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專線:02-86676655 分機214
首頁 總覽 教育 言論 環保 國際 性別 族群 新移民 社運 勞工 藝文 活動 科學 綜合 捐立報 共讀
 台灣立報 > 社運 > 正文

NGO工作者的異想世界:緬甸農場的5堂課(上)

2010-9-23 22:33 作者:褚士瑩

262

加入書籤:

■褚士瑩

國際鑽石市場的領導品牌DeBeers,曾經連續好幾年使用一個廣告標語:

「The best thing two months salaries can buy.」

兩個月的薪水,能夠在這世界上買到最棒的東西,當然,可能是其他人的3個月薪水,也有可能是有錢人一天的日薪,但是總之,幸福被標上了象徵性的價格──一顆鑽石,兩個月的薪水。

外表神聖的婚姻,即使不在阿富汗的部落社會,也不是外籍新娘的仲介公司,出乎意料地同樣也有明明白白的價格。

美國國家人口老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的迪萊爾教授(DeLeire)說,基本上結婚會讓人增加幸福感,但價值並不算特別高,相當於花2萬美金(約合65萬台幣)在休閒活動所產生的幸福程度相當。這樣說起來似乎有點傷感情,但是休閒活動會讓人顯得比較不寂寞,跟婚姻其實很相似。

旅行帶來更持久的快樂

心理學家都知道,比如同樣花3萬塊台幣,花在購物上帶來的快樂,不如買經驗的快樂來得持久,比如說3萬塊錢買來的一件新皮衣,或是買來的一台平面電視,一旦穿上身體,或是插上插頭,最快樂的那個剎那就過去了,之後的滿足感就會漸漸消失,直到麻木沒有感覺為止;但是如果3萬塊錢拿去旅行,快樂的經驗會維持比較久,就像加州大學河濱分校(Riverside)的心理學教授呂波瑞斯基(Sonja Lyubomrisky)說的,沒有人旅行的實際經驗是完美的,當場總是會有塞車、排隊、丟失東西、失眠、水土不服、跟同伴爭吵等等不愉快的眉角,但事過之後每次回想起來,卻很容易只想到那些美好的片段,花在旅行上所獲得的快樂,也因此比一台新電視帶來的快樂持久。

如果結婚可以換來2萬美金休閒活動的快樂,那麼如果每一年花兩千塊美金去做兩次公益旅行,這樣的快樂,可不就能輕易持續10年?這顯然比起10年後還保持幸福快樂的婚姻,還要來得容易許多。起碼,我是這麼想的。

我在緬甸北部的農場,才剛送走上一批公益旅行者,又開始準備等後著下一批的到來,心裡想著,這肯定是旅人能夠用3萬塊錢,在這世界上買到最棒的旅行。

公益旅行,將是我打算給農場的最後一堂課。

前進社經問題複雜的地區

回想第一堂課,是從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巴黎合辦的多元宗教對談研討會開始的。當時,許多的宗教學者和領袖,提出很多和平的想法,讓我開始熱血沸騰地想像,這些想法在真實世界中落實的可能性,是不是紙上談兵外,有人能夠捲起袖管做做看?

結果,這堂課的最後,我下定決心,與其繼續等待別人做點甚麼,不如自己就去當那個人。

基於創造和諧的目的,要到一個打從頭就沒有很多和諧的地方開展,從一開始就沒有天真的想過會簡單到哪裡去;但老實說,也沒想到會那麼折騰人。

首先,目標國家選擇在無論內戰或毒品交易,都還在檯面下暗潮洶湧,政治情勢複雜的緬甸。

然後又進一步選在緬甸北部山區,靠近貨品及人口走私邊境口岸的毒品金三角周圍,一個種族跟社會經濟問題都很複雜的聚落。

細心照料土地 重現生機

從買地,整地,整合內部意見,說服當地居民,還有鼓勵生活在聯合國認定貧窮線以下的弱勢團體跟少數民族的工人加入我們,雖然都是簡單幾個字能夠帶過,但是為了結束這第二堂課,就花了3年多的光陰。

打開第三堂課,我們開始學習跟大自然和平共存。

不使用大型機具,不施灑化肥和農藥,不過度開發土地,保護原生種樹林,排除外來種作物,不種一般人買不起的高價作物,不跟鄰近農家競爭,讓這座將近3百英畝的山頭,從一片濫墾的荒蕪景象,如今有了提煉精油專用的3種香草作物,有足夠餵養當地人的玉米,稻子,和黃豆等季節作物跟從南瓜到芋頭的各種時令蔬菜。

除了普通的木瓜根香蕉等在地果樹,我們也大規模開始種植蜜棗跟Jgenko beans這些高經濟價值的果樹。一開始看著那些長得又慢又瘦又小的植株,覺得真是何苦給自己找了這麼大的麻煩,但是熬過陣痛期,看到土地和植物經過幾年的調養,恢復了應有了活力,水塘裡總是有許多牛隻舒服的打著滾,野生的鹿跟孔雀回來了,雨季的灌溉溝渠裡,游著小魚跟螃蟹,就連淺插在地上,挖空填土拿來種植用的竹筒,也神奇地活過來,長出了翠綠的葉子。

自給自足的綠色村落

第四堂課開始,我們一點一滴讓蠻荒的叢林野地,終於變成了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家。

我們請當地鐵匠,按照美國精油界朋友兩肋插刀免費畫的設計圖,打造出大小兩口專門提煉精油的蒸餾爐,一邊使用一邊調整擺放的方法跟角度,終於從完全陌生的怪物,變成了很熟練好用的農場生財器具。

先從一間衛生的廁所開始,再來是一整排專門製作有機綠肥用的沼氣池(digester),一頭自己的黃牛、兩張犁,還有親自挖掘的灌溉系統,自行創新發明的有機種植方法,可以在夜晚點亮一盞燈跟一架收音機的發電水車,一個印度的國際NGO為貧窮國家發展的腳踏式幫浦,讓泉水可以灌溉到山坡較高處的旱地。

慢慢的,這片原本除了盜獵,盜伐或走私客夜半偷偷摸摸穿過外,沒有人煙接近的荒野山林,吸引了一戶又一戶原本住在山下聚落的佃農跟工人,帶著他們的家庭在這裡安居落戶,沿著灌溉的溝渠,用傳統的竹片編成牆壁,農場自產的岩蘭草葉織成屋頂,有人選在茂盛的芋田當中落腳,有人依傍著一排結實累累的香蕉樹,名符其實雞犬相聞。架起網子的藤球場,成了來自5個不同種族、5種不同信仰,卻同在農場工作的男人們,共同的和平語言。

(下週續)

■從事公益旅行,褚士瑩來到緬甸的農場。緬甸是一農業國,有半數以上人口從事農業。圖為緬甸一名農人在卡布里鷹嘴豆的農場。(圖文/國際半乾燥熱帶地區作物研究中心網站)

TAG: NGO 工作者