心這只是為了提高民意支持或化解反對意見的暫時性作為,恐怕一旦ECFA簽署後政府機關消極以對,業者根本求告無門。

三、在加入WTO後,政府放任中國大陸商品擾亂內需市場,業者反應多年,問題依舊惡化:這是最關鍵的問題之一,因為當年經貿部門逐一與產業公會徵詢是否同意開放中國貨品進口時,同意開放之產業均有一前提,即中國大陸商品應誠實標示產地為「中國」或「中國大陸」。然開放後,大量中國大陸商品進口後均偽冒為「台灣製造」商品,以毛巾與被單、棉被為例,在開放第二年,原本占有內需市場九成的本地業者市占率陡降為三成或更低,而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卻占有六成到近八成的台灣內需市場,但在市場上卻很少見標示為「中國製造」的同類商品。因此,台灣業者對於僅存不到三成的內需市場自然是「如履薄冰」,深怕一向以「退讓」聞名的經貿談判官員,在洽簽ECFA過程中,把他們僅存的生機給斷送了。

兩岸經貿合作在大體上是互利的,但這並不能解決台灣中小型內需產業業主與其員工對於破產與失業的疑慮。然而,對比於大陸各省如火如荼舉辦各種「台灣名品展」、「台灣精品展」的盛況空前,台灣這些內需產業並不根本與必然反對兩岸簽署ECFA。除非,兩岸經濟合作竟然是以他們的破產與失業為獻祭。

這不可思議的結果,應該是可以而且應當避免。甚至,應該要讓ECFA可以為台灣的這些產業與員工開創一個新的發展契機。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同時也是台灣民生產業大聯盟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