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編輯室報告:你今天,反韓了嗎?

2010-12-02 22:28 信息來源: 傳播學生鬥陣 作者:田育志

131

加入書籤:

■田育志

11月17日,廣州亞運首日比賽當中,台灣跆拳道49公斤級奪金好手楊淑君,在第一回合比賽以9比0大勝越南對手武氏厚時,大會技術委員以「楊淑君的電子感應襪不符規定」為由,判楊淑君失格,更取消其參賽資格。中華隊立刻上場抗議,但大會技術委員討論後仍維持原判。

▲廣州亞運中華代表團11月19日召開記者會,會中除播放比賽現場影片,還從台北請來代理電子襪的廠商代表,當場出示說明書,痛批亞跆盟的裁定令人「無法理解」。(圖文/中央社)

此消息一傳出,立刻引起全台高度注意,不僅政府高層出面發表聲明、媒體紛紛以頭版報導此事,民眾之間對此話題的討論也甚囂塵上。當然,整起事件的前因後果,是所有人都想要釐清的重點;然而,幾天下來的討論,卻開始轉往反韓、仇韓的言論與行動。這樣的轉變,值得我們去思考。

基模(schema)的作祟

由楊淑君的失格事件當中,對於大會判決不公的探討,轉而到仇韓的情緒,從過往的歷史來看,這樣的情形已不是頭一次發生。本次事件的爭議點,在於楊淑君既已通過檢錄台檢錄,為何大會以電子襪不合標準為由判失格?由於當天終止比賽的大會裁判長洪性天,是「韓裔」菲律賓籍人士。因此,當台灣民眾看到此背景,紛將矛頭轉向南韓,認為南韓是操控比賽的幕後黑手,這樣的指控使南韓感到一頭霧水而加以反駁,畢竟最後獲得跆拳道49公斤級金牌的是大陸選手,何以台灣人民仇視的對象竟是南韓,甚至還出現焚旗、擲蛋的行為呢?

這樣的現象可用「基模」原理來做為解釋。每個人在接收新的資訊或事件時,會選擇與此資訊相關的基模來對其解讀,以求在最短時間內消化新資訊,例如一提到恐怖攻擊,有些人最先聯想到的可能是「中東、賓拉登」這幾項特點,但此聯想不一定代表真實,而是因為這些人腦袋中被建構與恐怖攻擊相關的基模內,包含了這些特徵,使得一聽到有恐怖攻擊事件,馬上就將恐怖攻擊基模與新事件連結在一起。

同樣的,在以往的國際賽事中,若牽扯到小動作不斷、引起爭議判決,第一個浮現在大家腦海裡的,一定是「南韓」這個國家。例如2001年漢城世界電玩大賽AOC項目,台灣選手曾政承打敗南韓對手晉級決賽,主辦單位硬是要脅台灣定要和南韓再戰一回,否則就視同台灣自行棄權,當時也引起國人大幅反彈。以楊淑君事件來說,「國際運動賽事、判決引起爭議、裁判長是韓裔菲律賓籍」等幾項特徵,足以使台灣民眾將此次事件聯想到過去的基模,進而判定整個事件就是南韓搞的鬼,非經過理性的證據評估及多方意見考察來檢視這次的爭議,才會使仇韓的情緒再起。

議題設定與框架運用

如前所述,整個爭議當中,南韓介入程度並不明顯,但是媒體抓住了此事引起民眾高度談論的新聞價值,為刺激銷售量,開始灑狗血式的報導。的確,楊淑君在比賽當中被判失格存有許多爭議,媒體自然應持續追蹤,但是,在報導的過程中,卻有一些媒體並未秉持中立客觀的角度,在事情還未明朗之際,就以過度偏激的標題(例如:「真賤 中韓裁判聯手 做掉楊淑君」)及偏頗的筆法來描述事件中南韓的角色,也影響了閱聽人的觀點。

接續對基模討論,閱聽人用何種基模來詮釋新聞,基本上會受到提示線索(cueing)的影響,而媒體正是這種提示線索的主要來源,在媒體的運作中,這就稱為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媒體為了其銷售量,不斷報導楊淑君事件的相關新聞,使得話題在民眾間蔓延發酵,就如同學者Bernard Cohen所言:「媒介也許不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要怎麼想,但它卻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該想些什麼。」媒體把楊淑君事件與南韓放在一起,自然使接收到這樣訊息的閱聽人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除此之外,媒體也擅長將框架效應(framing effect)運用在報導中。在沒有足夠證據前,未能從客觀的角度報導,反而在新聞中使用情緒化字眼來描述事件,激化閱聽人對事件的看法,這是因為媒體將仇韓的框架套進報導當中的緣故。框架效應是指一個問題,不同方面的說法會導致了不同的決策判斷,例如媒體可以選擇討論電子襪的適用性;跆拳道運動的起源脈絡,有誰或是哪個組織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並擁有絕對權力;或是當運動爭議發生時球員有哪些申訴途徑等等,但媒體卻選擇 「仇韓」的框架來說,模糊了討論空間。

反韓,不只是一個念頭!

由上論述,不難發現楊淑君事件引發的仇韓情緒,其實不只是在facebook上加入一個拒買韓貨的粉絲團,或是對在台的韓籍人士惡言咒罵而已,背後可能有自身的解讀基模,還有媒體對議題的設定、框架的套用。而這三種機制互相影響,加深閱聽人對仇韓的意圖與動機。

當然,更深入地來看所謂的仇韓或國族意識,學者劉昌德在中國時報發表了「仇韓的虛實與超越」一文,指出除了在運動場域上長久以來的競爭,相似的經濟背景也讓同為亞洲四小國的台、韓兩國的競爭更為密切而緊張,進一步地闡述了這樣的仇韓情緒背後牽涉了整個東亞的文化與政經結構。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反韓的聲浪已不如事件初期高漲,但下次再出現類似的國際賽事爭議時,這樣的仇韓情緒是否又會再度上演?經歷這次的事件後,我們期許民眾與媒體都能更成熟的看待如此的仇恨情緒,進而做出更理性的行為與反應,以免失去一次對議題多方面理性討論的機會!

(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


Our Questions

1.請問你有因為楊淑君事件而興起反韓的情緒嗎?

2.請問你怎麼看待台灣與南韓間的關係?這樣的關係是否與媒體的報導走向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