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原夢系列35:瓦歷斯‧諾幹--從歷史觀點建構未來

2010-12-02 22:36 作者:呂淑姮

158

加入書籤: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以詩、散文、報導文學論述批判性觀點的瓦歷斯‧諾幹,是泰雅族的作家,目前在台中縣自由國小擔任教師。自由國小不僅是瓦歷斯‧諾幹的工作場所,也是他的母校。

▲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認為,學子需要多閱讀,認識族群歷史,從歷史的角度學習提出觀點和論述。(圖/本報資料室 文/呂淑姮)

瓦歷斯‧諾幹說,早期的自由國小和現在最大的不同,就是學生人數的變化:「當時一班有40個學生,一個年級一班。現在自由國小全校只有22個學生。」在瓦歷斯‧諾幹就讀時期,當時學校除了原住民學生,還有來自烏石坑聚落的閩、客籍學生,不同的族群聚集在一起,同學之間相處都很愉快。

後來,自由國小分成兩個校區,在雙崎部落的校本部以及烏石坑的烏石分校,兩邊距離大約4公里左右。瓦歷斯‧諾幹說,小時候到學校上課,因為學校就在部落裡,距離不遠,上學還算方便。

用木柴抵午餐費

瓦歷斯‧諾幹說,小學時,學生都要從家中帶木柴給學校,當作午餐費用。「學校有供應午餐,學生每天上課就從家裡準備柴火帶到學校,抵餐費用的。」他說,現在的學生資源豐富,學校提供早、午餐,學費也有許多補助來源;雖然多了不少幫助,但相對的,讓部分原住民家長也變得過度依賴老師。

「以前的窮和現在的窮不一樣。」瓦歷斯‧諾幹說,以前在部落,原住民家庭的窮是「一無所有」的窮,原住民小孩反而學會自力更生,在學校時也很認真。

當父母上山到果園、林班地工作時,一去就是好幾天後才會回到家中。雖然部落裡的長輩會互相照看孩子,但小朋友為了生存,還是會自行到野外摘取野菜、放陷阱捕捉獵物。「現在的孩子被保護得太好,只要學會打電腦。」瓦歷斯‧諾幹不以為然。

他認為,現在的原住民家庭,普遍來說經濟條件雖然不算好,但是家中還是有洗衣機、電冰箱。當許多外在資源因為天災陸續進入部落,族人要反省這些資源對於自己與下一代來說,會不會養成怠惰或依賴的習慣。

自由書寫與深度思考

瓦歷斯‧諾幹談到關於書寫,他說,目前的環境不利於報導文學。「報導文學要投入大量心力,但讀者少。」報導文學和新聞不同,又不像小說與散文易吸引注意力,所以即使深度夠,也很難引起共鳴。

在教學方面,他認為,在國小階段讓孩子自由書寫、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是較好的寫作方式。不要用太多的範本與教條去規範孩子的作文,先訓練表達自我想法的能力,再來談文字裡的深廣度。

提到自己在高中或大專院校演講的經驗,瓦歷斯‧諾幹說,令人感動的學生回饋與反響當然有,但普遍來說,無論哪個族群的學生,都有閱讀數量不足與思考太淺的問題:「獨立思考能力弱。」

誰的國 建了百年

瓦歷斯‧諾幹認為,要對事件提出一定深度的看法,要先對來龍去脈有所了解;意即對相關事件的發展歷史必須深入了解,才能提出觀點與論述,進而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狀況提出建言。「若學生對歷史的概念太過薄弱,甚至對於台灣或者單一族群的歷史也不太有理解的興趣,那老師要如何教出有想法的學生?」

再談到目前各政府單位積極動員慶祝的「建國百年」,瓦歷斯‧諾幹說,以泰雅族學生為例,如果學生對於泰雅族族群歷史不熟悉、也沒有和部落耆老請教,是否曾經深思過建國百年的慶祝意義在哪裡?即使是漢人族群,也對於建「國」有著不同的看法。

站在不同的族群,對於國家就會有不同的角度和觀點,他建議學生們能深入思考,不要只知道大略性的事件標題而不知內容:「例如,很多學生聽過霧社事件,但沒有去了解它發生什麼事。」瓦歷斯‧諾幹認為,從歷史的角度培養深入批判和思考的觀點,才能成為一個獨立且不受操縱的個體。

(原夢系列報導由台灣立報與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共同策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