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22360102 分機218
首頁 人物/老師 學術/教學 政策/法規 產學/合作 校園/創新 競賽/服務 生涯/公職 學習/數位 藝文/漫畫 國際高教版 大陸高教區
 台灣立報 > 綜合 > 正文

留住眷村系列19:眷改背後的國土標售危機

2010-10-20 21:58 作者:李宜霖

131

加入書籤: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眷村已變成1949年戰後移民在台灣的家,但居住空間無法符合生活需求,眷村改建應運而生。

龐大改建壓力

眷村文史工作者黃洛斐表示,1980年代,台灣經濟快速起飛,眷村人看到附近是現代化高樓,但眷村舉目來看都是破舊房子,眷村人會有被時代拋棄的恐慌及憤怒,覺得生活被村子限制住,被時代困住。

黃洛斐說,現代化是1980年代台灣主流的意識,大家認為有電梯的大樓才是現代生活應有的生活方式,當時的人認為老舊的東西不夠現代化、過時,只希望拆遷,加上眷村小孩子長大,有強烈空間的需求,眷村改建就變成共同的議題及心聲,有別於當代認為眷村房子是適合人居住的尺度。

黃洛斐提到,眷村改建碰到沒有經費跟土地問題,土地是國有地,有複雜的產權問題,例如可能是台北市政府財產,軍隊跟市政府無償借用,歸還日期是反攻大陸。眷村原本可能是沒人要的農地,但20年後,已經是都市計畫中的精華地點,政府跟建商有都市發展與土地炒作的需求,因此改建除了眷村內部壓力外,還有很多土地利益。

黃洛斐指出,居住在眷村裡的軍人及其眷屬是透過「居住證」取得居住權力,只有使用權、所有管理維護都跟軍方密不可分。老舊眷舍不堪使用,國防部在1980年、1996年分別推動2次的國軍眷村改建方案。黃洛斐提到,1980年代用專案的鼓勵性質,因為當時就地改建使用經費很大,如果沒有立法,無法全盤推動。

黃洛斐提到,華夏專案運用長期貸款,軍隊出一筆錢,民間建商興建,眷民組成合作社出錢,分期攤還,但問題很多,每個人想像不同,利益分配不均,改建速度慢。省主席宋楚瑜以大水庫概念推動改建,7、8個村子一起改建,在其中一個村子蓋高樓,村落統統遷進來,其他土地賣掉,被選到為建地的,補貼租屋津貼。

黃洛斐表示,1996年總統李登輝頒佈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當時總統李登輝面臨新黨挑戰,及國民黨內部分裂危機,國民黨在眷村無鐵票,李登輝在很強的政治壓力下推動眷改。

黃洛斐認為,李登輝的族群政策,是透過經濟、文化面向,在歷史上給各個族群補償。李登輝推動眷村改建的政治目的是讓外省人能真正地在台灣落地生根,有土斯有財,不再是外來者。李登輝提倡生命共同體,讓每個族群找到共同生活的方式,真正的在地化,但也是一種族群收買,鞏固政治選票,維持黨的形象。改建後眷村結構被瓦解,原本的封閉性格與台灣社會主流結合。

政府賤賣國產

黃洛斐表示,1996年頒佈的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造成嚴重的後果,眷村私有化(住戶可取得產權)、市場化(可自由買賣)、高樓層化 (增加土地使用效率)。

黃洛斐認為,如何運用眷村國有土地是台灣最後都市空間規劃,及城市風貌改變的機會,但是眷村改建集體財務市場化,財務平衡是前提,毫無公共空間思考。眷改法律中央集權化,眷村集體透過法定的政策改建,幾個村子合建,其中一塊地蓋高樓,村落全部遷過來,才能湊到改建經費。

黃洛斐表示,政府把土地整個磨掉,把都市空間脈絡全部磨平,騰空交給國有財產局標售,只看財務運作,賣得越高,財務才能平衡。

黃洛斐指出,台北市的許多豪宅,有6、7成是眷村土地騰空標售,有些公司專門在做眷改土地豪宅案,建商擁有標售的內部公文。甚至眷改經手人是國防部的官員,進牢的比率非常高,因為牽涉上億利益。

財團以高價購地,引發弊案,國有地標售引發爭議,民間力量認為政府賤賣國產,呼籲停止標售,政府也開始凍結、檢討,但標售案仍層出不窮。


眷村改建後的土地,將面臨國土標售危機,眷村文化蕩然無存。(圖文/李宜霖)


眷村改建,引發賤賣國產的土地利益糾葛。(圖文/李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