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NGO工作者的異想世界:山寨版「農夫學校」

2010-12-02 22:46 作者:褚士瑩

207

加入書籤:

■褚士瑩

在緬甸發展有機農場,要借用泰國米之神基金會「農夫學校」的概念,把樸門跟有機的概念引進,形式必得經過轉換;因為在這裡,大部分的佃農都是目不識丁的文盲,連緬甸語都不見得能說得流利,也從來沒有機會學習理論課程,如果按照一般的訓練方式,無論再多的講義,圖表或資料,也跟沒有一樣,甚至會讓原本就已經沒有自信的農夫,覺得更加自卑。但是根據我的體會,米之神「農夫學校」的重點,原本也就不在於形式,所以才會輪流在不同的村莊上課,課程也由農夫自己決定,討論的結果也沒有所謂對錯。

「觀察」為首要條件

那麼,到底「農夫學校」的精髓是甚麼呢?這個問題,我想到在農場成立以前,前往以色列觀察學習有機農業的時候,第一次接觸樸門(permaculture)時,當地的訓練老師說樸門有一個幫助記憶的口訣縮寫:O'BREDIM,聽起來好像是個通關密語,其實就是樸門設計的7個步驟:觀察、邊界、資源、評估、設計、執行、維護的簡寫,其中第一步就是「觀察」。

米之神的農夫學校,強調的第一件事,也就是農民的「觀察」力,所以才會說只要有小學生做科學實驗的觀察精神,就可擁有整套米之神的農業技術。所以雖然要解決的問題是病蟲害,卻要求農民先蒐集水田中的昆蟲,把昆蟲分類後,討論哪些是害蟲、哪些是益蟲,然後再針對真正的害蟲,討論出用天敵來進行控制的方法。

於是,這個階段農場最需要的關鍵字:觀察,就這麼拍板定案。

聆聽自然的聲音

樸門設計中強調,觀察能讓我們先了解一塊土地內部的各種功能,明白初始的各種關連。有些人建議,至少觀察一年,再對任何土地進行植栽。在這期間,人們可以把諸如地層、天然植物相等各種因素納入設計中。一年的觀察可以看到四季的變化情況,然而在中南半島的山區,每年乾季、雨季、涼季,三季之間的變化情況可能差異很大。從自然界或其他土地所借用的模式,常常就是樸門設計的關鍵。

跟這塊土地有關的萬物,不論是風雨日夜、蟲魚鳥獸、土壤水文,都會產生各種模式;為了善用模式,樸門設計者觀察之前,要先了解自然界中的各種模式,以及它們的運作原理。所以不能像我之前那樣,以為有了等高線圖跟土壤分析報告,就天真地以為可以找到答案,一定要花時間觀察當地的生態,或是傾聽這些瞭解當地生態的當地人,他們的觀察,並且從中找到一些線索。

有些表面上無足輕重的觀察,其實蘊含著很多資訊,舉例來說:


●載我到農場的司機,在等我的時候,拿著一把小鏟子拚命挖含羞草。我很好奇,問司機要這雜草做甚麼用?他說擺夷族傳統醫藥裡,相信含羞草熬藥湯,三碗水熬成一碗,當水服用,可以治療腎結石的毛病。但是附近的臘戌城裡面,這些年已經找不到含羞草了,沒想到農場的土地上長了這麼多,所以很高興,要多挖些帶回去熬藥給患病的父親服用。

●農場守夜的工人,抱怨每年年底乾季的時候,本來就容易有野火,非常危險,可是當地卻有獵人,趁半夜的時候,故意到我們收成完的田地裡放火燒山,為了要把野鹿薰趕出來,防不勝防,是不是要加強夜間巡邏,或是把對外道路封死,讓外人無法進入?


逐步發現真實樣貌

這樣的隨機觀察,表面上沒有甚麼價值,但是有樸門觀念的前輩,卻輕易從這兩個觀察中得到兩個很重要的推論:


●好消息!農場的土地基本上沒有受到農藥污染。因為含羞草對於化學合成物非常敏感,一旦土地受到化學污染,含羞草就不能生長了,這是為甚麼臘戌城裡再也找不到含羞草的蹤影──這跟農業報告中指出臘戌是全緬甸境內地下水受到化學污染第二嚴重的地區,結果相呼應。

●又一個好消息!鹿是草食性的動物,有草食動物存在,代表這個地區的生態系,基本上還是相當完整的,因為草食動物通常是生物食物鏈裡最脆弱的一環,比如台灣的山林,草食性動物就經常缺席,一旦食物鏈斷掉後,要復育是件非常浩大的工程。


從這樣的觀察,來了解這塊土地的客觀條件,我覺得像是5千片的拼圖遊戲,一點一滴慢慢還原這塊土地的樣貌。

樸門其他的6個步驟,是這樣的:


邊界,意指各種有形的邊界,例如鄰居和你之間的牆籬。

資源,包括所牽涉的人員、資金,以及未來你能種植或生產的東西。

評估,對於前3個項目的評估,是後3個項目的基礎。對於你能運用的東西做出仔細的判斷。

設計,是一個充滿創造力與迎向目標的過程,你必須盡可能去設想各元素在未來的協同關係。要將模式應用在設計中,設計者必須要辨別出適當的模式類型與潛力,並依地景特性,對各個模式做出適當的組合。

例如:路徑可用分岔方式來導引方向,而非90度直角的路口;從主路徑所延伸的花瓣狀步道(或稱鎖眼步道),可增加土地利用並降低對土壤的踩踏等等。

執行,意指破土施工的過程,你小心地挖掘、並塑造基地。

維護,你需要將基地保持在健康良好的運作狀態,只進行必要的小規模調整;良好的設計能排除各種大規模的調整。


從小不喜歡上學的我,好像對於學習的痛苦,特別有同理心,所以覺得給農夫上的課,也要從很自然的生活觀察開始,這樣的經驗,我覺得我自己得到的,其實比我能夠給農夫的,要多得太多了!

■圖為花蓮縣花蓮縣卓溪鄉間山坡地上的美洲含羞草。(圖文/中央社)

TAG: NGO 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