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綜合 人物 生涯 資訊 藝文 校園 區域 言論 國際杏壇 編輯室手札 讀者來函 外籍生
 台灣立報 > 言論 > 正文

社論:道德上邪惡的法律

2010-10-06 21:18 作者:社論

324

加入書籤:

10月6日的一則有趣新聞:司法院前副院長城仲模長子城兆毅原任職瑞士菸商菲利普莫里斯台灣分公司,後來離職轉往日本菸商工作。在日任職期間,他冒用瑞士菸商在台負責人電子信箱,向衛生署和台北市衛生局檢舉瑞士菸商違法舉辦促銷菸品派對,被控偽造文書及誹謗,最後以不起訴處分。

值得注意的是:城兆毅獲得不起訴處分的理由是「檢舉內容對全體國民健康有益」,誹謗部分,則以檢舉非法,且並未散布於眾,因此不構成誹謗。相對於瑞士菸商被罰款5百萬元,舉辦派對的凱利餐廳也被罰款10萬元,城兆毅獲得司法上的絕對勝利。

由於這起案件發生於去年5月,是新版《菸害防制法》施行後的具體司法案例,其審理過程,正好讓我們窺見法律與道德之間的弔詭。從情理上來看,城兆毅從瑞士菸商轉往日本菸商任職,這已涉及商場競爭的旋轉門倫理。然則,城某利用職務取得舊東家的資訊,卻在新公司任職期間冒用舊老闆名義向官方檢舉,很難與商業競爭擺脫關係,在倫常道德上難以立足。然則,司法卻以「檢舉內容對全體國民健康有益」為由,判定城某勝利。這樣的判例反映《菸害防制法》本身的道德困境。

《菸害防制法》35個條文對吸菸行為有相當繁瑣的禁制,自第23條到33條全部是罰則,各種處罰的規定鉅細靡遺。然則,由於吸菸屬於日常而頻繁的行為,這樣的法律,除非四面八方佈署、藏匿菸害防制警察,否則根本難以執行,只好依靠公民自己去「糾舉」。這樣的法律,本質上就是鼓勵「吸菸者」和「非吸菸者」之間的對立,鼓勵告密,當然也方便了某些心術不正的人利用法律恣行報復,或是利用法律濫行商業競爭。從城兆毅案的判例,我們可以發現,在《菸害防制法》的法理邏輯之下,「有益國民健康」的道德訴求可以凌駕一切其他道德倫常之上,城兆毅案的判例就是反映了這樣的思維邏輯。

這種「國民健康至上」的邏輯早在德國第三帝國時期就已出現,當代有關菸害防制的主要手段,1930到1940年代的德國就已經雷厲風行。在納粹政府的宣傳裡,菸害防制有助於種族優生和軀體淨化,於是,某些在道德上被視為「邪惡」的法律就在如是邏輯下出現。英國知名法學家哈特(H.L.A. Hart)曾經針對納粹時期「道德上邪惡的法律」做過精采的分析和論辯,這是法哲學上必讀的經典。城兆毅案或許可以提供我們新的論據,讓我們對道德與法律的哲學困境問題做更深入的思考。

 

訪客 / 2010-10-07 15:35:47
刪除
作者您好,我就是本人。

新聞報導有點誤導,我的所為並非[檢舉],那些案子都是已經被他人檢舉立案被追查了。我當時做這件事時是[不滿]為何案件延宕許久辦不出來(行政調查這種案件五個月以上實在令人難以接受),所以是去[催促],但是也希望讓對方知道有人在密切注意案情。

也似乎和您所臆測的同業的想法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產業基本上是大家都差不多,同業間互相轉換公司是滿普遍的。
(如果您有認識本產業的人的話,您就會知道都是跳來跳去,國內外皆然)
並沒有職場倫理問題。

我也不覺得是什麼勝利,簡單說明希望您可以明白。

謝謝!

城兆毅 敬上
訪客 / 2010-10-08 19:59:52
刪除
我是一位大學教授, 看了城兆毅先生對於上述社論評論的回應後, 我只有一個簡單想法, 如果城先生只是單純不滿案件延宕許久, 希望藉由其催促來加速行政調查, 動機如此純正, 為何不大大方方的用自己的帳號去催促即可, 反而是冒用他人的帳號來告發? 知識份子用這種不光明正大的手法, 不管如何有理, 其正當性都打了一個折扣, 真是給我們的社會教育做了不良的示範, 請問我該如何教導我的學生以及我的下一代?

此外根據媒體報導, 地檢署的不起訴判決, 認為即使盜用他人郵件帳號, 只要是用來作對"大眾有益"的事, 偽造文書就不成立, 更讓我害怕, 不知道哪天我的帳號也被他人盜用, 做了壞事, 是否盜用者可以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 這是否意味每個人都可以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形下冒用他人的名義?  那請問檢察官, 我可以偷別人的錢來濟弱扶貧而不用受到法律制裁嗎? 只因為這是對大眾可能有益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