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新社會:社會主義民主與社會的民

2010-12-02 22:50 作者:李佳徽

155

加入書籤:

■李佳徽

文字獄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是。儘管其最科學的發展觀宣稱所謂「以人為本」的無謂定義,貌似只有漏接「民幣」二字在第二字之後的問題,但真相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早已領先國幣匯率,率先落實「自由浮動」,經年有餘。究其體現,俯拾可見──三頭鹿產牛奶粉=兩年半;麻婆四川豆腐渣=五年整;臨摹哈維爾簽章=十一年附炸彈獎。而這行為不同,「罪名」相通的結果,自是意味,法院量刑非關法源,而是人員──此其「本」者,主義特色。

▲過往民主所以「你民我主」,自是利於民主參與(從而利於社會主義)的「社會人」僅見少數人格群體(公民),滯於「生活人」階段則屬尋常人格典型──民主缺乏廣泛參與,君主輩出獨斷專行。圖為一名摩托車騎士於2009年2月14日行經卡拉卡斯的一處壁畫,上頭寫著「種植社會主義」。委內瑞拉於2月15日舉行公投,取消總統2年任期的限制,這使得查維斯只要贏得選舉,就可繼續在位掌權下去。(圖文/路透)

社會的民主主義,民主的社會主義

此間特色,咸非初衷。1949年首屆新政協《共同綱領》曾明文謄寫:「保護報導真實新聞的自由」、「發展人民出版事業」,恰似呼應八百里外的四年前,毛主席在中共七大政治報告《論聯合政府》對南京蔣政權的應然見解:「取消一切鎮壓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思想、信仰和身體等項自由的反動法令,使人民獲得充分的自由權利」──反求諸己,猶見墨跡:

我們應當把民主國先進的好例,作為我們實現民主的榜樣。

──《新華日報》1944年4月19日

中國是有缺陷,而且是很大的缺陷,就是缺乏民主。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毛澤東1944年6月12日答中外記者問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污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

──《劉少奇選集(上卷)》頁172

質言之,揭發彼者政治變態的同時,揭露己身政治表態的實質,厥為我黨事業與西式民主的量子纏結(Quantum entanglement)形式:「只有經過民主主義,才能到達社會主義,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天經地義,而在中國,為民主主義奮鬥的時間還是長期的」(註1)。

1967年1月6日,中南海「文革」造反派依據「大民主」原則,(註2)將第一夫人騙出家門,以便批鬥,卻見國家公僕劉少奇意外親臨,驚得國家主人紅衛兵意外待命──「同學們根本沒想到劉少奇也會來,嚇著了,也知道不敢動劉少奇」、「中央沒有指示,不敢貿然行動,怕犯大錯誤」、「這種打倒,我們心裡也是有數的……沒有得到中央明確指示,將來追究責任,你擔負不起的」(註3)──原來造反派並非一組全稱(revolt),只是姓造的反派(villain)而已。

無論如何,在1979年中輟「紅專」、「補資本主義課」之前,中國與它的社會主義,大體仍向「民主」學習──儘管成績慘慘淒淒。

失神的主義與神祇

民主跟前,君主發現,崇拜更接近人民的天性。崇拜的慣性尤其傾心擁有類人格的非物質客體。枚舉實例,可以見於中共七大的黨綱確立:

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實踐之統一的思想──毛澤東思想,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反對任何教條主義或經驗主義的偏向……

中共老黨員王凡西早年指出,如此「將某一在生當權的領袖的思想規定在政綱中,宣布為一切工作的指針」,以全球範圍而言,「在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運動史上是空前的」(註4)──如今,也不是絕後的。本來學理上的「毛澤東思想」(全黨集體智慧)與「毛澤東的思想」(本黨個體智慧)是各為主體,各有定義,但這自戀的二毛比之自殺的三毛所以皆不可取,厥為一體,(註5)實與今天網上五毛橫行屬於相同道理。它掩蓋了毛主席的發想、發毛與發表就是上述統一(uniform)的統一(monopoly)的標準歸依,也昭告了毛主席不屬人民,而是神祇的實證邏輯。(註6)

但凡革命起事,鮮少不是軍事的肇事。又以戰場如同墓場言之,滿坑滿谷的人體姿勢如何後事,往往取決人口少數的少數人口(mouth)如何演出「灰飛煙滅」的古詞。毛主席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有灼見曰:

在幹部和人民還沒有經驗時,在軍事領導的權威還沒有達到把戰略退卻的決定權集中到最少數人乃至一個人的手裡而為幹部所信服的地步時,說服幹部和人民的問題是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

彼時「出政權」,今日「出金權」,既咸認槍桿子裡面可以出一切,(註7)則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率然軍事、率眾肇事,也就無一不是好事。據此將戰爭經驗推己及人民共和國的結果,便只能自陷「服從元帥」、「崇拜元首」兩條座標軸,X與Y無限增幅,最終正正得負。此無怪內政任務要「堅守某某橋頭堡」、政策措施要「堅決貫徹落實」、天災要被「抗擊」、開幕閉幕「勝利」。以致「思想」也能「戰無不勝」,學生也要當「衛兵」。

必須民主,學習民主,但宥於軍事文化傳統終於愈發奉毛為主,供奉一尊「儒家主義」、「遊俠思想」(註8)充盈腦際的社會神祇,盛產神諭,中國人民的社會主義終於不免失神的蒙蔽。三面紅旗樹立,三年困難降臨。

社會人格與社會主義

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而不是信仰的。(註9)立基社會生活包含精神現象的前提,彼時有問題的社會主義造成社會生活的有問題,彼者自當尋思解題──以往信仰的是什麼實踐?過去實踐的是什麼信仰?倘「人」的自己就是社會生活的不二載體,則關鍵必於:人何所欲?人何所行?人如何成其為自己?

唯物史觀認為,人的本質「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在這人生觀的範疇裡,人之所以別於非人,意義在於社會意義。人就是也只能是「社會人」,則人之為人必(需)為有價值的人。價值所托,也即人之所欲、人之所行──人的自身的創造物與社會性活動。(註10)凡此種種,也是群我渠為知識份子或者公民,積極行動的人格根基、邏輯所以。

生產關係的總和決定社會關係,社會關係的總和梏定人的本質,是故「社會人」的自我意識(self-awareness)不免取決己身之於社會的位置──自我感覺循非孤立空想,實質內容盡歸實踐之中。既然「完整的人」意味「佔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質」(註11),則共產主義「實現人的徹底解放,每個人真正獲得全面而自由的發展」、「以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為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其為公民所求,便合理無庸糾錯。

與此相對,唯心的人生觀止乎於「生活人」,(註12)自我意識可以是脫離社會(現世)、相對孤立的有機個體。人之為人,乃存乎於感覺中的異己、知己與自己。既安居精神現象的溫柔鄉,則社會實踐的動盪,也就無關隱修士、御宅族身分的人群。蓋其自認人生意義可完全囿於田園中或房間裡,社會意義──人與人的述評話語,也就無庸在意,只要自己感覺良好就行。儘管當中的大部分仍不能自外社會關係。

崇尚感覺支配身體的人格典型,藉以出境困境的妙計,就只能是以精神的無限性克服物質的有限性。天堂的入場券,來世的新人間,甚或線上遊戲的虛擬經驗,俯拾實例,不勝枚舉。據此研析,則過往民主所以「你民我主」,自是利於民主參與(從而利於社會主義)的「社會人」僅見少數人格群體(公民),滯於「生活人」階段則屬尋常人格典型──民主缺乏廣泛參與,君主輩出獨斷專行。

民主人格與民主參與

民主的重要假設是公民作主,知識分子尤為其中少數。自上而下的「人民民主」故為後者恩賞約束,資產階級的「代議民主」也難免侷限參與的廣度。須知身分認同(identity)一向就是不少公民「積極參政」的動機原初──藉以達成「社會人」的偉岸自我,成為人物。此所以「社運」作為西方社會的日常行為,遠洋東渡,幾難免變為「社運人士」自我加冕的紅內褲。(註13)一旦民主參與更加廣泛,公民社會團體四散,這個「理事」、那個「會長」,也就一如「家長」尋常,無庸「官僚化」、「金字塔」的反客為主。同時,亦不無可望激發「生活人」對公共事務的關注,今天,彼等猶不時遭遇「公權力」的施虐侮辱,(註14)是故參與民主,動機充足。

審議式民主,強調公民具有理性,足以面臨多元價值、不同意見的來臨。只要兩造試圖理解彼此的意圖,共識也就呼之欲出,(註15)實踐凡此,正是民主主義落實、社會主義實施的可取道路。常人以為人民無知反對民主/民主有益人民有知,無非直指,民主優劣取決「知識」,則以「社會主義國家」妨礙知識的偉業豐功,自無立場取締民主,遑論指點「西餐昂貴」、「台菜低俗」──社會主義沒有民主,社會遲早「戈巴契夫」!

公民的陶成關乎人生觀與人格自己,藉以派生的公民社會,更關乎民主實踐的成敗良窳。是故民主屬於公民社會的一種人格,亟待關注,必須經營。民主人格的重要特徵是容忍他人與自己的差異,乏於此道,便無法區分群己,從而引發兩種結局:

1.拒絕他人存在以呈顯自己──無所不能的自己,不能自己的神祇。

2.無所不能無法達成,無比焦慮,讓全能王者佔領自己,投射焦慮。(註16)

──哲人王與他的蟻民,即此巍立。

總結過去,未來期許。當審議式民主調和社會人格分歧,行動的公民確保民主人格賡續,則擴大的民主參與,自為(class for itself)的普遍公民,就是我群所求、彼者所欲──社會主義民主與社會的民。

(台灣公共化協會成員)


註1:典出毛澤東《論聯合政府》,全文可見網址: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450424.htm

註2:群眾有揭發、批評領導幹部的言論自由(當然有的例外)。

註3:張戎、喬‧哈利戴,《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年),頁470。

註4:王凡西,《毛澤東思想論稿》(香港:新苗出版社,2003年),頁22~23。

註5:無論就「二毛」彼此,或與「三毛」並論。

註6:「什麼主義這個名稱,總是由思想上的敵對者給取的,然後由他的信奉者(多半在領袖死後)接收過來,自稱是某某主義者。」王凡西,前揭書,頁58。

註7:「俄國共產黨的槍桿子造了一個社會主義,我們要造一個民主共和國……整個世界只有用槍桿子才可能改造。」王凡西,前揭書,頁101。

註8:「一、新舊儒家主義,或者可以說,朱熹的孔子主義與楊昌濟的孔子主義。二、傳統的遊俠思想,特別是由水滸傳集中表現出來的劫富濟貧主義。三、西方社會主義思想。」王凡西,前揭書,頁39。

註9:「全部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凡是把理論引向神祕主義的神祕的東西,都能在人的實踐中以及對這個實踐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決。」馬克思,《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

註10:此所以馬克思主張「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他的生命表現……也是社會生活的表現和確證」、「個人是社會的存在物」參見如前引。

註11: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註12:此係概括「現實的、有生命的個人」,是謂「社會人」的第一階段、物理前提。語見萬斌、金利安,《馬克思恩格斯宗教理論探要》(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6年),頁218。

註13:紅色不等於搞社運的,至少自認為超人(Superman)的一定不是。

註14:近例如新黨籍台北市議員王鴻薇誣指輕小說為「色情漫畫」,香港「首富」干涉發言控訴魔鬼的神父。

註15:劉正山、蔣麗君、曾雅芬,〈自發的公民審議如何可能?台灣高雄地區民眾談論政治行為初探〉,發表於「能知的公民?民主的理想與實際」學術研討會。2010年11月6-7日。

註16:Chih-yu Shih, Democracy (Made in Taiwan): The "success" State as a Political Theory. Lanham, MD: Lexington Books,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