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科學中的偽客觀及宰制:《猿猴、賽柏格和女人》

2010-12-23 22:19 作者:Fran T.Y. Wu

126

加入書籤:

科學中的偽客觀及宰制:《猿猴、賽柏格和女人》


文/Fran T.Y. Wu




書名:猿猴、賽柏格和女人(Simians, Cyborgs, 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

作者:唐娜.哈洛威(Donna J. Haraway)

譯者:張君玫

出版:群學 2010 / 11


台灣近幾年在一些學者努力推動「科技與社會研究」(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簡稱 STS)的情況之下,對於科技/科學與社會文化之間的知識建構、權力支配及倫理關係的討論漸多,特別以女性主義的觀點探討性別與科技之間的關係又更受到重視,例如前幾年翻譯出版的《科技渴望性別》即是中文世界重要的讀本。


哈洛威(Donna J. Haraway)的《猿猴、賽柏格和女人》亦可相當程度地放在如上脈絡中理解。儘管,這本論文集涵蓋的主要是哈洛威相當早期(從一九七八到一九八九年間)的研究,然而,就哈洛威所橫跨的領域之廣(涵蓋生物學、社會學、文學、哲學與性別研究)及其試圖與女性主義議題相連接的縱深之深,譯者張君玫教授對哈洛威的研究的熟捻及其相當詳盡清楚的譯註與導言,在在令《猿猴、賽柏格和女人》具有可讀性。不過,受限於個人的淺薄及篇幅,我在這裡僅只打算處理科學知識中的偽客觀性及宰制的問題。


作為一名科學史學家,哈洛威很清楚科學未必真如其所宣稱的具有絕對的客觀性,代之,科學知識背後所預設的意識形態其實和我們的文化息息相關,甚至涉及到知識與權力、支配、宰制的鬥爭,也因此歷史上才會有那麼多助長偏見與歧視的「壞科學」。她就指出:「我們不應該假裝科學只是發現,從而樹立起客觀性的物神,也不應該主張科學只是發明,僅依憑粗糙的唯心論。」換言之,哈洛威所抱持的是建構論的立場,她主張「我們學習並創造了自然和我們自己……正是科學建構了『自然』這個範疇,並賦予相關定義在科技中的力量。……透過建構出自然這個範疇,自然科學也對於歷史和自我的形成強加了許多限制。所以,科學所涉及的乃是關於我們過怎麼樣的生活的更大鬥爭。」


確然,哈洛威這樣的論點和法蘭克福學派對科技宰制的批判具有一定程度的理論親緣性,特別在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上,身為社會主義的女性主義者,哈洛威也很大程度地分享了左派、甚至後現代主義的資源。但不同於馬庫色(Herbert Marcuse)等人的美學解放轉向,哈洛威更關注在語言的問題,並且因為她意識到語言的文法結構其實與文化、意識形態,因而與偏見、歧視等支配關係的關聯緊密,一旦棄守就會從權力鬥爭的場域中敗陣下來,也因此她並沒有從(極端的)建構論中退卻到註定會失去政治動能的相對主義立場。


亦即,或可以說,哈洛威所嘗試在做的是奪取詮釋權,並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而極力避免墮入虛無的烏托邦,就此,莫怪乎她對幾位後現代主義的哲學家並無太好評價。然則,賽柏格(cyborg)--既是一混種科技、有機體與文本性的合成物,也是文本、機器、身體和隱喻--是否會是具有政治動能的烏托邦,亦令人懷疑。


最後,或可一提的是,哈洛威身為社會主義的女性主義者,她對現代科學/科技中所隱含的資本主義父權意識形態自然也多所批判,甚至對威爾森(E.O. Wilson)等人提出的社會生物學及其所建構出來的人性論更是語多保留。簡單地說,現代科技/科學總是宣稱客觀,卻忽略研究者本身的意識形態偏見和立場會影響研究的假設/預設,甚至研究方法,或整個問題意識,這點其實不只常產生性別盲的問題,也和研究者的權力、位置大有關係,就此,所有研究者都應放在心上自我警惕。

TAG: 世界 女性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