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總覽 教育 言論 環保 國際 性別 族群 新移民 社運 勞工 藝文 活動 科學 綜合 捐立報 共讀
 台灣立報 > 教育 > 正文

菜教授為升等 力拚學術戰場

2010-10-24 22:42 作者:呂苡榕

21189

加入書籤:

【記者呂苡榕專題報導】大學校園內,年輕教師是一批批剛出校門的學術新鮮人,等待著他們的不是繽紛彩紙與熱情期許,剛脫離學生身分,從台下到台上,他們馬上變身成為「學術神鬼戰士」,被繁重的教學與研究壓得喘不過氣,為了幾年後的「續聘」而拚命。

台灣高等教育規定教師升等的考核機制,制度內出現了不少瑕疵,許多剛踏入教職的年輕助理教授因此背負了沉重的壓力。翻開各校的升等規定,一位教師準備升等前,必須在教學、研究與服務上達到某種水平。

升等負荷重 公私有別

以國立中正大學為例,教學依據過去幾年的教學評量表、授課時數是否達到標準,以及是否獲頒教學類獎項來評分。服務方面則是教師參與學校各級會議的狀況、擔任在職專班教育推廣職務、其他招生相關職務。

最後一項的研究評量,除了比重高達75%的專書著作審核之外,其他25%則由教師執行的研究計畫及研究獎助次數來評分,例如獲得國科會甲類研究計畫一次可得5分,而研究則佔了總評分的60%。

一位助理教授每學期最低必須負擔8至9學分的教學工作,私校與公立學校又有差別。中正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管中祥指出,中正的助理教授雖然要負擔9學分教學,但只要手上有研究計畫或指導研究生,可免一學分。私校教師的工作卻相對繁重,雖然也是差不多的學分數,但一門學科只有2學分,也就是說,一個有10學分的老師,得上5門課。

▲2009年4月28日,台灣大學學生組成的「百大維新」工作團隊,抬著「百大大神」神轎,諷刺校方打著「前進百大」旗號,忙著追求評鑑、論文數等形式主義,卻忽視學生基本權益。(圖文/郭晉瑋)

管中祥表示,5門課各不相同,備課時間、做研究、指導學生其實已佔據一個教師大半的生活。雖然某些私校對面臨升等的老師提供不少優惠,以世新大學為例,就讓即將升等的教師有半年免授課的福利,專心準備升等。但也有不少學校壓迫老師同時提供教學與研究,卻不管老師是否能夠負荷。

教研不分類 老師好累

其實,升等評鑑並非一直都存在,早期的教師升等只重年資,缺乏客觀評鑑學術著作的機制,為了提升高等教育研究水準,逐漸發展出升等評鑑,增加「助理教授」這個分級。

1980年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系教授黃厚堅曾研究教師升等評鑑辦法,提出各級教師的個別任務,報告中指出,「大學教師固宜在教學、研究、服務三方面皆有良好績效,但三者對於不同級職教師有不同重要性。教授級者偏重研究功能;講師級教學更較具重要性。」 

反觀目前的升等制度,卻「重研輕教」教師無法投注更多時間到學生身上,師生關係逐漸疏離。國科會的研究計畫必須在12月提出申請,許多老師得在8、9月準備。管中祥說,這期間正好是學校開學,老師得教學、研究蠟燭兩頭燒,如果為了升等,勢必得放棄部分教學品質,犧牲學生受教權侵害是必然結果。

重研輕教 扼殺知識分子

制度問題讓教師與學生成為最直接的受害者。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劉梅君表示,年輕教師被迫關在研究室,失去與學生互動的機會,缺乏機會參與公共事務,這種重研輕教的制度,嚴重扼殺了這一代的知識分子。

▲模仿傳統廟會的「百大花車」在台大校園遶境,吸引不少學生注意。(圖文/郭晉瑋)

政治大學社會系副教授王增勇認為,要求教師拚研究與投稿量,以其做為評量教師的單一標準,害慘了教師與學生,更戕害公民社會,偷走了知識分子的社會參與機會。

管中祥也認為,政府投注許多資源培養這一代的知識分子,但當他們成為教師後,卻因為制度把他們綁死在校園內,導致他們對社會沒有回饋,阻礙社會進步。

教授參與社會議題不會被列入「服務」項目評分,因此多數教師轉向接研究計畫,或替企業、政府背書。劉梅君感嘆:「因為價值與價格是不同的,雖然參與社會議題有其價值,但這個時代只重價格,沒有價格的事很少人想做。」

當校園內越來越寂靜無聲,研究成果越堆越高時,台灣的高等教育,會造就出什麼樣的下一代知識分子?劉梅君語重心長表示,知識分子發現社會問題,介入、討論,甚至透過各種方式推動改變,是令人興奮的事,但現在的大學教師卻沒時間做這些真正重要的事了。

訪客 / 2011-07-31 16:23:23
刪除
還有一個衍生出來的問題是,這些助理教授或副教授為了升等要選對派系,而且要絞盡腦汁擴充現有派系的勢力,寫不出好論文就偷、或者造假,被抓包就想辦法操弄校內人脈,抹黑對手,漂白自己...族繁不及備載,比菜市場人生還精采。反正教育部管不了167(?還是更多?)所大學,要努力讓這些學校不要倒就已經耗盡心力,更何況是各校自己的內部的鬥爭,還有培養出來的一群憤青?
訪客 / 2011-12-12 17:46:59
刪除
說來奇怪,教師如果熱衷社會參與,為什麼不先改變自己這種被閹割狀態?教師過剩人人自危?大老派系橫行自己就是共犯?台灣最近的知識圈真是蠻可笑。
訪客 / 2012-02-24 13:07:23
刪除
如果可以這個問題解決  我就不用頂著學位做些跟所學的無關了  並不是沒傳承學問的熱誠  而是如果還有其他路走  就不會想跳進那個圈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